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维权上访屡遭牢狱之灾,上海当局加紧迫害访民

2006年11月07日

    中国人权获悉,多次羁狱的三位上海维权访民,明、后两日将在上海闸北区法院开庭受审,上海当局暴力对待访民的现象明显升级。

    国内知情人士告知中国人权,今年6月上海“六国峰会”前被拘捕的访民王水珍、杜阳明和田宝成夫妇,除田宝成妻子张翠萍一人被判劳教一年半外,其余三人均被以“寻衅滋事”罪逮捕。上海闸北区法院将在本周三、周四两日开庭审理他们的案子。此前,他们四人均曾遭劳教和判刑迫害。

    杜阳明先生是六十多岁的老人,他因房屋被强行拆迁,多年来曾上访十多次反映问题,先后遭刑事拘留三次、劳教一年六个月,在狱中还多次受到非人折磨,因此患椎间盘膨突、糖尿病等多种疾病。杜阳明於今年6月2日在家中被警察突然带走后再没回家。

    王水珍今年6月5日前去看望郑恩宠妻子蒋美丽,准备陪她前往提篮桥监狱接郑恩宠出狱,半路上被警察抓走后一去不回。7月上旬,警方宣布将她正式逮捕。2003年4月,王水珍曾被以“寻衅滋事”判刑两年,原由是不接受居委主任做思想工作,在24小时被监控的情况下,与治保人员发生争吵拉扯。

    田宝成张翠萍夫妇於6月2日被拘捕。7月8日,田宝成被当局以“寻衅滋事”的罪名逮捕,张翠萍被以“寻衅滋事”罪名劳教一年六个月。此前,田宝成、张翠萍夫妇二人均曾遭劳教迫害。2003年,田宝成在劳教期间,曾遭警察毒打,两颗门牙被当场打掉,头部、胸口、手臂、大腿等多处留下了伤痕。张翠萍也於同年被以“扰乱社会治安秩序”的罪名劳教一年。

    消息人士说,由於杜阳明等人无能力请律师,法院一个多星期前为他们指派了律师。但到目前为止,他们的家属经多次电话联系,律师却不愿与他们见面。王水珍的丈夫向法院索要起诉书副本遭到拒绝后,又向王水珍的律师索要。结果这位张姓律师却说:“我是政府指派的任务,没有义务提供给你,你不要为难我。”家属当即指他的行为不符合律师职业道德,张姓律师粗暴地挂断电话。杜阳明的律师在反复推诿后,好不容易才答应,结果临开庭前又变卦,称出了车祸,私车被撞坏需要处理,无法前去见杜阳明。

    据知情人士告诉中国人权,上海访民段春芳、段惠民兄妹到北京上访。11月3日凌晨1时左右,上海市政府驻北京办事处的十多名便衣警察,闯入他们兄妹住的农机招待所,将他们兄妹抓走。途中,段春芳因心脏不好,请求坐在靠窗的座位,结果遭四、五个人扯住她的头发猛揍,被打得脸都变了形,以至於朋友前去接她都无法辨认。段的哥哥见状前来保护妹妹,也被十几个便衣警察拖下车围殴。据其他上访人员发出的求救短信说,段惠民被便衣打后戴上手铐扔进了后车厢。警方将他们兄妹分别押上火车。此后,段春芳再也没有见到她哥。

    据消息人士说,段惠民已被刑事拘留,理由是治保人员有人受伤,说是段惠民手上有凶器(指甲刀)。上访者在火车站曾见到段惠民,说他口中都是血,身上到处是伤。据上海上访人员介绍,段惠民是个老实人,上访时都以妹妹段春芳为主。段惠民的父母躺在派出所要求还儿子公道,一天一夜未进食,最后被强行送回家中。

    近期,上海上访人员被截访强行遣返并遭殴打事件屡屡发生。访民居荣麟只因口干向截访人员讨一杯水喝,就遭致拳脚相加,被打得浑身是伤;访民胡佩琴因在等火车回上海时,向截访人员说没有吃饭肚子饿了,立刻被揪住头发猛抽耳光;上访人葛美玲、徐桂宁看不过,上去指责,也被打得小便出血、遍体鳞伤;周建国只因一个月三次到北京上访,被截访的便衣警察痛殴,脸肿得象个面包;童国庆、朱黎彬、冯玉珍、周有兰、吴党英等人均遭到截访人员的殴打。
   
    中国人权严正谴责上海当局对杜阳明、王水珍和田宝成等人的人权迫害。上访是中国宪法赋予公民的正当权利,上海警方剥夺民众上访告状的权利,罗织罪名迫害上访人士,毒打上访民众的恶劣行径,已严重违背了中国国务院《信访条例》的有关规定,将严重地激化社会矛盾。中国人权希望中国政府正视上访问题,切实从法律和行政制度上解决民众遭受侵害投诉无门的问题,而不是将这些问题推给毫无权力的上访部门。中国政府强调“和谐社会”,就应该承认正视并认真解决这些社会问题,才可能保持社会发展所需要的长期稳定。中国人权呼吁上海当局,认真对待访民的合理要求,制止有关人员对上访冤民的人身侵犯,保证和尊重杜阳明等三人的法律权利。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