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法律专家曹思源被24小时监控

2004年03月18日

中国人权新闻稿

主持青岛会议惹怒中国主席胡锦涛,法律专家曹思源被警察24小时监控,他的公司遭到严重伤害难以为继。

中国人权得到国内知情人士报告,中国著名法律专家曹思源,目前遭到中国警方的严密监控和骚扰,他担任总裁的“北京思源社会科学研究中心”的工作也深受影响和伤害,甚至难以为继。知情人士告诉中国人权,中国警方对曹思源主要采取了三种措施:第一是窃听曹思源的全部电话,掌控曹思源与外界的一切联系和相关资讯;第二是全天候24小时监控跟踪,动用了6辆汽车、2辆摩托车、20多个便衣警察,严密贴身跟踪曹思源,就是上厕所也紧守门口不放松,这种跟踪从去年6月开始,至今毫不松懈地进行着;第三是破坏曹思源的研究中心的业务,警方施加压力迫使客户取消与曹思源的合同,使曹思源研究中心所做的大量前期工作毫无收益,例如曹思源为云南省的市长、州长、县长等官员举办讲座,并且由云南省长批准以保证不与其他会议撞车,但是也由於中国警方的作用而无端取消。半年多来曹思源的研究中心没有什么收益,已经处於难以经营摇摇欲坠的危境。

中国警方对曹思源突然采取这些措施的起因,是曹思源去年6月组织召开了广受国内外关注的青岛会议。这一研讨会的主题是保护私有财产与修改宪法,有全国40多位很著名的法学家、经济学家和企业家与会。与会的中共前中宣部长朱厚泽发言中谈了两点:第一是中国已经从强人政治阶段转入了常人政治阶段,强人政治是毛泽东、邓小平那样的大权独揽非他不可的政治,这样的政治权力的形成是靠战争年代的功绩和威望,常人政治则是任何人都可以主持国家事务的政治,国家政治中没有什么非他不可的真命天子。第二点谈的是海内外所称的“新三民主义”,即胡锦涛所提出并倡导的“各级干部要权为民所用,情为民所信,利为民所谋”。朱厚泽说“新三民主义”靠什么来实现保证呢?显然不能靠良心和主观愿望,应该靠“权为民所授”这个制度保证。权力是老百姓授予的,不为老百姓做事就不合法,“权为民所授”才是根本性的问题。曹思源组织的这次会议受到国内外高度重视和大量报道,《凤凰周刊》更将朱厚泽的发言刊发在2003年7月25日的期刊上。知情人士说这令胡锦涛非常恼火,一度要关闭《凤凰周刊》,后经各方面说情疏通,才改为将7月25日这一期周刊全部收回。但是这件事情到此并没有结束,显然还在迁怒朱厚泽并要追查青岛会议的后台,自然就查到了这次会议的筹备组织者曹思源。曹思源经历了半年多的警察骚扰监控后,终於找到一个警察监控的空隙,秘密准备好各种手续和护照前往美国。曹思源的出国令监控他的警方异常恼火,目前不仅加强了对曹思源办公室的监视,知情人士说正准备给曹思源扣上颠覆国家政权的罪名。曹思源3月18日就要结束对美国的访问回国,可能一回去就要面对十分凶险的局面。

曹思源是中国著名的法学专家,提出并推动多项中国宪法的修改、增加或完善。早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曹思源就提出了破产法,并通过8年时间的宣传推动,终於促使中国产生了对市场经济非常重要的破产法,他本人也被人们尊称为曹破产。此外最近入宪的保护私人财产法,也是曹思源1988年提出,并在理论宣传和实际推动上做了大量工作。曹思源还就宪法和法律提出许多建议,例如改革劳动管理制度、建议全国人大会议旁听制、建议修改宪法的一系列内容等等。在1989年中国发生“六四”屠杀之前,曹思源联系、劝说全国人大常委会50名常委签名,敦促召开全国人大常委会紧急会议,以便和平妥善解决天安门广场的学生和市民的人权和民主要求,只是由於“六四”屠杀开始才使这一依法解决的努力功败垂成。在北京“六四”屠杀尚未开始之前,中国政府由於曹思源的活动能量及其行为方法的合法、作用的重大,而在1989年6月3日就将曹思源秘密逮捕了,并在秦城监狱关押将近一年后无罪释放。曹思源将自己定位为中国的改革建议者,从来都是向中国政府提出建议性的改革内容,并通过讲学出书宣传这些建议的必要性重要性,竭力促使这些对中国国计民生意义重大的建议早日实现。

中国人权对曹思源所遭到的警察迫害、以及回国之后的危难处境十分关注。中国人权呼吁中国政府立即停止对曹思源的警察监控、对曹思源研究中心工作的破坏性行为。曹思源是一个温和、理性并对中国作出贡献的人才,中国政府理应对其加以保护和予以应有的支援和荣誉。现在不仅没有给予支援和荣誉,反而严重侵犯他人身自由、安全和工作权利,必定对中国的发展和国际形象带来负面后果。中国政府这种做法严重违背了最近入宪的保障人权的承诺,中国政府只有立即停止对曹思源的迫害才能体现宪法承诺是真诚的。

中国人权主席(President) 刘青(Liu Qing)
中国人权发布的报告、声明、新闻和其他正式文件,统一由中国人权纽约总部发布。上述文件经由下列二人中任何一人签名有效:刘青(主席)、Sharon Hom(执行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