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王丹抵美记者会发言

1998年04月22日

女士们、先生们、朋友们:你们好!

很高兴能在这里与新闻界的朋友相见。

在回答你们的问题之前,请允许我简单地先讲几句感谢的话。

首先要感谢海外和国内很多关心我的个人和团体这么多年来对我、对大陆民主与人权状况的关注和支持,感谢美国政府及各民主国家,感谢亚洲观察,中国人权,国际特赦组织,纽约科学院人权委员会等人权机构在释放我的问题上所做的不懈努力,感谢纽约市立大学大会堂为这场记者招待会提供的便利。

此时此刻,我的心情十分复杂。一方面能够重新呼吸自由的空气,尤其是能在美国这样的自由国家里学习、生活,我当然非常高兴;但是,另一方面,被迫离开自己的祖国,离开自己的亲人、朋友和广大的亲爱的同胞,而且难以预料何时才能回到中国,我感到难过。

承蒙底特律亨利福特医院的悉心照顾,我已经做完检查,除了因轻微哮喘导致的长期咳嗽以外,没有发现其他严重的健康问题。因此,在遵从医嘱治疗的同时,我希望能联系到一所大学就读,争取继续我的学业。现在一些朋友正在帮我联系。

我到美国来,对自己的基本要求有两条:第一,完成学业,充实自己;第二,为推进中国的民主化进程、改善中国的人权状况尽自己的力量做一些有益的事情。之所以把继续读书放在比较重要的位置,是因为我深感自己在理论休养和个人素质方面还非常有待提高,而为了达到第二条基本要求,即推动中国政治进步,没有坚实的个人基础是难以想像的。

我的个人愿望是做一个独立的、自由主义知识分子,我希望自己能在学术方面有所收获;但是我也深深地了解,关心社会事务是知识分子的天然义务,批评权力与专制,倡导自由与宽容是知识分子不可推卸的责任。现在的中国正处在一个关键时期,是走向民主、繁荣还是趋於混乱、瓦解。每一个中国人都有义务用自己的行动做出自己的选择,我更有这样的热切愿望。无论我采取什么方式,达到什么效果,我的目标将是始终一贯的,即:为中国的民主化事业奋斗终生! 我仍将以 3 个标准来衡量自己的行为,即:对得起人民,对得起历史,对得起自己的良心。

今天,坐在这座世界上最为自由的城市的一角,我不能不提到那些仍然留在世界上最不自由的地方──中国监狱中的一些勇敢的人们。希望大家不要因为对我和一些知名的异议人士的关注而忘记了那些不大知名的仍然在押的中国政治犯,特别是刘念春、李海、高瑜、刘晓波等等。舆论的呼声一直在发挥巨大的作用,让我们一起努力,争取使所有中国政治犯都能重获自由。

我期待着这样的一天,那时,自由、民主、人道、宽容、平等、博爱的理念不仅在中国深入人心,而且具体化为社会的巨大进步。到那一天,我们将结束一切痛苦的回忆与泪水,中国将会走向一个灿烂而辉煌的明天。我相信,只要我们付出汗水和努力,那样的一天终将到来。谢谢。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