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徐水良为农民请命向人大提十点要求

1998年02月25日

江苏著名异议人士徐水良为农民请愿,向全国人大及中国政府提十点要求(见附件),以改善农民所承受的非法的沉重负担、任意的欺压侵犯、制度性不公正待遇,以及要求真正行使选举权和组织独立工会等,中国人权呼吁中国社会和国际社会对中国农民人权状况之恶劣高度关注,并促使变化改善。

中国人权从国内获得江苏著名异议人士徐水良给全国人大和中国政府的一封公开信。在这封二月二十五日发表的长达四页的公开信中,徐水良说近年来,中国的农村地区常常发生几千人几万人的骚乱,但很少为外界知道。骚乱的原因是政府腐败,农民受到任意粗暴的掠夺、剥削、欺压。农民常常将政府及其官员骂为“土匪、强盗”,评价坏人时说“这个人比共产党还坏”。徐水良说中国农民是中国人口的绝大多数,农村是否产生动乱很大程度上决定国家和民族的命运。而几十年来,农民是中国社会最贫苦最悲惨的群体,农民始终被置於二等以下公民的地位,生产粮食却有数千万人被饿死,政府人为制造阶级斗争等矛盾,使大量富农和地主死於非命,剩馀的地主富农和子女也生活於可怕的地狱之中。徐水良说邓小平掌权后农村出现另外的严重问题,改革开放之后新富起来的人,道德素质远远低於原先的地主,他们欺压百姓横行霸道无所不为,连退休的老干部都说“我们打倒了一个黄世仁(中共宣扬的恶霸地主),却造成了成千上万个黄世仁”。即使大量的农民涌入城市寻找工作,也是处於二等以下工人地位,干最繁重最差的工作,还常常被任意解雇,处境悲苦备受歧视。

徐水良为农民请命所提的十点要求主要内容是:严厉惩处农村的贪官污吏,严禁苛捐杂税、掠夺、盘剥、敲诈勒索、非法设置关卡,不准动用警察和武装力量完成这些目的;严惩非法捆绑、打骂、任意处罚、以至拆毁农民住房的农村干部、政府官员和司法人员;必须尽快废除不合理的、使农民堕为下等公民的农村城市户籍制度;农民到城市工作,应享有普通职工的同等权利,包括建立和参加独立工会;确认村民自由竞选为选举的基本原则,禁止各种形式的操纵选举;尽快实行乡镇级和县级直接选举;村级和乡镇级财务公开,防止贪污腐败;允许农民建立或参加独立农会和独立农业工会;政府应采取强有力的服务性措施,为农村文教发展创造条件,建立农产品价格稳定机制和风险机制,解决严重的环境污染问题;在农村地区建立非赢利的法律救助机构等。

徐水良是江苏著名的异议人士,幼年曾是中国土改时的儿童团员,对农村一向关注和了解。徐水良一九七五年发表在江苏很有影响的大字报,因此导致被捕关押。一九七九年又参加了民主墙活动,八一年被捕并被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刑满出狱后一直得不到工作,遭受警察各种骚扰迫害,但始终坚持和平理性的争取人权民主,参与了许多重要的建议信公开信的签署,为此又多次遭到关押。

中国人权支持徐水良为中国农民争取基本人权的公开信主张。确如徐水良在公开信中所言,中国农村所发生的有一定规模的骚乱,以及农民的艰困悲惨的境况,外界的关心和了解都非常少。农民今天所受的欺凌剥夺等侵害,不仅有中国一般的人权侵犯问题,还有中国共产党掌权后制度性造成的严重问题,即通过户籍制度将农民限制在农村,而又通过管制主要农产品购销,使农民遭受剥削歧视等不公平待遇。改革开放后并没有解决这些问题,反而有愈演愈烈的趋势,农民进城打工甚至要交数千上万元的钱。中国政府说人权最重要的是生存权发展权,但是为什么不重视改变中国农民的生存权发展权?为了中国的稳定和发展,这是中国政府必须加以重视和解决的重大问题。国际社会不论从人权价值出发,还是从世界的发展和安全出发,也必须予以重视并帮助中国农民改善处境。


>


>

附件:节选徐水良为农民请愿所提的《十点要求》:

1.使用严厉手段,惩处农村地区的贪官污吏,严禁他们在国家法律规定之外收取各种苛捐杂税和不合理费用,严禁各级政府部门及官员以种种名目对农民进行掠夺、盘剥和敲诈勒索。禁止动用警察和武装力量为他们下农村受取苛捐杂税和不合理费用,包括非法设置各种关卡。

2.严惩非法捆绑、拘禁、吊打、打骂、欺压和任意处罚农民、任意搬走农民农具家具以至拆毁住房的农村干部、政府官员及公安警察、司法执法人员。严禁采用粗暴野蛮手段对农民执行法律和政策。在突发事件发生时,也应停止采用过去任意使用暴力手段加以镇压的习惯做法,而应采用对话、协商等较为合理、理性的方式加以解决。

3.违反迁徙、居住自由等原则的农村户口和城市户口,农业社会和城市工业社会这种二元社会的人为划分,是阻碍中国社会现代化的巨大障碍,是与现代社会完全不相容的,不清除解放后中国特有的这种二元社会人为的特有划分,中国社会的现代化便是不可能的。必须尽快废除使中国农民堕为下等公民的这些法律、法规和政策,尽快取消对农民的一切歧视。中国所有公民,包括工人和农民,法律上一律平等,享有同样的居住、生活、教育、文化、政治、经济、就业、劳动等等平等权利。废除不合理的户籍制度。

4.城市中的农民工、合同工、临时工,应享有普通职工的同等权利。在工作、待遇、福利、教育及其他方面一律平等,包括建立和参加独立工会及企业管理方面的平等权利。

5.完善农村村级选举,禁止由上级部门或同级党支部违反选举法任命村干部,或包办选举的做法,禁止任意剥夺农民的选举权、被选举权,以及由上级和党支部强行制定候选人,用营私舞弊采取上门收票等违反秘密投票原则的方法和其他违法方式控制选举的做法。确认村民自由竞选为选举的基本原则。

6.尽快实行乡镇级和县级自由的直接的选举,以自由、公正的竞选方式组织乡镇和县级政府。

7.村级和乡镇级实行财务公开,以有效防止贪污及经济腐败行为。

8.允许农民自由建立或参加自己的独立农会和独立农业工会,以有效地代表农民并保护农民自己的利益。这也是农民应有的权利。

9.政府应采取强有力的服务性措施,为农村教育、文化、经济发展创造条件,尤其是提高农民的教育、文化、科技水平,大大增加教育方面的投入。建立有力的农产品销售及价格稳定机制和风险机制,稳定或降低农业生产资料的价格,努力缩小农业产品的剪刀差,采取切实的环保措施,解决目前农村非常严重的环境污染问题。

10.在县级以至乡镇级建立非赢利的法律救助机构,义务或低价为农民服务。对这些救助机构的考核和经济支持,以他们对贫苦农民法律救助成效的大小为依据。如平反冤假错案、维护农民的法律权益、为贫苦农民打赢官司、提高农民的法律水平等成效的大小,等等。

徐水良
一九九八年二月二十五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