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中共的独裁爱国主义

2010年04月13日

刘晓波

2005

国家由它的民众构成,民众是一个国家的主体,也是国家主权的来源和国家利益的拥有者。在一个合理的政治制度下,政治权力来自民众的授予,政府靠民众血汗养活,政府或执政党仅仅是国家的公仆而非国家的主人。政府必须真正地而不是口头地把民众当作衣食父母,而把自己当作民众公仆。所以,政府的首要职能是善待自己的人民和提供公共服务,无论是权力和国家财政,都必须做到“取之於民而用之於民”;政府所代表的国家利益必须具体化为民众的利益,最终具体落实为个人的安全、财产、自由和民主等诸项法定权利。

总之,尊民爱民、特别是尊重和保障民众用和平的方式置疑、批评、甚至反对政府决策的权利,才有资格代表由民众利益汇集而成的国家利益,也才可以称之为爱国政府,才有资格倡导爱国主义。

然而,一个独裁政权的爱国恰恰相反,它高调提倡爱国主义却从来不尊重不爱护国家的主体——人民。

首先,它的权力不是来自民授而是来自暴力并靠暴力维持,它把本应服务於社会公益的公权力变成政权及权贵的私权力,变成贯彻政权意志、牟取权贵利益的工具。

其次,它维持社会秩序的主要方式是暴力恐怖和意识形态谎言,它剥夺民众的基本人权,它封锁公共信息,压制多元化的价值和不同意见的表达,它不允许自由的思想和信仰,不允许民众议政、结社、罢工和游行,不允许民众用和平方式来表达自身的不满和对政府的批评。

最后,它靠人民的血汗来养活却从来敌视民意并以虐待人民为乐,它增进社会福利的主要方式是自上而下的恩赐,它用暴力抢掠了全部社会财富,然后从本应属於民众的财产分出一小部份恩赐给民众,非但不觉得羞耻,反而自以为是“皇恩浩荡”,逼着民众感恩戴德。

中共掌权后,为了维持党权对人民和国家的绝对统治,一直在大谈爱国主义,也始终强调一种似是而非的统治逻辑——“亡党亡国论”。六四后,这种论调变种为“稳定论”和“崩溃论”的相互补充。它的正面宣传是“只有中共才能给中国带来稳定和繁荣”,它的反面灌输是“离开了中共政权中国就将大乱甚至崩溃”,这一正一反的双簧演奏着“亡党亡国论”的主旋律。

事实上,“亡党”与“亡国”之间,并没有必然的因果关系。因为,任何政党都是特定利益集团的代表,而没有资格宣称为“国家、民族和人民”的代表。即便是执政党,也不能等於国家,更不能等同於民族及其文化。中共政权,不等於中国,更不能代表中国文化;亡党,只意味着某一执政党政权的坍塌,而并不意味着中国的崩溃和中华民族的沉沦。中国历史上的政权更替频繁,但中国作为一个国家并没有“亡国”。

“亡国”,只能是“主权更迭”,即由国与国之间的极端冲突造成,民族被征服,领土被占领,主权被剥夺,一个国家被另一国家所颠覆并控制(或由占领者直接统治,或占领者通过操纵傀儡政权进行间接控制),而绝非“政权更迭”,一国之内的政权更迭与亡国无关。美国有二百多年的历史,期间由两大政党轮流执政的政权更迭定期进行,而美国作为一个国家则一脉相承。

在此意义上,冷战时期的前苏联阵营中的东欧诸国,尽管在表面上还是主权国家,但实际的状态更近於“亡国”,因为这些东殴国家的政权直接受制於前苏联霸权的武力操控,以至於,前苏联为了达到完全操控这些国家政权的目的,在这些国家发生旨在摆脱苏联共产霸权的改革之时,不惜将坦克直接开进这些国家的首都,以赤裸裸的武力来恢复前苏联的共产霸权。

事实上,“亡党”与“亡国”之间,并没有必然的因果关系。因为,任何政党都是特定利益集团的代表,而没有资格宣称为“国家、民族和人民”的代表。

中国是历史悠久的古老国家,自从秦始皇通过武力兼并而建立统一秦朝政权之后,经历了无数次政权更迭,但中国作为一个国家并没有被灭亡。只有蒙族武力颠覆宋朝和满清武力颠覆明朝,踏破中原大地的马蹄和手起头落的马刀,将汉人置於劣等人地位的种族歧视制度,还可以勉强称之为“亡国之耻”。反元复宋和反清复明的斗争,还可以称之为“复国”的反侵略反占领的斗争。1840年以来西方列强与中国的武力冲突,即便是中国的屡战屡败,不得不签下大量丧权辱国的条约,也始终没有沦为彻底的“亡国”,甚至包括日本人扶持的“满洲国”和汪精卫政权,也并没有取代中华民国政权。

同样,在中国近代、现代历史上,内部的频繁权力更替之中,衰亡的仅仅是某个“家天下政权”或“党天下政权”,而非国家本身。孙中山和袁世凯合力推翻满清之功,最终以国民党的“党天下政权”取代了传统的“家天下政权”。毛泽东及其中共打败了蒋介石所代表的国民党政权,不过是国民党的党天下被中共的党天下所取代,也只是一国之内的改朝换代,并不涉及中国主权的转移。换言之,中共政权只有五十年,而中国历史已经延绵了五千年,中共所颠覆的仅仅是“国民党政权”,而非中国这个“国家”。所以,中共在1949年夺取政权,只是又一个“新政权”的建立,而与“建国”无关;毛泽东也仅是“新政权之父”,而决不是“新中国之父”。即便现在的中共是世界上最大的政党,但六千多万党员与十三亿人口相比,也仅仅是少数,怎么就能那么大言不惭地宣称“代表人民和国家”。中共之所以一直自奉为“国家、民族和人民”的天然代表,绝非真的“替天行道”,而是要维护独裁强权及其既得利益。

凡是独裁政权,都喜欢倡导爱国主义,而独裁爱国主义不过是祸国殃民的藉口而已。中共独裁政权提倡的官方爱国主义,是“以党代国”体制的谬论,爱国的实质是要求人民爱独裁政权、爱独裁党、爱独裁者,是盗用爱国主义之名而行祸国殃民之实。

——该文於2005年10月4日首发於“大纪元”网站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