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给媒体的公开信 (27个河南家庭)

2010年04月06日

众多受害人的疾呼:人命关天 渴求关注 救命啊!

在河南省平顶山市的中国人民解放军第152中心医院,利用解放军在人民心目中的光辉形象,利用百姓大都特别信任军队医院的一贯心理,利用媒体只能宣扬军队阳光的一面、不敢曝光丝毫的阴暗面的特殊性,利用中国对军队的特别保护政策,干着表面扮菩萨、暗里笑杀人的图财害命游戏。

平顶山市新华区薛秋香女士的儿子郭豪帅, 24岁,本科毕业生,因小感冒轻微贫血於2006年9月24日到该院就诊,被收住到老年病房,於2006年10月27日离奇死亡。家属为此花费十多万元,还捐献了遗体。2006年年底家属为了解死者死因,到医院要求复印病历资料,医院开始推托,后提供给家属的有限的资料中,家属发现医院提供的入院记录与事实完全不符,引起家属的怀疑,后来逐渐了解到医院不仅伪造病历纪录,对照收费纪录,还发现缺失125次病历记录;在34天的住院期间内,不懂医术的赵小永等人为获得高额的奖金回扣使用假劣药品和七十多种不该用的新贵药品,疯狂做各种不需要做的几百次的痛苦检查,对郭豪帅管床主治的军医赵小永连行医资格证都没有,其他先后在病历记录上显示的30多位医护人员至今也无法提供相应的资质证明。更为荒唐的是:152医院的病历的医嘱单竟然全部没有医护人员的签名。这恐怕是全世界的医师法都不允许的。这样的案例只是我们目前知悉了解到的其中的一例。(其他案例见后)。

这家军队医院,一边吃着国家的皇粮,一边大肆外聘(约占80%左右)一些没有任何行医资质的地方人员冒充医师,以此作为廉价劳动力来牟取暴利中饱私囊;还非法自制注射用高级抗生素等很多假劣药品(《药品管理法》明确规定不允许医院自制的)来制造疾病或是加重病情以达到赢利目的。这些大量的滥竽充数的假医生们经常是随意主观臆断:诸如没病说有病,小病说大病,炎症说癌症的忽悠吓骗是家常便饭,反正患者不懂医术,往往是患者越有钱就用药越多、检查等越多,反被造的病也越多。因被这家医院用假医假药等胡诊滥治致死致残的人是数都数不清,简直是医患猛於虎啊!恐怕比交通事故厉害百倍!可地方卫生局、药监局、公安局却都管不了!连法院也想方设法的绕着走,只敢对其确切又特别明显的医疗过错行为勉强给予起诉者一点民事赔偿;对於事实清楚,证据确凿的假医、假药致死人命的刑事犯罪人员就是不敢追究其刑事责任。受害者家属从地方到军队上上下下的奔波告状,得到的都是地方与军队的相互推诿踢皮球,或是装聋卖傻的不予受理。

其中有一对70多岁的老夫妇就其29岁的儿子因胃疼一夜被该院聘用的临时合同护士充当值夜班的主治医师而治死的命案,奔波告状13年了,至今还毫无结果。还有很多偏远农村的受害人,他们根本没有能力、财力、精力来讨公道,即便有可能,也很难打赢官司,所以大都只能忍气吞声自认倒霉罢了。地方相关机构就连对这家军队医院外聘的、当地的、假冒的医师致死人命都无奈,都无法追究其刑事责任,可想而知对於军人医生致死人命那是更无能了。据说全国有几百家军队医院,如果都处在类似这般法律真空地带,那被人为致死致残的伤亡人数该是多么可怕啊!

这样的变相杀人游戏不知还要继续上演到哪年哪月,更不知那些图财害命的假医生们何年何月才能受到法律的制裁,中国这样的军队医院就可以肆无忌惮地草菅人命吗?难道军比法大比天大吗?难道中国人口最多,就可以不拿人命当命吗?我们拼命大声疾呼:全世界媒体组织、人权组织、卫生组织等相关机构,伸出援手救救我们这一方百姓吧!我们渴盼正义爱心的关注,以遏制不法黑医疗中白衣黑狼的吃人行为、以拯救生命、以惩办罪犯。

(详细情况见附后之:众多家庭受害者简况例举及其联系方式)

                                                               众多受害者家庭联合泣上的——血泪控诉
                                                               代表人——中国河南省平顶山市民  薛秋香
                                                               联系电话:13783262070
                                                               电子邮箱:xpx195811[at]sina.com

2010年4月6日

其它家庭受害者简况举例
       

十几年来,被这家医院小病治死致残者比比皆是:

1、    本市建东小区的男青年石某,29岁因胃炎住院一天就治死了。医院用外聘的临时合同护士充当管床的主治医师使用,其父母为此事正在诉讼中,13年了还未结果,死者父亲石先生联系电话0375-3908794

2、    平顶山市新华区的薛秋香女士的儿子郭豪帅、24岁,本科毕业生,只因小感冒轻微贫血竟被用假医假药等恶劣手段治死,还花费十多万元,还捐献了遗体。至今三年多了,只得到了一点微薄的民事赔偿,相关人员的刑事责任尚无处受理。死者母亲薛秋香电话:13783262070

3、    平顶山市区的小王姑娘(大学生)2003年因做肺部囊肿手术导致成七级伤残。(诉讼中)其母孙女士电话:13383755060

4、    平顶山市鲁山县的李某(男15岁)约为2005年春节前因腿骨骨折竟被治成了智障(诉讼中)。其父电话:15886761833

5、    平顶山市西区的刘女士(约50岁)因做子宫手术却把输尿管割破,险些丧命,虽然多方抢救保住了命,但至今不会自主排尿,造成四级伤残(诉讼中)。其本人电话:15837534287

6、    平顶山市区陈女士的母亲(62岁)只因腰疼常见病竟也被致死(诉讼中)死者丈夫陈先生电话:13569562423

7、    平顶山市区曙光街的梁女士因心脏小病被治成了半身不遂(诉讼四年了,一审还没判呢)梁女士本人电话:13271438714

8、    平顶山市叶县水寨乡的一位中学老师也被违法致死(2007年起诉的,也正在诉讼中)。死者妻子许女士电话:13569584387

9、    另外还有叶县水寨乡的男青年刘某,约10年前因拉肚子被152医院说成是肠癌,钱花完人也快治死了,无奈只好出院在家等死时,却又反醒过来了,至今还在外打工呢。暂联系不上。

10、    与上例刘某同乡的高某(男 29岁)就没能逃出这一劫,就因流鼻血硬被治死了。暂联系不上其家人。

11、    平顶山市区的刘先生的母亲住院六天被治死(今年起诉,正在一审中)。儿子刘某电话:15994018991

12、    许昌市襄城县颖桥乡的3岁小孩因做上腭裂(兔唇)小手术被做死了(调解赔付了几万元)。其父母暂时联系不上,其经手的律师号码是13064451377

13、    也是许昌市襄城县城桥村程某(40岁壮劳力)於2008年5月因做颈椎手术竟把食管割破导致了死亡,后院方让其家人签了不再追究责任的协议书后,退还了程家约两万元的医疗费就算了结。死者外甥何先生知道详情,联系电话:13273743583

14、    平顶山市焦店乡的回民沙老汉之妻白氏患有甲亢,根本不该用碘剂做心脏造影却做了,结果中毒而亡(私了赔了几万元)。沙老汉电话:13409456085

15、    上例沙老汉提供一个也是平顶山市三郎庙乡的一位5岁男孩因输液疏忽几个小时就被治死了(也是私了赔付过了,医院应该有记录)暂联系不上。

16、    平顶山市中医院的孙女士的弟弟孙某38岁,因肝炎硬说是肝癌被治死,其姐与院方交涉10年左右了,也未得到分文赔偿,死者的父亲也因此命归黄泉,妻子改嫁,可谓是家破人亡,其姐姐孙女士也由於给弟弟讨公道不成而多病缠身,无奈又不忍啊!死者姐姐孙女士电话:13027573548

17、    平顶山市叶县洪庄杨乡张集村的王某很年轻的妻子於2008年春节刚过后因从摩托车上摔下送进该院也糊里糊涂的治死了,死者丈夫深知妻子死的奇怪有问题,但无能力打官司。其丈夫王某电话:15993546203

18、    平顶山市叶县城关乡韩丰村的村民屈某(40多岁)的妻子因被小拖儿压伤了腿部肌肉(骨头没伤着)入院治疗,不但没治好,还花了很多钱反而治成了腿坏死,后得知了该医院的黑幕后,坚决转院治疗才保住了腿,至今还未康复,她的丈夫屈某穷困不堪,提起来就痛哭啊!电话:15994031233

19、    平顶山市宝丰县香山寺东边龙门口附近的户口村民练某与白某夫妇的5-6岁的女儿因感冒发烧被致死,花费几万元,练白夫妻俩也深感小女儿死的蹊跷,但也无能力奔波交涉,很是郁闷气恼。死者母亲电话:13087043669

20、    河南省舞钢市院岭街道的30多岁的张女士於2009年7月只是到该院做个肠镜检查,却被做死了。张女士的丈夫和家人痛哭不堪,明知完全是医院的错,却拗不过医院的强横,硬是白白地送了命。死者母亲电话13064495105

21、    平顶山市新华区滍阳镇闫口村的张某的19岁儿子因工伤胳膊和腿骨折,也被致死了。其父也气愤不已,电话方式:
手机 :15333758353   宅话:0375-2052860

22、    平顶山市平煤集团公司铁运处的黄女士的青春美女也被糊里糊涂的治死了。其母亲因承受不起漫长的打官司的痛苦和感情折磨也只好忍气吞声。死者母亲黄女士电话:13937594997

23、    河南省漯河市郊区东南方的召陵区万金镇新庄赵村的青壮男士赵某在平顶山市66盐预制板厂打工干活,因感冒到就近的红鹰小区152医院下设的社区门诊就医,竟被一针打死了。(私了赔付了,暂没联系上)

24、    平顶山市鲁山县辛集乡程西村的男青年李长志的9个月大的儿子因气管炎等问题於2009年12月惨死在该院的手术台上。(已经起诉了)李长志联系电话:15837502750

25、    和上例李长志同村(平顶山市鲁山县辛集乡程西村)的叶先生的妹妹(成年人),2008年在152医院做脑瘤手术,做成了植物人,152医院已经赔了些钱,但大量的后续治疗护理费却没有给付。叶先生电话:13103656216

26、    本市崔某之子被152医院确诊为心肌炎,住儿科治疗20多天,花费了不少钱,病情却越治越重,眼看着不行了,其爸爸强行抱着儿子急到郑州儿童医院检查后说根本不是心肌炎,三天就治好了。

27、    平顶山市卫生防疫站的某工作人员的外甥女也只是因感冒发烧被说成是严重的脑炎,非让住进重症监护室呢,吓得孩子的母亲哭得不知所措,正是因为她在防疫站工作的舅妈懂得152医院的人员水平状况,在其劝导指引下孩子爸妈赶紧又跑到平煤总医院查治,结果一点小药就治好了。

这最后两例孩子是不幸中的万幸儿,都由於及时转院而免於送命。可是有多少类似的孩子和大人却没能逃出死亡的劫难,都被人为地夺走了生命,而且还在继续夺命啊!

以上例举的这27个家庭的受害者,只是近十几年来众多被152医院致死者的冰山一角,大量不计其数的冤魂都销声匿迹了,如果哪家媒体和医学权威敢於通力调查研究一一对所有在这家医院死亡的人们进行统计核实,非正常死亡者恐怕十有八九。这家医院的假医、假药等不法黑医疗,不知祸害了多少地方百姓啊!事后伪造的假病历又不知欺骗了多少法官、鉴定人员和受害者及其家属。这样杀人不见血的“三假”医院还在冠冕堂皇地继续害人,我们的同胞们还在一个接一个的往里送钱又送命!天啊!何时休啊!中国人再多,也不能这样草菅人命啊!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啊!我们热切盼望勇敢善良者的尽快关注。以挽救后人不再上当受骗被夺命啊!

2010年4月6日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