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欧盟—中国人权对话应改弦易辙

2010年10月29日

高文谦

中国人权高级政策顾问针对欧盟—中国人权对话12年来毫无进展而提出建议。

欧盟—中国人权对话的历史背景是1989年的六四镇压,欧盟为此对中国实施武器禁运,要求中国改善人权状况。当时中国急於突破外交困境,同时考虑到欧盟与中国的战略关系,不得不答应。但中国政府并没有诚意,这一对话只是装点门面,应付国际舆论,用中国老百姓的话来说是聋子的耳朵——摆设。

中国政府表面上同意进行人权对话,但预先“划地为牢”——在议程规则上大做文章,设置条条框框,比如坚持必须事先谈判对话议程,要求对话程序严加保密,对话须以双边形式进行,以防各国之间进行协调,还规定非政府组织不能参加对话等。实际上,这是中国给欧盟挖了个坑,让其往里跳。对话能谈什么议题,什么人能参加,完全被中国牵着鼻子走。如果有不同意见,中国就以退出对话相要挟。在这种情况下,欧盟—中国人权对话多年来没有取得任何进展也就毫不奇怪了。

应该说,对欧盟来说,与中国进行人权对话已经成了“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这一对话不仅没有推动中国人权状况的改善,反而成为中国政府为自己辩护的挡箭牌。中国当局一方面对外塑造崛起的大国形象,另一方面利用人权对话来忽悠国内老百姓。比如这次在马德里举行的欧盟—中国人权对话,官方媒体在网上宣称什么“欧盟代表积极评价中国在人权领域取得的新进展”1。这齣戏实在不应该再继续演下去了,到了改弦易辙的时候了。

欧盟—中国人权对话应该有新的思路。欧盟应与中国公民社会、民间的NGO组织直接对话,建立战略合作关系。同时,官方对话应该更透明、公开;欧盟与中国学术界交往,应注重与中国民间独立知识分子建立联系,而非官方学者。

还有一点,不少西方人以为中国学术界和西方一样,是完全独立於政府的。这是因为太不了解中国的缘故。在中国,共产党编织的那张大网无所不在。以我个人的经验,不要说正式的组团出访,就是每个因私出国的中国人,在出国前,组织上都要找其谈话,宣布纪律。例如我当年来美探亲前,机关党委书记就找我谈话,要我遵守纪律,要经常向组织汇报思想。另外,我在哈佛时,同屋是广东省计委的一位访问学者,他说出国前国安曾找他谈话,要他在外边帮助祖国做事。当时他只能答应,否则拿不到护照。

Pull: 应该说,对欧盟来说,与中国进行人权对话已经成了“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对中国官方代表团的要求就更严格了。官方代表团由外交部牵头,除了有关各部委派出的官员外,还有学术界的专家学者。出访前,都要进行专门培训,宣布纪律,明确任务,回来后要开会总结,谁讲错话,下回就没有机会。西方人往往以为中国学者象西方学者一样是独立的,其实不是。在中国,即便是大学教授、研究所的学者都是体制内吃政府这碗饭的,体制内不可能存在独立学者,在公共或官方场合,他们只是政府的传声筒。近年来,中国政府的手法越发精致化,在很多问题上,官方不再出面,而由专家学者出面说官方想要说的话。所以,欧盟应该加强与中国民间独立学者的联系,而不是仅与官方御用学者互动。

注释

1. 欧盟代表积极评价中国在人权领域取得的新进展,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 July 1, 2010, http://www.gov.cn/jrzg/2010-07/01/content_1642425.ht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