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去诺贝尔领奖典礼被中共绑架24小时—给澳洲外长的公开信

2010年12月06日


[English / 英文]

陆克文外长

11月底,我收到参加在奥斯陆的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庆祝典礼,晚宴和音乐会的邀请;我决定去奥斯陆,同时随便回北京看看家人和朋友。

12月1日拿到去中国的两次出入的签证,4日在上海转机的时候,被中国警察非法绑架。

在乘客下飞机前,警察已经先上了飞机,要求我和他们一起走,这是说,有一些事情需要了解。

在浦东出入境检查站,对我的人身和行李进行了一个多小时的检查,最后没有检察到任何问题,书面结论记录在案。检查后,对我宣布,禁止我入境。

我当即提出了抗议。我拿到的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墨尔本领事馆签发的允许入境的签证,就代表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已经准许了我入境,如果是同一个中华人民共和国的 不同部门,缺乏沟通,和我没有任何关系,如果是在我拿到签证后的三天,情况有了变化,中国政府改变了原来的决定,但没有通知我,所以,我仍然是合理合法的 到达的中国。

中国政府可以拒绝我入境,但在我入境过程中,我个人没有任何错误,中国政府应该为他们工作中的失误向我道歉,并且应该尽最大的努力,减少我的损失;如我提出,不入境中国,而继续我的行程,过境中国,去奥斯陆,这样的解决方案他们拒绝;
他们不但不尽量挽回自己工作中的失误中对我的伤害,反而是变本加厉的抓住可以在24小时内不通知澳洲使馆的机会,肆无忌惮的对我进行迫害。

他们只有拒绝我入境的权利,没有强迫我离开中国后到什么地方的权利。没有权利中断我去奥斯陆,去参加庆祝刘晓波得奖。

如果他们强迫我回澳在大利亚,他们应该最快的认我离境,可以安排如新加坡航班中国政府不会穷的连买一张飞机票的钱都没有,如果他们强调的是原机遣返,他们 最后给我订的飞机也不是原机,我市从墨尔本登机,而回来的票是到悉尼,他们不肯认我早日自由,而不是利用必须通知大使馆前的24小时,对我进行非法绑架和 折磨。

我告诉他们,在他们检查我的行李没有发现任何问题的前提下,他们仍然拒绝我入境,就是说他们早已经决定了拒绝我入境,这样,他们就根本没有必要检查我的人身和行李。而且对一个没有入境,而且也不可能入境的澳大利亚公民,他们也没有权利进行人身和行李的检查。

我登机前已经在澳洲机场进行过符合世界标准的安全检查;如果他们不允许我进入中国,他们就没有权利用中国的特殊标准检查一个澳洲公民。他们的法律对一个没有进入澳洲的公民,没有任何约束力。

我每年都回中国,也都能够没有任何问题的回到澳洲,我的确和国内的一些让政府头痛的异议人士有密切的接触,但这没有触犯中国的法律,我接触刘晓波的时候, 他仍然是一个自由的中国公民,中国法律也没有禁止外国人和这些人接触,就在刘晓波被判刑11年的当天,我在去中国的飞机上知道的这个消息,我立刻赶到了刘 晓波家,对守在门口的国安,我没有隐瞒姓名,国安只是不允许我进入家门,但允许我和刘晓波的妻子刘霞到外面谈话;后来给刘晓波过生日的聚会,国安也是知情 的,因为有一个客人是警车带来,警车再带走的。

他们没有拿出任何书面文件,没有给我任何理由,就非法限制了我的人身自由,多到十几个警察,不但限制了我`的活动自由,而且竟然用对待犯人的手段;我不想 详细的描述我被非法绑架的24小时,只谈几件事。如。在已经检查我,证明没有任何问题后,一个警察既然命令我,就在那里坐着,不许站起来。如,我睡觉的房 间,24小时有三四个警察在那里,隔壁房间和走道上还有更多的警察,在卫生间都不给我一点点隐私的权利,一个没有窗户的卫生间,房间,走道有多个警察把 守,竟然非要用脚把房门顶住,房门完全敞开,卫生间里一个警察,门口一个要眼睁睁的看着我如厕;不知道是这些警察心理变态,还是故意想侮辱我,像激怒我; 让矛盾升级,然后找藉口延长扣押我的时间,让我去不成奥斯陆。

最不能认我忍受的是,他们不允许我打电话给我的妻子,让她不必为我人间蒸发而担心。我要求了9次,他们全部拒绝,如果他们对我的扣押符合法律。为什么不能让我的妻子知道他们的行为?

拿不出来任何法律,就是非法,使用暴力强制,剥夺一个人的自由,而且剥夺和外界联系的自由,连简单的和妻子说一声别担心的话,都不被允许,这就是赤裸裸的非法绑架。

我要求在和中国政府对峙公堂,不是因为我相信中国政府是一个讲理讲法的地方;而是相信,我身后有一个讲理讲法的澳洲政府;;我需要澳洲政府作为我的后盾; 我相信澳洲政府会为了他的每一个公民的人权受到非法伤害和侵犯后,而不管这个侵犯人权的实体是什么;都会站出来保护自己的公民。

我等待着你的答覆

张鹤慈 6.12.10 墨尔本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