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正告邵阳地方政府,立即停止迫害李旺阳

2011年09月24日

湖南工人运动领袖李旺阳因参加1989年的民主运动和要求生存权先后两次被判刑,长达21年的牢狱折磨致其双眼失明、双耳失聪,而且落下全身疾病,但2011年5月出狱后,邵阳市地方政府继续对其施以迫害,使其无家可归,贫病交加。为此,张善光撰文呼吁邵阳地方政府立即停止对李旺阳的迫害,并具体提出三项要求。


正告邵阳地方政府,立即停止迫害李旺阳

李旺阳,湖南邵阳人,著名工人运动领袖。1989年6月,因组织“邵阳市工人自治会”声援北京学生民主运动,抗议政府屠杀学生、市民,邵阳市中级法院以“反革命宣传、煽动罪”判刑13年。2001年6月减刑两年提前出狱。2001年5月,出狱未满1年,因要求政府解决疾病治疗费用,解决生存问题,再次被邵阳市中级法院以莫须有的“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10年。

2011年5月,两次判刑共拘押21年之久的李旺阳终于出狱。然而,当年思维敏捷、意气风发、充满活力的李旺阳,现今已在监狱被折磨得不仅双眼失明,双耳失聪,而且全身无处不是疾病,每天都煎熬在头昏、眼花、耳鸣、胸闷以及筋骨不展的痛苦中, 进食时,稍不留意就呛得面红耳赤,要咳嗽半个小时以上,令人时刻担心他会就此离去。面目全非,惨不忍睹,人世间为何如此不公!但是,就是这么一个61岁病得瘦骨嶙峋、老态龙钟、奄奄一息的老人,邵阳市地方政府却在继续对其施以迫害。有事实为证:

一、 故意致李旺阳无家可归。李旺阳原在邵阳市中心地带大祥区大兴街有一栋占地30余平米的三层楼住宅。2004年,有官方支持的房产开发商趁李旺阳在监狱,强行将此住宅拆除,用以开发商品房赚钱。李旺阳妹妹李旺玲找开发商交涉,开发商仗着有政府撑腰,故意刁难,竟然到十几公里之外的乡下给李旺阳安排一套小住房。李旺玲不同意。开发商凶恶的说:你家是反革命,没有说话的余地,我想怎么做就怎么做,你是否还想到劳教所去(李旺玲2001年为帮助李旺阳维权,曾被判劳教3年)?李旺玲找政府,政府说:已经给了李旺阳房子,是你自己不要,我们不管。现在李旺阳出狱,没有了住宅,无处可去。而妹妹李旺玲全家目前租住的房子包括厨房一起20平米不到,是上世纪70年代修建的,连厕所都没有,根本住不下李旺阳。因此,李旺阳现在的无家可归,完全是出自于邵阳市地方政府为了达到长期迫害李旺阳的有预谋有准备有计划的故意;

二、借为李旺阳治病之名,行以疾病拖死李旺阳之实。李旺阳坐牢前,身体健康,正常。在监狱因遭狱警(起始于湖南龙溪监狱入监队周姓狱警)惨无人道的殴打、 虐待,二十一年下来,不但双眼失明双耳失聪,而且经初步检查,还患有糖尿病、心脏病、高血压、甲亢、肾肿瘤、肺结核、气管炎等多种疾病。李旺阳身体被监狱法西斯手段造成如此严重后果,邵阳市地方政府却仅仅把他置于医疗条件简陋得与乡村卫生院没有区别的大祥区区医院治疗。治疗什么?拉肚子了,给几粒药丸子吃,发炎了,吊瓶水。仅此而已。并且不安排人护理,一日三餐,换洗衣服,全靠妹妹李旺玲从五六公里之外的家中来回奔波。所谓“治病”,不过是欺骗世人,堵他人之口。借治病之名,把李旺阳拖死,这才是事实真相。

三、 不给李旺阳应有的退休养老金待遇。李旺阳1970年进工厂参加工作,至今42年,即使1989年6月被捕之后不算,亦有整整20年工龄,依照国家相关法律、法规和政策,李旺阳应当享有正常的退休养老金。但邵阳地方政府以找不到李旺阳档案为由,拒绝给李旺阳办理。经其妹李旺玲多次交涉,邵阳地方政府只承诺每个月给300余元低保。区区300元何以生存?李旺阳抗议不要。这正中邵阳地方政府下怀:不要正好,饿死你!

我们要强调的是,中国的民运人士不做恶事,不是坏人,他们仅仅是要求中国政府顺应历史大潮,在中国建立宪政、法治,保障每一个国民的公民权利,包括每一位官员的公民权利。这对中国的民族和每一个国民有百益而无一害。我们奉劝中国政府的一切官员,请你们守着人类的底线和良知,不要肆无忌惮迫害中国公民,包括所有的民运人士,包括李旺阳。唯此,在未来的法治社会,你们才会得到人民的谅解与宽恕。

 

基于此,我们郑重要求邵阳地方政府立即停止对李旺阳的迫害,具体为:

  • 李旺阳被强拆掉的住宅已无法还原,因而应当立即在原址(或附近)所修建的商品房中,按照市场对等价值,补偿李旺阳相应住房,使其有一个安身之处;
  • 立即将李旺阳转送到对其病情有治疗能力的医院,使其疾病得到真正的有效的治疗。并雇请专人护理;
  • 立即给李旺阳办理退休养老手续,使其老有所养,不致贫病交加,被冻馁而死。对此,我们将拭目以待。
                      

湖南公民网络论坛    执笔    张善光
                              
2011年9月24日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