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目前中国法制大倒退,维权律师有切身的体会

2012年04月05日

[维权律师遭迫害]曾在上海执业的律师李天天因参加维权活动和发表文章自2009年以来不断受到骚扰;更有甚者,在去年2月网上号召“茉莉花革命”期间她被抓走,之后被关押了95天,获释后又6次被强行送出上海。她认为在中国法制只是摆设,为此她放弃了律师工作而宁可做无业游民。


最近几天失眠得厉害,过几天要回新疆准备长期在那里与胡军、一个坐轮椅的二级残疾的男人共同生活了。新疆国保会放过我俩吗?有点担心。因为我这几天在上海,又在网上说了些话。华春辉和王译就是因为都爱在网上说真话,被国保棒打鸳鸯,相爱而无法团聚,甚至在领结婚证的当天双双被抓、然后被劳教的,我和胡军会是什么命运呢?很担心。

今年2月15日,刚过完情人节,我和胡军就前后被两群国保从他家抓走,国保扣押了我的钥匙、身份证、银行卡和包里的钱,还要我签了扣押清单,并声称要把我送回上海。国保们要我交代了与胡军的认识过程,是什么关系。国保认为我不能与胡军一起生活,除非不在网上说话——为了不被折腾,我都答应了他们,否则他们就要送我回上海。如果新疆国保再把我送上海,恐怕我以后只好在火车上安家了(因为上海国保总是把我强行送回新疆)。我答应了他们的要求,不在网上说话了,才获自由。

大家都说目前中国法制在大倒退,做律师的都深有体会。

去年2月19号,被中国秘密警察抓捕,在没有窗的房间里被关押95天,出来后我的生活并没有消停。已经6次被强行送出上海,一次送去深圳,五次送去新疆,我竟然有幸在第五次被送回新疆的时候认识了胡军,并决定与他相守一生。这一年,我的生活真可说是充满波澜壮阔,充满艰难险阻,充满风雨雷电。当然,这一年,有我这样的感慨的人可不是只有我一个,有多少律师被折腾,生活工作被骚扰呀?因为办敏感案子,因为网上说了真话,都可能被秘密警察国保请去或者抓去“喝茶”。从2009年,我被国保骚扰的次数也都数不过来了。最开始是因为签署零八宪章,后来是因为写有关杨佳袭警案的相关文章,再后来是因为写其他政府不喜欢的文章,直到去年2月19号因为“茉莉花革命”事件被抓。按上海浦东长期管着我的国保王稼和的说法,我是在上海骂政府最凶的一号人物——在中国政府是不能骂的,宪法中的言论自由的规定都是做样子的,谁不遵守这个潜规则谁就倒霉,我就是活生生的例子。

在中国做律师,首先要明白的就是别把法律当真。也许我以前太把法律当真了,一旦看清楚在中国法律完全不能当真,也就完全失去了做律师的兴趣,以至目前宁可做无业游民,也不喜欢做律师这个折磨人的工作了。想当初,我对做律师抱着多大的热情呀,一边做护士,一边学习法律,用一年10个月的时间考出了律师资格证,让那些大学学习四年还三年五年考不出律师资格证的人很羡慕,在乌鲁木齐做律师的时候,我免费给晚报写法律专栏文章,免费给电台做律师热线节目。那时候,法律好像还是法律,公检法好像还是执行法律,把法律当回事情的。起码没有目前这样明目张胆地故意违背法律、破坏法律。

胡军,一个二级残废的人,胡军肚脐下三指就完全没有感觉了,把胡军的腿和JJ剁了他都没有感觉。他的脊椎神经断得可真彻底,简直与他推翻专制的决心一样彻底。他被政府无端关入大牢13年——从1995年到2008年,受尽各种酷刑,就为了阻止他上访,就为了打消他上访维权的意志。

中国的法制状况如何?从我这一年的生活可窥一斑。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