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张安妮被安徽省合肥市琥珀山庄派出所政治警察绑架的经历

2013年03月01日

【张林】安徽蚌埠维权人士张林在文章中叙述了合肥警方为将他驱逐出合肥于2月27日、28日绑架并关押了他10岁的女儿20小时。警察抄了他在合肥借住的朋友的家,抄走了他的钥匙、手机和电脑。


张安妮被安徽省合肥市琥珀山庄派出所政治警察绑架的经历

张林

2013年2月27日下午3点35分,只有10岁,从安徽合肥琥珀小学放学的张安妮,被四个身份不明的彪形大汉劫持,然后被强制带到琥珀山庄派出所,受到单独囚禁。既不能见到同样被拘禁在派出所三楼的爸爸,也不能见到正在家里焦虑地等待她消息的姐姐。直到下午7点钟,张安妮一直处在被单独囚禁。

当天晚上7点钟,在我的强烈要求下,警察才带我去派出所二楼见到了张安妮,她的旁边有一名身份不明的男子。这三个小时里发生了什么事,张安妮不愿告诉我,她的目光充满了仇恨。面对人性泯灭的合肥蝈保,张安妮内心虽然恐慌,但是仍然竭力保持镇静,看起来从容不迫。张安妮坚决要求离开魔窟,但是一次次被便衣警察野蛮地拉回来。

直到晚上10点钟,张安妮都没有晚餐可吃,后来也仅仅吃了一点点食物。我们父女被警察分别强行押到蚌埠市,因为我们没有住处,又被拘押到第二天中午,才借到一间房子。我当时就在派出所指出他们是一伙不折不扣的黑帮!他们不仅没有任何法律依据就伤害我,而且还祸及我的女儿!

张安妮夜间困了,就躺在派出所,很长时间,没有被子,而天气严寒。我坐在一边,心里非常难过。对于当局这样株连亲人,甚至连10岁的小女孩都不放过,我非常愤怒。如果我像美国人那样拥有枪支,我一定会把这些邪恶的绑架罪犯统统杀掉。但是作为中国人,我连一把刀子都没有。

• 张安妮被囚禁了20个小时,才获得释放。后来她整整一天多四顿饭没吃,而她平时食欲非常旺盛,也从来没有挨饿过。我为此焦虑不安,想尽办法哄她吃东西。我知道那段恐怖的遭遇,已经给她幼小的心灵,带来严重的、可能永远无法弥补的伤害。我不知道合肥国保们有没有女儿,是不是愿意有这样恐怖的经历?

• 2005年,张安妮二岁时,我作为中国民间赵紫阳治丧委员会召集人,到北京去组织追悼会。离开家时,安妮仿佛有不祥的预感,她站在门口大声地呼唤我:“爸爸!爸爸!”声音凄厉,试图阻止我。临别时她的尖叫始终伴随我此后在监狱的每一个夜晚。此后我被中共当局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莫须有罪名判处有期徒刑五年,附加剥夺政治权利4年。这已经是我第四次被判刑,仅仅因为我持不同政见。

• 由于受到警察粗暴的虐待,张安妮直到今天仍然惊魂未定,不愿吃东西,不愿起床,不愿跟人说话。张安妮本来是个天真烂漫的小姑娘,仅仅因为他的爸爸张林是个良心捍卫者,就受到株连,被安徽省合肥市琥珀山庄派出所虐待恐吓、强行驱逐出她唯一的家,警察还强行剥夺她受教育的权利,使她成为流浪儿童,让我们流离失所。

• 此外,警察还抢走我的手机,还抢走我的钥匙非法闯进我的住处搜查,让我这个月一家三口人的饭钱3900元无影无踪,还把我的电脑拿走。此后多日张安妮陷于恐惧仇恨,第二天下午,警察来我家又拿张安妮正在使用的电脑。她磨磨蹭蹭,拒绝把电脑交给他们。等警察拿着她的电脑出门时,我告别说:“慢走,一路顺风。”我女儿立刻补充道:“半路牺牲!”仇恨与鄙夷之情溢于言表!

• 晚上又有警察到我家查看我,但是我女儿低头不理他们。当他们说再见时,我女儿张安妮突然抬起头来冲他们喊道:“永远不见!”

• 我这一生,因为捍卫良心,受到了无穷无尽的迫害。现在合肥蝈保竟然把黑手伸向我的10岁女儿,绑架她、粗暴对待她、单独拘禁、关押到晚上8点钟都不给她晚饭吃、剥夺她上学的机会,是可忍孰不可忍!

张林和张安妮的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