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海内外人士致函“两会”:呼吁废除城乡户口二元制,让农民公民化

2008年02月14日

在雪灾造成中国前所未有的交通大阻塞、阻隔了数千万人的归家之路之后,海内外数十名包括学者、记者、民运人士、作家、律师等在内的人士於北京时间2月15日联署了一封致“两会”代表的公开信(全文附后),要求中国政府立即废除使农民工沦为二等公民的城乡户口二元制。中国人权获授权首发这封公开信。

这封由刘晓波、丁子霖、胡平等签署的公开信说,世界各地时有雪灾发生,各国都有自己的合家团聚的传统节日,“但唯有中国的这场雪灾阻隔了数千万人的归家之路。因为中国有全世界独一无二的农民工。” 公开信说,造成这一庞大的二等公民群体的根源是中国现行的户籍制度:“中国现行的户籍制度规定他们不得改变农村户口;按身份他们仍然是农民。所以才有了‘农民工’这个不伦不类的新名词。”

公开信呼吁:“立即废除城乡户口二元制,从立即废除《中华人民共和国户口登记条例》开始,让农民公民化,让从事农业生产的农民职业化,让“农民工”从此成为历史名词。”

有关农民工和户籍制的更多信息请查阅:

 

 

附:

 

 

雪灾后的呼吁:立即废除城乡户口二元制 让“农民工”成为历史名词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各位代表
全国政治协商会议各位委员:

你们好。

在刚刚过去的这场大雪灾中,最大的受害群体莫过於农民工。雪灾造成了前所未有的交通大阻塞。按说,世界各地每年都时有雪灾发生,各国各民族都有自己的传统节日讲究合家团聚,但唯有中国的这场雪灾阻隔了数千万人的归家之路。因为中国有全世界独一无二的农民工。按照保守的估计,其总数也超过两亿,仅珠江三角洲地带就有三千多万。他们要在春节期间返回家乡和亲人团圆。这就形成了全世界唯中国独有的人类大规模迁移现象。由於雪灾阻断归程,他们不得不餐风宿露,忍饥挨冻。构成“盛世”下的巨大反讽。

“农民工”是当今中国出现的一个奇怪的新名词,古今中外都没有现成的词汇与之相对应。照理说,农民既然进入城镇,不再从事农业劳动转而从事其他体力劳动,那么他们就不再是农民而成为市民成为工人。但问题是,中国现行的户籍制度规定他们不得改变农村户口;按身份他们仍然是农民。所以才有了“农民工”这个不伦不类的新名词。

众所周知,迁徙自由是基本人权。早在六十年前的联合国大会通过的《世界人权宣言》中就明文规定:“人人在各国境内有权自由迁徙和居住。”民国时期,国人享有迁徙自由。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之初,迁徙自由也存在过一段时期。1954年宪法仍然写有迁徙自由的条款。然而其后不久,中国政府就通过一系列“关於防止农村人口盲目外流”的政策和文件。1958年1月9日,毛泽东更以主席令颁布了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的明显违反宪法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户口登记条例》。其中规定:“公民由农村迁往城市,必须持有城市劳动部门的录用证明,学校的录取证明,或者城市户口登记机关的准予迁入证明,向常住地户口登记机关申请办理迁出手续。”从此就正式确立了所谓城乡户口二元制。从此,占中国人口70%以上的农民就沦为二等国民。

今年是中国改革的三十周年。我们知道,中国的经济改革是由农民甘冒风险,分田到户,迈出第一步。然而,三十年过去了,农民的二等国民地位却依然如故。广大农民在自由迁徙、合法定居、正常就业和平等入学等方面受到严重的制度性歧视。这既是对中国文化传统的践踏,又是对当今普适价值的侵犯。即便在没有天灾人祸的情况下,它也是对广大农民的人格侮辱以及对人伦人性的极大摧残。尽管在民间以及学术界,一直有人呼吁废除城乡户口二元制,但政府却始终未作出正面回应。在中国,每逢谈起改革,总有人抬出所谓“国情”作挡箭牌。但城乡户口二元制绝对算不上“国情”,它不过是毛时代的一项恶名昭着的弊政。据说,最近,有的地方政府已经在考虑户籍制度改革,有个别城市已经开始试点。但问题是,废除城乡户口二元制既然并非制度创新而只是一种回归,哪里还用得着试点呢?废除城乡户口二元制是一件关系到全中国每一个人的大事。在中国,哪家城里人没有几个亲戚是农民呢?凡年长一点的,当年几乎都有过上山下乡的经历,应该深知农民疾苦,难道还有人认定农民天生低人一等?让城乡户口二元制多拖延一天,那不仅意味着让数亿同胞多受一天苦难,多受一天羞辱,而且也意味着让我们的良知与人性多一天沉沦。

值此两会召开之际,我们大声疾呼:立即废除城乡户口二元制,从立即废除《中华人民共和国户口登记条例》开始,让农民公民化,让从事农业生产的农民职业化,让“农民工”从此成为历史名词。

刘晓波(北京 自由撰稿人)
丁子霖(北京 教授)
蒋培坤(北京 教授)
江棋生(北京 学者)
张祖桦(北京 宪政学者)
艾晓明(广州 教授)
焦国标(北京 学者)
唯 色(北京 作家)
王力雄(北京 作家)
张耀杰(北京 学者)
高 瑜(北京 记者)
王小山(北京 记者)
昝爱宗(杭州 记者)
冯正虎(上海 宪政学者)
杨宽兴(济南 自由撰稿人)
刘 荻(北京 自由撰稿人)
滕 彪(北京 律师)
李柏光(北京,律师)
温克坚(杭州 自由撰稿人)
赵达功(深圳 自由撰稿人)

境外
胡 平(美国 政论家)
王丹(美国 89学运领袖)
杨建利(美国 学者)
陈奎德(美国 学者)
张伟国(美国 学者)
盛雪(加拿大 自由撰稿人)
张菁(美国 编辑)
刘国凯(美国 民运人士)
陈破空(美国 政论家)
唐元隽(美国 民运人士)
张 伦(法国 学者)
齐家贞(澳大利亚 作家)
阿 木(澳大利亚 自由撰稿人)
老戴维(澳大利亚 自由撰稿人)
蔡 楚(美国 诗人)
吕京花(美国 人权工作者)

2008年2月15日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