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实力的炫耀无法掩盖极度的不安全感

2009年09月30日

为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60周年,中国政府正筹备规模空前的庆典活动。

在国内,政府拨出了巨额经费和资源,动用了数十万民众参加多项盛大的表演。阅兵仪式是此次庆典的高潮。据报道,包括展示洲际反弹道核导弹在内的中国最先进武器的阅兵仪式将花费4,400万美元,以向国内外展现其雄厚的实力。

在国外,中国政府通过获得世界上一些最重要的国际机构、文化和媒体机构——甚至纽约的最高建筑帝国大厦——的支持,极力设法扩大其影响。

中国正致力提升的软实力将会在人权方面导致两种后果:赋予一个继续侵犯人权的政权以政治上的合法性;使国际社会更容易对中国不断发生的人权侵犯问题不作为。

展示靠军力维持的稳定

为准备国庆庆典,中国政府在北京周围设置了一个巨大的安保网;部署的10万多名武警、公安和大约80万名治安志愿者,已使北京城变成了一个戒备森严区。长安街是阅兵仪式的必经之路,居住在大街两边的居民被告知在阅兵式进行期间不准开窗户,不准上阳台。反恐作战理论专家、国防大学特聘教授和武警特种警察学院教授蔡昌军说,国庆期间,北京将成为全国警力最强、安全指数最高的城市,可望创下新的纪录。统领执法的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要求在北京打一场安保的“人民战争”。但具讽刺意味的是,这一前所未有的安保部署的规模,展现的不是当局的强大,相反却暴露了其担心失控的不安全感。

扩大并不“软”的实力

中国政府今年正利用各种机会,通过文化和传媒渠道、在多种国际场所,增加中国在世界舞台上的亮相。以下是一些具体的例子:

•    目前正在纽约联合国总部大厅举行一个宣传中国的图片展。

•    今年秋天,美国一些最著名的文化机构,包括卡内基音乐厅、大都会博物馆和古根汉姆博物馆,正与中国一起筹备在纽约举办一个为期3周的中国文化节,该活动被宣传为是“一个赞扬中国多元和充满活力的文化及其全球影响的全市性文化节”。这一被冠以“古今回响”的文化节将有20多个音乐和艺术节目,其中包括上海交响乐团的演出、中国舞蹈和书法展示,以及一些特别展览和以艺术、文化为主题的讨论会。然而,在促进文化交流的背后,这一高档次的文化节却起到了将那些被中国当局打压、封锁的声音更加边缘化的作用。

•    中国今年以主宾国参加德国法兰克福书展(10月14-18日)。法兰克福书展是世界上最重要的图书出版贸易会。为展示参加这一活动的阵容,据报道,中国政府派出了出版业者、艺术家、记者和作家共约2000人参加这一书展,并组织了600多场从3月就开始进行的文化活动,预算高达1500万美元。中国官方网站刊登了国家新闻出版总署署长柳斌杰的讲话,呼吁所有关心这一活动的人“‘走出去’,让世界了解中华文化的魅力” ,但是,中国政府对於谁可以参加这一书展、什么样的书可以拿出去展览,都做出了严格规定(中国政府对书展组织者施压,迫使他们取消对异议作家戴晴的邀请,还禁止异议作家廖亦武离境前往柏林参加相关会议。)据报道,中国政府还给书展的主办者施压,要求限制“敏感”书籍——比如与西藏和新疆有关的书籍——参展。

•    纽约的帝国大厦将在9月30日和10月1日晚亮起红黄两色灯光来纪念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60周年。

•    2009年9月23日,《纽约时报》将8整页的中国官方的英文报纸《中国日报》夹在其报纸中发行。虽然插入页被看作是广告,但像《纽约时报》这样专业和权威的主流媒体允许中国政府控制的报纸使用其发行渠道将宣传品送达其读者,令人不得不质疑西方媒体在报道中国时的独立性。

上述最后一个例子也说明了柳斌杰所提到的中国的新的传媒战略。2008年11月,柳斌杰在接受采访时说,中国传媒要有国际地位,必须跨越国界参加国际市场的竞争。若不然,中国将不能主导公共舆论,将成为一个没有文化软实力的国家。

侵犯人权的后果:谁付代价?

中国人权列出以下在“十一”国庆前人权更形恶化的领域:

维权人士和民间组织遭打压
国庆前几个月,中国当局使用各种手段打压和限制维权人士、活跃人士和作家。单是在2009年9月,中国人权就记录了20多起包括被判刑、逮捕和拘留、监视和软禁、强制离家以及失踪的案件。

另外,两个民间组织成为政府镇压的对象:

•    公盟被取缔
2009年7月14日,北京的公益组织“北京公盟咨询有限责任公司”(“公盟”),收到了北京市地方和国家两级税务局的处罚通知书,被以偷漏税为由处以数额5倍的罚款,总计为142万元人民币(合20万8千美元)。公盟由维权律师和法学博士於2003年10月创办,由於当局一直排斥独立民间社团,使公盟和其他类似公益组织无法注册为独立的非政府组织,而只能采取以公司的形式注册。7月17日,北京市民政局以未向政府登记为由取缔了公盟法律研究中心。公盟当时一直在为三聚氰胺毒奶粉受害者索赔诉讼提供法律援助。7月29日,公盟负责人和创办人之一的许志永被当局拘留,后被以偷税漏税为由逮捕。8月17日,当局撤销了公盟,理由是公司登记时使用“虚假材料”,即其所从事的公益活动同工商企业的名义不符。

•    益仁平中心被搜查
益仁平中心是一个致力於在中国公共卫生领域的疾病防治和健康教育、病患者救助及消除歧视等工作的公益组织。7月29日,该组织被北京市公安局和文化市场行政执法总队以涉嫌从事出版活动为由进行检查。该中心的90多份《中国反歧视法律行动通讯》遭扣押。

法治遭破坏
中国司法当局通过利用程序继续加强对律师和律师事务所的限制。法院违法推迟了对3名受高度关注人士的判决。

•    律师和律师事务所的独立性遭威胁
2009年,大约20名中国维权律师和数家律师事务所未通过其继续执业所必需的“年度考核登记”。一般认为,这些律师和律师事务所是因为呼吁北京律师协会代表进行直选、要求降低年度律师注册费、代理法轮功、艾滋病、农民失地、毒奶粉、劳动教养、家庭教会、强制拆迁等维权案件,而无法通过考核登记。未能通过年度考核的律师事务所包括:北京市安汇律师事务所、北京市舜和律师事务所;未能通过年度考核的律师包括:江天勇、李和平、黎雄兵。

•    非法推迟判决
8月,法院开庭审理两名四川地震维权活跃人士和江苏一名呼吁实行政治改革和多党选举人士的案件。但是,直至9月29日,法院却未对其中任何一个案件作出判决,违反了中国的《刑事诉讼法》第一百六十八条:“人民法院审理公诉案件,应当在受理后一个月以内宣判,至迟不得超过一个半月。”这些案件是:

黄琦:因积极参与四川地震救灾工作并帮助失去子女的家长讨还公道於2008年6月被拘留。他是天网人权事务中心的创办人,於2009年8月5日被以“非法持有国家机密罪”在成都市武侯区法院被秘密开庭审理。法院在未作任何解释的情况下宣布推迟宣判。开庭前,天网义工浦飞本准备出庭为黄琦作证,但遭4名国保人员从成都绑架后被警方拘留了2天。他於黄琦案庭审结束后获释。

谭作人:成都环保人士、作家,曾於2009年2月写了《512地震遇难学生调查》的建议,呼吁志愿工作者到四川去查清这些案件;2009年3月,他在网上发表了《公民独立调查报告》,这是他历时近3个月对倒塌校舍导致孩子死亡的家庭进行调查的结果。他於3月12日被拘留,8月12日四川省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对谭作人案开庭审理。开庭前,著名艺术家艾未未专程从北京前往成都,希望以谭作人的证人出庭作证,结果遭成都警方殴打,并被拘留了11个小时。法官未对推迟判决作出任何解释。

郭泉:南京异议人士,呼吁进行政治改革和多党选举,他也是多产的网络作者,於2008年11月被拘留,江苏省宿迁市中级人民法院於2009年8月7日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对其案开庭审理。8月17日,法院根据检方要求发出了《延期审理决定书》。

加强信息控制
从今年夏天以来,中国当局试图使用高科技和法律、法规等手段限制信息的自由流通。这些措施不仅使中国国内各行各业在获得信息方面受到严格限制,而且对西方媒体如实报道中国也产生威胁。

•    以高科技为手段控制信息:
“绿坝—花季护航”

2009年5月,中国政府下达了要求所有在中国生产和销售的电脑必须预装过滤软件“绿坝”的通知。这一指令立即引起了世界范围软件硬件生产商和中国网民的强烈反应。结果是,中国政府出面对这一指令进行澄清,表示仅学校、网吧和其他公共场所的电脑必须安装“绿坝—花季护航”过滤软件。

“蓝盾”

中国商业电讯2009年7月的新闻发布说,由上海安达通信息安全技术股份有限公司开发的过滤软件“蓝坝”,后改为“蓝盾”,其对内容的过滤能力超过“绿坝”20倍。9月11日,自由亚洲电台报道,许多互联网服务供应商被要求安装“蓝盾”过滤软件。服务供应商安装的最后期限是9月13日。到目前为止,政府还没有公开下达安装“蓝盾”的通知。

在新疆,严厉控制上网

2009年7月初新疆发生民族暴力事件后,中国政府还关闭了新疆的互联网服务。9月27日,新疆地方政府通过了《自治区信息化促进条例》,禁止利用互联网从事煽动民族分裂或破坏社会稳定。这一规定还要求互联网服务供应商和网络管理者监督他们的用户并报告任何违犯案例。

•    以法律、法规为手段控制信息:
《 保守国家秘密法(修订草案)》
2009年6月22日,第十一届全国人大常务委员会第九次会议初次审议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保守国家秘密法》(修订草案)。尽管修订草案经过了审议,但人大还未通过。2009年6月27日,全国人大发表了《国家保密法》修订草案向公众征求意见。

中国的国家保密制度—以《保守国家秘密法》为其核心—也许是中国政府控制信息流通渠道和惩罚散布未经政府批准言论的最强大工具。从修订草案中对拟议中的修改做出的解释可以看出,所谓修订其实就是要解决自1988年《保守国家秘密法》实行以来高科技快速发展带来的问题,并在数码时代对所谓涉密信息施加更为广泛、细密、严厉的控制。

随着中国同世界的接触越来越多,其打压中国民众和民间社会的后果会继续扩大,会继续超越中国国界。未来对中国人权更大的保障,取决於中国政府遵守国际人权义务以及国际社会有能力不让中国的经济和政治势力及其日益增长的“软实力”模糊其打压人权的后果。

 


1实力的炫耀无法掩盖极度的不安全感
  柳斌杰:“中国传媒要有世界地位,必须要形成三五个世界一流的传媒集团,能够跨地区跨媒体跨国发展,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按行政级次配置出版资源,谁也大不了、强不了。你想要在一个省一个市一个县这样的区域内做大,根本不可能,因为它的资源和市场就那么多,没有发展余地。必须要把它从行政壁垒中解放出来,成为一个公众的社会传媒集团公司,在统一开放、竞争有序的市场中参与市场竞争。现在跨国传媒集团多在几十个国家办报刊、办出版、办电视,一个集团办上千种报刊,当然能左右国际舆论。我们也要向这个方向努力。中国必须要培养跟自己的实力和国际地位相称的大型媒体,要不然这么大个国家,没有舆论主导权,长期下去,中国在世界上也就是一个没有精神创造力和文化软实力的国家。我们有责任改变现实,开创未来。”见2008年11月14日《南方新闻网》:《柳斌杰:两年内将组建三个双百亿大传媒集团》(http://www.luckup.net/show.aspx?id=86730&cid=12)。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