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喝茶”宝典

2012年07月03日
茶壶。摄于2012年3月。照片来源:Kalense Kid

在没有民主自由的国度,“喝茶”是想成为一个真正公民的必经之路,“喝茶”通常指因为你的言论或你的公民行动被警察、国安约谈,其实多数时候是没有茶喝的,甚至连白开水都没有。战胜“喝茶”恐惧,学会跟专政机器打交道我觉得很有必要,我也是从起初的“喝茶”恐惧到经历到后来习以为常的。当然这个“喝茶宝典”只是我个人的一些看法,只是把经验与各位即将被“喝茶”的人一起分享,情况会因为自身和所处的环境不同而异。

“喝茶”通常是面对公安局国保(国内安全保卫)和安全局国安两类人,如果和外国有关联,才会被国安“喝茶”,国保负责国内的事。国保一般都在台面上,国安比较低调和不常露面。因为是人,所以他们也分好几类,但他们都是执行专政机器任务的人,故主要可以分为3类:

(1)残暴型:这种人素质低,一般心理有问题,把权力当成施暴工具,没有人性,以迫害和施暴为乐,通过作恶和施暴以此来证明自己的权威和存在,从作恶施暴中得到快感和满足。

(2)明白型:知道自己所从事的是一种不光彩的工作,也清醒地明白这专政机器本质,也知这政权来日不多,所以不会主动施暴和主动作恶,把这工作当混饭,有任务就执行。

(3)机器型:被洗脑灌输很厉害,思维和专政机器一致,会把错误的东西当正确来做,认为自己在从事很光荣的工作。

“喝茶”通常是他们上门找你或让你去他们那里,一般是警告意味比较多,通过警告、制造恐惧、制造包袱让你退却和放弃争取公民权利,他们也会对你上政治课,灌输他们认为正确的观点,比如:“你自己生活好了,去管那些事情干嘛?”“现在国家一直在进步,你也要相信政府和党。在改革进程中会出现这样那样的问题,很正常,相信党能解决。”“某某人是敌对分子,是坏人,你要警惕,不要和他交往。”“某某事件背后水很深,有外来势力参与,你要注意不要被利用。”“你如果再不听话,下次我们就不客气了。”“你要为家人多考虑着想”等等。“喝茶”有时会做笔录,调查某一件事的来龙去脉,有时还要求写保证书。

位于尧北路的南宁市公安局上尧派出所。摄于2010年9月。照片来源:marco bono

以上是“喝茶”要面对的人的类型和“喝茶”的主要内容,下面我谈谈“喝茶”要注意哪些东西。

既然你无法摆脱专政机器,只能选择与狼共舞,所以“喝茶”有时也需要智慧和做好准备。成为真正公民前,在“喝茶”前你要做好以下3点:

(1)确认你所做的事情是你所能承担的、是否做好了准备,比如被骚扰恐吓、被软禁、被“喝茶”、被劳教甚至被判刑。

(2)你在做那些公民权利争取时,一定要做到阳光、公开、正义。

(3)你是否做好了你如果失去自由后信息发布的渠道、律师帮助、家属和外界联系方式等等准备,因为很多时候“喝茶”完就被带走关起来。

“喝茶”中要注意的事项:

(1)不卑不亢,不要显示出你恐惧害怕心态,面对暴力或侮辱,尽量不要上当被激怒。

(2)问你事情的时候,只说你自己的部分,别人的尽量不要去说,尽量装糊涂。“记不清”、“忘记了”、“不了解”、“搞不懂”都是最好的托词。

(3)告诉他们,自己所从事的事情是光明磊落、阳光的,是正义的,自己也做好了各种准备。

(4)尽量不要和他们个人结下个人恩怨,明白告诉他,如果你决定要做,自己会承担后果,也请他们个人不要把公事变私仇,有些契约精神还是需要的。

(5)尽量不要去侮辱他们人格,尽量不要对立,尽量不要在网上去羞辱和你打交道的人,除非他们羞辱了你。

(6)如果个人结下私仇,建议去私下了解调查他,原始血亲正义复仇我个人不反对,这你懂得。

(7)千万不要相信他们的话,更不要试图去说服他们。千万不要相信他们有什么事做不出来。

(8)写不写保证书,根据你自己的情况而定,有时为了结束无谓的纠缠,可以写。保证书一般是他们拿去交差用,你在被胁迫情况下所写的保证书,不对你有约束作用,没有必要去遵守。

(9)介入公共事务,最好是异地介入,避免地方利益引起的不必要麻烦。

(10)他们有时会找你单位、家人、朋友,制造压力,让你有包袱,对这类包袱处理是最难的,也是必须面对的,所以你尽量让你身边的人知道你在做什么,让他们知道你在从事阳光正义的事情,而不是见不得人的事情。得到他们支持是很难的,但要争取他们的理解和尊重,这样可以减轻压力,减少误会。

成为公民的道路上,你不是在“喝茶”,就是即将要去“喝茶”的路上,每个人都不怕“喝茶”了,都把“喝茶”当成一种荣光,这社会就进步了。

 

吴淦,网名:超级低俗屠夫,福建厦门人,1973年出生,曾当过兵,在机场上过班,09年开始,曾介入邓玉娇杀人案,介入昆明小学生被诬陷卖淫案,和其他网友一起介入福建三网友被诬陷案,介入钱云会死亡案,还有其它案子,关注社会公共事件,关注良心犯,参与各种网络行动。

 

本文首发于《中国人权双周刊》第77期   2012年5月3日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