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当艾未未的债主”

2012年11月26日

2011年11月,当中国税务当局以“偷税漏税”为由处罚艺术家兼活跃人士艾未未时,许多中国人认为这一指控是赤裸裸地企图封住他的口——近年来,艾未未作为社会和政治批评人士,带头做了许多事情,广受欢迎。

因此,毫不令人惊讶的是,全国各地每天都有中国人站出来为艾未未辩护,捐钱给他,用以偿付政府对其公司征收的巨额罚款。

艾未未是在2008年四川地震后越过从艺术到政治这条线的。当时数千儿童因所在校舍倒塌而丧命,显然是因为劣质的、被称为 “豆腐渣”的建筑。虽然政府对此置之不理,警方拒绝公布受害者人数和姓名,但是艾未未派出志愿者,挨家挨户搜集了一份名单。后来,他在自己的推特上列出了5,196个罹难儿童的名字。这些名字现在贴在他北京画室的墙上。

艾未未现在的创作显然受到四川地震的影响。2009年,他用9000个小孩的背包在慕尼黑“艺术之家”博物馆的外墙上以中文拼出了一位受害者妈妈说过的话——“她曾在这个世上度过了快乐的七年”。华盛顿特区的赫希洪博物馆今年举办了艾未未作品在美国的首次重要展出,不过中国政府拒绝批准他离境来美出席这一活动。一进入展厅,就可以看到在迎面的墙上覆盖着5,196 名地震遇难儿童的名字。另一件作品就是大声朗读这些名字的录音。展览还包括从地震灾区搜集的钢筋,其中有些钢筋是复制品,模仿原物被扭曲的形状,而其它的则是被费力拉直了的。

香港居民支持艾未未。摄于2011年4月17日,香港。照片来源:laihiu

2011年4月3日,艾未未在北京首都机场准备登机前往香港时被当局逮捕,之后被关押了81天。在他被关押4天后,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说,艾未未涉嫌经济犯罪。但是,艾未未的支持者都明白,事实上他是由于政治原因被逮捕的。

从一开始,国际社会对这位世界著名艺术家案件的关注程度,就是其他批评中国政府的异议人士很少得到过的。外国媒体纷纷报道这位中国最著名艺术家被逮捕的消息。4月24日,香港2,000名艺术家和市民抗议关押艾未未,呼吁释放他。世界各地的知名艺术家们也签署请愿书,敦促释放他。

中国政府指控艾未未的案件存在许多漏洞。发课文化有限公司并不是以艾未未的名字而是以他妻子路青的名字注册的。中国当局拒绝提供指控他偷漏税的证据,他的财务账本被搜走,他的经理和会计师被禁止与他见面。当局开庭审理艾未未的上诉案时,禁止他出庭。

2011年11月1日,税务当局指控发课公司偷漏税,罚款1500万人民币(相当于238万美元),而且必须在15天内缴纳。消息一经传出,中国各地的民众开始汇款给艾未未,帮助他缴纳他得以上诉所必须缴纳的845万元(相当于134万美元)。对民众的支持,艾未未深为感动。11月4日,他采取攻势,在网上发起了“成为艾未未债主”活动,公布自己的银行帐号,供民众成为他的债主。

今年夏天,艾未未在一次采访中告诉我:“一个星期内,我们收到了网上3万年轻人寄来的900多万元。”他说,“这是在中国从来没有发生过的奇迹,就像一个社会运动。”

汇款途径包括银行、邮局、中国版的PayPal——支付宝,以及其它非传统金融渠道。

“许多人把钱折成纸飞机,从墙外飞进院子里。早晨,我们发现地上有很多钱”,他说得兴致勃勃,“简直令人无法相信。”

有些人把钱搓成团或用钱裹着水果,从艾未未在北京郊区画室的墙外扔进来。还有人把钱扔进了艾家猫食盆子里。艾未未公司的工作人员发现猫在玩一些东西,觉得很奇怪,最后发现是头天晚上隔墙扔进来的钱。

艾未未说,许多捐款者是30岁左右的中国年轻人。引用一位志愿者刘艳萍的话说,许多捐款者还附了表示支持的留言,如“兄弟,让我当你的债主。”

许多附在捐款里的留言包括了隐蔽的政治内容。

路透社的报道描述了一位捐款者写给艾未未的话:“别着急,我会等自由来临,到时候你用新的货币还我”,暗示这是不同于现在流通的印着前中共主席毛泽东图像的钞票。

还有一位支持者捐了289.64元——让人联想起1989年6月4日在北京天安门广场的镇压。

艾未未描述这次捐款行动是中国民众——他们无权在选举中投票——在用他们的钱来投票。

官办的《环球时报》对艾未未获得如此广泛的民众支持感到十分意外,撰文说应该指控这位艺术家接受捐款缴纳罚款是“非法集资”。这家报纸还说,捐款的人仅代表了中国人口中非常小的一部分。当局的审查机器随即开始在互联网上禁止任何与艾未未有关的字样出现,包括:艾未未、艾债主、艾借款,甚至“捐款”。

2011年11月16日,艾未未用筹集的资金支付了纳税担保金。在法庭审理他的上诉案时,当局禁止他出庭。当然,他的上诉失败了。2012年9月下旬,当局表示,吊销发课公司的营业执照,理由是发课公司没有遵守年度登记规定。艾未未说,发课公司所有的文件和营业印章在他去年被拘留期间全被警察没收了,导致公司无法登记。

发课公司被吊销营业执照或许有积极的一面,那就是这可能意味着发课公司将不再需要缴纳罚款余额。对此,艾未未的推测是:当局罚款引起全国范围对他的支持后,官方很尴尬,如果继续对他罚款,担心对他的支持和声援运动会再次爆发、传播得更广泛。

慕亦仁,美国自由撰稿人。自1985年以来一直报道关于中国大陆、台湾和香港的消息。他曾任职于《新闻周刊》、《远东经济评论》和《南华早报》,自1994年以来一直居住在北京。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