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什邡 ——环境安全不可突破的底线

2012年11月30日

四川古镇什邡的官员绝对想不到他们的开工典礼竟然导致了如此坏的恶果。但是,既然他们当初认为没必要让老百姓知道这一计划、没必要就此展开公开讨论就悄悄批准了这个价值16亿美元的钼铜多金属加工项目,那就只能责怪他们自己了。

2012年6月29日,一些当地村民偶然撞见一个庆祝仪式,整个事情在那一天急转直下。好奇的市民被骚动吸引,试图挤到更近的地方以便看得更清楚,但他们被特警阻挡。不过人们不必走得太近,就赫然可见高处悬挂的“四川宏达”的名号和“开工典礼”的白色大字,以及下面坐着的长排笑容满面的政府高官和企业高管。

地方官员后来称,这家由四川宏达兴建的工厂,将给这个城市衰弱的经济注入强心剂,创造新的就业机会,有助于这个因2008年四川地震而遭受严重损失的城市尽快恢复元气。四川宏达是在上海股票交易所上市的中国最大的锌锭及化学品生产商之一。但是,村民不相信。他们担心这家冶炼厂可能会给全镇43万人民带来潜在的污染和对健康的威胁。

有关环境污染的消息和对此产生的恐惧,迅速在全市各社区扩散。6月30日,有少数市民聚集到市政府,要求停建这一项目。7月1日,数千人走上街头,来到市政府前面,人群与警察和特警发生面对面的冲突,并演变成时有暴力行为发生的长达3天的抗议活动。

7月2日,什邡市委市政府官方网站“什邡之窗”刊登了一篇标题为《冷静,是我们幸福的需要》的公开信,把抗议事件指责为“别有用心的人包藏祸心、捕风捉影地宣传该项目,鼓动不明真相的学生集访中共什邡市委,引来群众围观”,并称“不要迷信纸老虎,他们心狠手辣只会输送动乱”。

村民们很清楚他们必须把消息传播到外界去,而这正是事件向着有趣方向发展的转折点。熟悉互联网的中学生,即“90后”一代人,加入到抗议的行列中,他们运用多年来在与朋友的聊天中磨砺出来的技能来传播抗议的消息。

“我们在互联网上开辟了几个聊天室,从一开始就呼吁更多学生来参加”,16岁的学生高阳(音)告诉官办的《环球时报》;他和他的同班同学参加了抗议活动。

这些学生并没有仅限于使用互联网,他们也用了传统的抗议活动方式。他们发传单、制作抗议标语和体恤衫。7月1日晚,数百名“90后”学生聚集在市政府大楼前示威。第二天,学校威胁要开除参加抗议活动的学生,他们并未被吓住。相反,数百名学生和他们的家长一起再次参加抗议。抗议者说,在什邡约有20人被警方拘留,其中多数为学生。市民们得知有学生被拘留后,数千人来到市政府外列阵抗议,要求释放被拘学生。

博客上有一张照片,上面是街上的一张大标语,写着:“我们可以牺牲,我们是90后!”

中国一些很有名气的作家和博主也加入声援活动,使什邡抗议活动得到了意想不到的推动,其中包括大名鼎鼎的韩寒,他的粉丝比世界上任何其他博主的都多,还有犀利的评论家李承鹏和法律学者萧瀚,他们尖锐的文章吸引了更多人的注意力。

这些年轻学生干得非常漂亮。尽管当局竭力删贴,到7月3日,什邡抗议活动在网民最多的中国推特——新浪微博上,已经成为被搜索最多的名词。在互联网上对那一天的搜索,可以看到很多照片,有被催泪弹烟雾笼罩的愤怒人群,有市民跪求特警撤离,还有挥舞警棍的警察在街上驱赶抗议者,以及男人、女人甚至小孩流血的场面。有一张照片是一名年轻警察对着一名外国摄影记者伸出中指,表示轻蔑的样子。

在人们环保意识不断提高的当下,这些震撼人心的照片、视频、报道触动了中国各地民众同情的心弦。各地网民立即转贴这起事件的各种消息,加上他们自己的支持性评论。外国记者马上赶到这个小镇,有关什邡抗议活动的新闻传遍全世界。

与最近发生的其它事件不同,不知什么原因,政府的审查机构并没有删除这些帖子、照片和视频。有专家猜测,可能是政府有意让市民以某种方式出出气。他们所做的确实就是这样。

结果当局犯了一个策略性的错误。根据“中国传媒研究计划”的数据,7月1日至4日,新浪微博上有大约525万个帖子中包含“什邡”这个词,其中有图像的有40万个,有视频的有近1万个。搜索一年前的同一时期,“中国传媒研究计划”发现新浪微博上只有300个帖子中含有“什邡”这个词。

在全世界对什邡的关注下,四面楚歌的政府作出了让步。7月3日下午,举行开工典礼后仅4天,什邡政府在其官方微博上贴出了一则告示。

什邡市委书记李成金说:“停止该项目建设,什邡今后不再建设这个项目。”

他表示,这一决定是对公众的关切作出的回应。2012年10月,李被免去什邡市委书记职务。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