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丁子霖

这些年来,每逢农历清明或“六四”周年,我的脑海里总是萦绕着三个人的名字:一个是我的小学同学、青年钢琴家顾圣婴,一个是我中学和大学时代的校友林昭,第三个就是我的儿子蒋捷连。 他(她)们不是同代人,却死于同一个时代——廿世纪后半叶。顾圣婴是在一九六六年“文革”之初,因不堪受辱而自杀身亡的;林昭一九六八年被中共当局枪杀于上海龙华机场;而我的儿子蒋捷连则被害于一九八九年的“六四”惨案。 “文革”结束,顾圣婴和林昭先后由上海音乐学院和中国人民大学“平反昭雪”,而导致她们从这个地球上消失的那些人,却似乎并没有受到过任何追究;至于我的儿子蒋捷连,虽然离开这个世界也已有十二个年头,但至今沉冤未了,...
从今日起,我们将陆续献给读者的这批“六四”难属《探访纪实》,是一篇篇血和泪凝成的文字。这是在目前大陆的现实环境下,天安门母亲群体能够献给逝去亲人的最好纪念。 在去年“六四”二十四周年过后不久,在京的一些难友聚在一起,心里沉甸甸的,都在想着同一个问题:时间一年一年过去,我们费尽了心力,既不能为死难亲人讨回公道,更不能挽留住那些在以往岁月里共同抗争、而今已年迈多病的难友的生命脚步。她(他)们一个又一个相继离去,这给我们活着的难友留下了无尽的哀思和悲愤。 眼看“六四”二十五周年快要来临了,我们该为逝去的人们做些什么呢?又怎样来纪念这些死难者的亡灵呢? 在过去的二十多年里,我们与外地的难友只是靠写信...
六四25周年即将到来之际,天安门母亲群体授权 中国人权 发表致“两会”公开信。全文如下: 天安门母亲:你们不提 “ 六四 ” ,你们流失了什么? 流失了道义,流失了良知 —— 致十二届全国人大全国政协的公开信 尊敬的全国人大代表: 尊敬的全国政协委员: 一年一度的全国人大和全国政协又要召开大会了,今年正好遇上“六四”大屠杀二十五周年。我们作为“六四”惨案的死难者亲属——天安门母亲,将打起精神,拭目以待,看看这一届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将有何作为,能否弥补以往的错失,果断地把“六四”问题提到大会讨论;能不能作出决定并不要紧,大家议论纷纷就是一个进步。 在以往的二十四年中,我们天安门母亲栉风沐雨,...
从悲愤的母亲到人权活动家,丁子霖在此说明她蒐集六四受难者的见证不仅是平复创痛,更是为了唤醒国人。 “对於一个人来说,生意味着欢乐、光明;死意味着恐怖、黑暗。然而,在人类价值的天平上,生与死是等量的;不懂得死之重,其生也必轻。”  ── 蒋培坤 一 今年是“六四”惨案十周年,又是中共“建国”五十周年。然而,面对这两个周年,却让我想到了死亡。 从 1949 年中国共产党在大陆掌握政权到现在,已经半个世纪过去了。时逢“五十大庆”,要庆祝的事自然很多,但有些事我想不会被列入官方的“庆祝”清单。 这五十年中,第一个十年里共产党发动了“镇反”和“肃反”,接着是“反右”;之后在 50 和 60 年代之交,...
蒋捷连 ,男,1972 年 6 月 2 日出生於北京,遇难时刚满 17 岁;生前为中国人民大学附属中学高二四班学生;89 年 6 月 3 日晚 11 点 10 分左右,於木樨地复外大街北侧 29 楼前长花坛后遇难,后背左侧中弹穿胸而过,击中心脏;骨灰一直安置在家中灵堂内。 89 年 4 月,由胡耀邦逝世引发的北京学运一开始,蒋捷连就十分关切。他常常利用课余时间往来於人大、北大看大字报,听大学生讲演。4 月 19 日,北京各高校大学生就要求重新评价胡耀邦功过、参加追悼大会等问题,聚集在新华门前静坐请愿,与前来弹压的军警发生冲突。蒋捷连作为一个中学生参加了这次请愿活动。此后又多次参加运动。5 月...
受“天安门母亲”群体发言人丁子霖委托, 中国人权 发表丁子霖的 《致柴玲——一封迟复的公开信》 。
时不我待,继续拖延“六四”问题的解决将是对我中华民族子孙后代的犯罪 ——致十一届四次全国人大和全国政协的公开信 1989年的“六四”大屠杀已临近第二十二个年头。在这漫长的岁月里,作为国家最高权力机构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对89年的那场大屠杀不讨论、不审议,始终没有改变当年邓小平做出的结论。据不久前披露的《李鹏日记》,邓小平於1989年5月17日在他家里召开中央常委会上说过这样的话: “措施不坚决不行,不迅速不行。我想的办法是戒严,只有这个办法才能够在较短时间内使动乱平定下来。……实行戒严如果是个错误,我首先负责,不用他们打倒,我自己倒下来。……将来写历史,错了写在我账上。已经不能考虑别的办法了,...
“天安门母亲”声明: 必须让“六四”成为大陆媒体和互联网的公共话题 自从1995年以来“天安门母亲”每年都公开致函历届“两会”,提出自己的诉求。然而,令人遗憾的是,15年来,“两会”代表及其常设机构对於我们的诉求未曾有过片言只语的回复,更遑论有任何一位代表与我们群体中的任何成员进行直接或间接的接触。代表们对於受难同胞的这种态度实令人齿冷心寒。因此,我们在本届人大、政协会议召开之际,特发表如下声明: 在大陆的媒体和互联网上,“六四”至今仍被列为禁区;按照国际通行的言论自由、信息开放的原则,“六四”理应成为大陆媒体和互联网的公共话题。
尊敬的十一届二次会议全国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 今年,是“六四”大屠杀20年。 上一个世纪的1989年6月4日,中国当局发动了一场对首都和平示威者及和平居民的大屠杀,严重违背了本国的宪法,违背了一个主权国家所应承担的保护人类的国际义务,由对人权和公民权的一贯侮蔑发展为反人道的暴行。 在已经过去的漫长岁月里,政府当局刻意淡化“六四”,不准国人谈论“六四”,禁止媒体涉足“六四”。中国犹如一间密不通风的“铁屋子”,把民间所有关於“六四”的呼声,把“六四”受难亲属和伤残者的一切哀号,一切哭诉、一切呻吟都挡在了“铁屋子”以外。今天,你们作为“两会”代表、委员,庄严地坐在大会堂里,能听到来自“六四”...
尊敬的奥巴马总统: 我是一个中国知识分子,一个在二十年前北京“六四”大屠杀中痛失爱子的母亲。 首先,我祝贺您荣获本年度诺贝尔和平奖,并预祝您在未来的岁月里能为维护世界和平、推动人类进步,以及践行美国立国之本作出杰出的贡献。 在您即将於十一月中旬访华前夕,我冒昧地给您写这封信,请求您在此次访华期间运用您的政治智慧和影响力,营救目前身陷囹圄的中国大陆自由知识分子刘晓波博士。 据我所知,世界上一些民主国家和地区的正义之士、议会人士,都先后以不同方式、通过不同途径要求中国政府释放刘晓波博士;尤其是在10月1日中共建政60周年当天,美国众议院以410票的绝对多数票通过了要求释放刘晓波博士的决议案。在此...

页面

订阅 丁子霖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