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胡平

习近平在坚持一党专制的前提下展开反腐运动,注定只是选择性的反腐。习近平反腐,一方面固然是对过分泛滥的腐败略加约束,另一方面更是假借反腐这件无往而不利的杀器清除异己,强化个人权力。
红卫兵的造反,是响应伟大领袖的号召,坚决贯彻最高指示,因此后来有人把这种造反称为“奉旨造反”。“奉旨造反”一语很传神,但又自相矛盾。
纳粹法西斯和共产党在夺权成功后整死的人数,要远远超过它们在夺权过程中所整死的人数。所以有人指出:凯撒、成吉思汗和拿破仑是为了征服而屠戮,而希特勒、斯大林,还有毛泽东、波尔布特,却是为了屠戮而征服。
香港的民主化是在大陆依旧一党专制这一给定的约束条件下进行的,单凭港人之力无法将之改变,那么在现阶段我们要做的就是,如何在给定的约束条件之下,把香港的民主不断地朝前一步一步推进。当大陆依旧一党专制,香港不可能单兵独进而获得完全的民主,但是我们至少可以争取让民主多一点再多一点。
恐怖主义之所以能对我们造成危害,不是因为它有多大的实力,而是因为它总是躲在暗处,采取偷袭的方式,并且针对没有武器、缺少防备的平民。这也就注定了恐怖主义不可能真正做大,因为它一旦冒出水面,就可能招来毁灭性打击。相比之下,极权主义才是自由的大敌,因为极权主义可能做大。在911过去十五年后的今天,人们对这一点的体认应该比以往更清晰。
7月23日,中新社自纽约发出报道,世界著名风险评估公司梅波克洛夫公司(Maplecroft)23日发布的数据显示,全球与恐怖袭击有关的平民死亡数量正在大幅上升。最近一年,全球超过1.8万人因恐怖主义行为遇难。报道显示,中国的恐怖袭击正在上升,在全球197个国家和地区中排在第32位,为“中等风险”,其中许多恐怖袭击将交通枢纽作为袭击目标。报告称,今年中国有76人死于恐怖袭击,而2013年前6个月为16人。 这份报告表明,中国的恐怖主义已经引起国际社会的关注。 如今,无论什么事在中国,就会带上中国特色。恐怖主义也不例外。那么,中国特色的恐怖主义到底有哪些特色呢? 依据中共官方的文件、讲话和报道,...
动荡历史中的人生之路 “你的人生经历对你人生观的形成、人生道路的选择以及对中国未来的展望起了什么作用?”这是我们最近向不同世代的中国人提出的问题。我们想了解现代中国重大历史事件对个人人生的影响。换句话说,他们每一个人是如何度过动荡的历史年代。 我们收到的答复,汇集成本期精彩的内容。他们讲述了各自的人生经历,他们的人生故事浓缩了厚重的历史。 本期撰稿人中最年长的生于1947年,最小的生于1990年。我们大体上把他们分成两组:一是那些“ 生在红旗下 ”、经历过文革和1989年的民主运动的作者;二是那些出生在经济改革和充斥着社会冲突和思想矛盾时代的“ 新世代 ”。 第一部分:生在红旗下 在第一组中...
对我影响最大的事件莫过于文革——这一来是因为文革本来就是件大事,二来是因为年龄:1966年,我19岁,正在成都上高中。 我是高中66届。后来,人们把高中66届、67届、68届以及初中的这三届统称为“老三届”。老三届之所以成为一个社会学的专有名词,老三届之所以成为相互认同感最强的一代,那是因为他们有着一段特殊而又漫长的共同经历:先是在学校参加了两年半的文革--因此他们被称为红卫兵一代,然后又都被下放到农村--因此他们又被称为知青一代。老三届“生在新社会,长在红旗下”,原本是共产党一手塑造的产物,可是,文化革命的风云变幻和农村生活的沉重艰辛,迫使他们思考与怀疑,其中一些人萌生出反叛意识,...
过去30年来,中国凭借其不断提升的经济与政治实力而崛起,并且雄心勃勃地推行软实力战略,加之越来越多的中国人走出国门——所有这一切,使得中国在世界上的影响力急剧扩大。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的廉价商品和巨额投资几乎遍布全球每一个角落。除了国际商贸外,中国和世界上许多国家在许多领域有着广泛的双边和多边合作,如安全、军事、科技、文化和学术交流等。除了在2001年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外,中国还批准了几乎所有主要的国际人权条约,并在这一领域中日趋活跃,试图影响国际人权的实施和政策辩论。 许多发展中国家因受惠于中国广泛的发展及援助项目而信奉所谓“中国模式”的发展道路——即开放经济、管控政治。但是,...
王丹等“六四”流亡人士日前写公开信给中国政府,要求当局恢复他们被剥夺的回国权利,允许他们回国看看。他们愿意本着公开、诚意的原则,与政府有关部门进行对话,讨论解决问题的具体办法。以下是公开信全文。

页面

订阅 胡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