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胡平

红卫兵的造反,是响应伟大领袖的号召,坚决贯彻最高指示,因此后来有人把这种造反称为“奉旨造反”。“奉旨造反”一语很传神,但又自相矛盾。
纳粹法西斯和共产党在夺权成功后整死的人数,要远远超过它们在夺权过程中所整死的人数。所以有人指出:凯撒、成吉思汗和拿破仑是为了征服而屠戮,而希特勒、斯大林,还有毛泽东、波尔布特,却是为了屠戮而征服。
香港的民主化是在大陆依旧一党专制这一给定的约束条件下进行的,单凭港人之力无法将之改变,那么在现阶段我们要做的就是,如何在给定的约束条件之下,把香港的民主不断地朝前一步一步推进。当大陆依旧一党专制,香港不可能单兵独进而获得完全的民主,但是我们至少可以争取让民主多一点再多一点。
恐怖主义之所以能对我们造成危害,不是因为它有多大的实力,而是因为它总是躲在暗处,采取偷袭的方式,并且针对没有武器、缺少防备的平民。这也就注定了恐怖主义不可能真正做大,因为它一旦冒出水面,就可能招来毁灭性打击。相比之下,极权主义才是自由的大敌,因为极权主义可能做大。在911过去十五年后的今天,人们对这一点的体认应该比以往更清晰。
7月23日,中新社自纽约发出报道,世界著名风险评估公司梅波克洛夫公司(Maplecroft)23日发布的数据显示,全球与恐怖袭击有关的平民死亡数量正在大幅上升。最近一年,全球超过1.8万人因恐怖主义行为遇难。报道显示,中国的恐怖袭击正在上升,在全球197个国家和地区中排在第32位,为“中等风险”,其中许多恐怖袭击将交通枢纽作为袭击目标。报告称,今年中国有76人死于恐怖袭击,而2013年前6个月为16人。 这份报告表明,中国的恐怖主义已经引起国际社会的关注。 如今,无论什么事在中国,就会带上中国特色。恐怖主义也不例外。那么,中国特色的恐怖主义到底有哪些特色呢? 依据中共官方的文件、讲话和报道,...
动荡历史中的人生之路 “你的人生经历对你人生观的形成、人生道路的选择以及对中国未来的展望起了什么作用?”这是我们最近向不同世代的中国人提出的问题。我们想了解现代中国重大历史事件对个人人生的影响。换句话说,他们每一个人是如何度过动荡的历史年代。 我们收到的答复,汇集成本期精彩的内容。他们讲述了各自的人生经历,他们的人生故事浓缩了厚重的历史。 本期撰稿人中最年长的生于1947年,最小的生于1990年。我们大体上把他们分成两组:一是那些“ 生在红旗下 ”、经历过文革和1989年的民主运动的作者;二是那些出生在经济改革和充斥着社会冲突和思想矛盾时代的“ 新世代 ”。 第一部分:生在红旗下 在第一组中...
对我影响最大的事件莫过于文革——这一来是因为文革本来就是件大事,二来是因为年龄:1966年,我19岁,正在成都上高中。 我是高中66届。后来,人们把高中66届、67届、68届以及初中的这三届统称为“老三届”。老三届之所以成为一个社会学的专有名词,老三届之所以成为相互认同感最强的一代,那是因为他们有着一段特殊而又漫长的共同经历:先是在学校参加了两年半的文革--因此他们被称为红卫兵一代,然后又都被下放到农村--因此他们又被称为知青一代。老三届“生在新社会,长在红旗下”,原本是共产党一手塑造的产物,可是,文化革命的风云变幻和农村生活的沉重艰辛,迫使他们思考与怀疑,其中一些人萌生出反叛意识,...
过去30年来,中国凭借其不断提升的经济与政治实力而崛起,并且雄心勃勃地推行软实力战略,加之越来越多的中国人走出国门——所有这一切,使得中国在世界上的影响力急剧扩大。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的廉价商品和巨额投资几乎遍布全球每一个角落。除了国际商贸外,中国和世界上许多国家在许多领域有着广泛的双边和多边合作,如安全、军事、科技、文化和学术交流等。除了在2001年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外,中国还批准了几乎所有主要的国际人权条约,并在这一领域中日趋活跃,试图影响国际人权的实施和政策辩论。 许多发展中国家因受惠于中国广泛的发展及援助项目而信奉所谓“中国模式”的发展道路——即开放经济、管控政治。但是,...
王丹等“六四”流亡人士日前写公开信给中国政府,要求当局恢复他们被剥夺的回国权利,允许他们回国看看。他们愿意本着公开、诚意的原则,与政府有关部门进行对话,讨论解决问题的具体办法。以下是公开信全文。
《 刘晓波文集 》,刘晓波着 刘霞、胡平、廖天琪选编 (2010年12月10日) 中文精装,296页 新世纪出版及传媒有限公司国际标准书号:978-988-19430-4-0 摘自《导言》: 为了便於一般读者领略刘晓波思想之精要,独立中文笔会的几位同仁商议,决定选编一部刘晓波文集。

页面

订阅 胡平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