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谢阳

“709”被捕律师谢阳的辩护律师刘正清到长沙市第二看守所办理会见谢阳手续,被告知“48小时内答复你”;而48小时过去了,看守所不但没有安排刘律师会见谢阳,也没有收到该所所长“48小时内答复”的承诺。谢阳于2015年7月11日凌晨被抓;2016年11月21日首次见律师,12月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扰乱法庭秩序”两项罪名起诉。 关于这三天到长沙会见谢阳情况通报 鉴于多位关心谢阳的朋友给我来电询问会见谢阳的情况,因不能一一作答,为此在关注谢阳的朋友群里一并告知: 我于2017年2月27日到达长沙,2017年2月28日上午10:06进长沙市第二看守所办理会见谢阳手续——此情况,...
陈建刚律师在这段30多分钟的视频中,讲述了他几次会见谢阳及制作《 会见谢阳笔录 》的过程,称对笔录的每个字都承担责任。他严厉谴责《环球时报》、中央电视台等官方媒体所谓谢阳遭酷刑是为迎合西方凭空捏造的无耻报道,并要求检察院、中央电视台等有关部门拿出证据与他公开对质。陈建刚律师说,留下这段视频,是请大家记得,如果将来哪天他失去自由、对外说笔录是假造的,那一定是他像谢阳那样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或被拿家人、儿女相威胁,否则他不会屈服。
非常感谢您一直关注中国的人权状况,尤其是发生在2015年7月,持续到今天的中国709大案。此案以大批律师被强迫失踪开始,以剥夺被逮捕律师和公民合法辩护权和被逼自证其罪为特点,历经一年七个月,至今仍有四位律师(谢阳,江天勇,王全璋,李和平)一位公民(吴淦)被关押。尤其最近又爆出来这五位在押人士受酷刑的消息。
陈建刚律师1月18日在网上公布了他和刘正清律师会见“709”大逮捕中被捕的谢阳律师的会见笔录。这份逾17,000字的笔录,披露了谢阳在被拘押期间遭受的惨无人道的酷刑,包括被长时间剥夺睡眠、扇耳光、殴打、禁止喝水、坐吊吊椅致伤腿几近残废等,揭露了湖南长沙两级国保、长沙第二看守所警察、长沙市检察院检察官等办案人员以违法手段办案的令人发指的罪行。谢阳于2015年7月11日凌晨被抓;2016年11月21日首次见律师,12月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扰乱法庭秩序”两项罪名起诉。 会见谢阳笔录 陈建刚律师 时间:2017年01月04日15:08:56开始; 地点:长沙第二看守所西二会见室;...
在当局2015年“709”大抓捕行动中被捕并一直被羁押的湖南长沙维权律师谢阳,到2016年11月才获准会见律师。2017年1月4日,其代理律师刘正清拿到了起诉书。起诉书认为,谢阳煽动他人颠覆国家政权、推翻社会主义制度,罪行重大;又聚众哄闹、冲击法庭,严重扰乱法庭秩序,要求法院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扰乱法庭秩序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刘正清律师讲述了他介入谢阳案成为谢阳的法律代理人及会见谢阳的经过。谢阳告知律师其在监视居住期间的一些情况及进入审查起诉阶段后检察院每天有六七个检察官轮番陪他“聊天”的情况,并嘱律师代他向关心他的朋友及社会公众表达他的心声和谢意。 谢阳案( 709系列案之一)情况通报 刘正清律师 (因近日很困未及时通报,特致歉!) 2016年12月6日上午9:10我到长沙市第二看守所办理会见谢阳手续,手续交值班人后,值班人一听说是会见谢阳便说要请示领导,并将我的律师证交领导审查,只一味地说要我等一等。结果我耐心等到下班仍无答复。12:10左右一干警说副所长要找我谈,并带我到二楼办公室与该副所长见面谈。...
709案被关押的律师谢阳的妻子陈桂秋委托张重实、蔺其磊二位律师作为谢阳的辩护人,他们依法及时将委托手续分别递交到所有相关办案单位,但有关单位及人员却皆在恶意拖延履行法定职责,拒不安排律师会见谢阳,拒不安排律师阅卷。鉴于已确切知道谢阳遭遇了多次酷刑,鉴于709案天津等其它地方的被捕者亦遭到官方剥夺家属委托的律师会见等原因,陈桂秋发表致中国律师的声明,称绝不解聘张重实、蔺其磊二位律师;谢阳在失去自由、被长期剥夺会见律师、获得律师帮助权利的情况下“自己委托律师”的行为无效;官方代为指定律师、代为“好心”找律师的行为无效;任何其他中国律师不顾职业伦理、接受官方指定、安排强行做谢阳的“辩护人”是非法、...
“709”大抓捕中被抓捕并被关押至今的谢阳律师,其案被两次移送审查起诉,长沙市检察院办案检察官李治明连续17个工作日提审谢阳,违法阻碍律师会见和阅卷;长沙第二看守所配合检方行为,一直以检方提审为由阻碍律师会见。10月10日两位律师再去要求会见谢阳律师时,被告知谢阳的律师已经换了。他们要求出示书面文书,被拒绝。 “ 709”案谢阳律师被违法阻止律师会见和阅卷 律师张重实 :谢阳案两次移送审查起诉至今天,长沙市检察院办案检察官李治明连续17个工作日提审谢阳,违法阻碍律师会见和阅卷;长沙第二看守所配合检方行为,一直以检方提审为由阻碍律师会见。多日来都在工作日询问李治明提审安排情况,...
自从今年7月9号开始,我们的亲人被强迫失踪了。其中包括17名律师、律师助理及律所人员,还有6名维权人士。所有人的失踪几乎是照着一个版本进行的:从北京和天津带走人的号称“天津警方”,涉嫌的罪名清一色的“寻衅滋事”或仅仅就是“涉嫌刑事犯罪”,连个具体罪名都没给!而且接下来聘请律师的过程极其艰难,有的律师只要表示愿意代理,就有国保找上门禁止代理。

页面

订阅 谢阳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