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公民广场

公民广场是一个虚拟的网络“民主墙”,供国内民众张贴个人的遭遇、公开信、声明、案件陈述以及照片、法院文件和视频等,与人分享他们的故事。虽然大部分张贴内容是中文,但中国人权对每个张贴都提供了英文的标题和简要介绍;中国人权还将有些文章内容翻译成英文。

公民广场是2010 年春季推出的,它一直作为一个自由发表的平台,让访民、维权人士、律师和其他公民来揭露腐败和官员渎职,揭露从非法拘留到绑架和酷刑的侵权案例,发表公开声明,包括呼吁对官方的问责制和透明度,呼吁对强迫拆迁进行补偿等。

这个虚拟的“民主墙”的不断扩大充实,反映了中国公民维护其权利的强烈愿望和中国越来越多的公民行动。在公民广场上的张贴也帮助这些个人和群体得到国际媒体对他们案件的关注。

通过公民广场,记者、研究人员和一般公众能够对一些个案的细节了解得更多。

Items 51 - 100 of 815
《新京报》2020年1月16日报道了 河南三名农民因上访被判罪、上诉后二审维持原判 的消息,维权人士陆大春就案例所述当事人被以敲诈勒索罪为由逮捕、到中央巡视组驻地上访被指控为非正常上访提出质疑,要求党中央就此案成立专案组,就其涉及的当地村官腐败,其中一名上访人在看守所死亡,当地官员官官相护、对上访者强加罪名等问题进行调查,呼吁严惩损害被征地拆迁农民最基本生存权利的官员。 强烈呼吁党中央必须为河南四被征地上访农民成立专案组 陆大春 据新京报报道,河南四名失地农民因上访于2018年8月被刑拘,其中一人在看守所身亡,三人被控敲诈勒索罪,后被追诉寻衅滋事罪。2019年10月21日,...
被捕公益人士程渊的妻子施明磊今日在推特上 发文 ,宣告经过她持续不断地抗争,长沙国安终于解除对她的监视居住,并归还扣押她的物品,但对她如何涉嫌颠覆国家政权仍然语焉不详,并且威胁她不准公开解除监视居住决定书。施明磊呼吁国际社会关注当局滥用刑事强制措施,用监视居住限制家属的活动并恐吓威胁家属等株连手段。 程渊是长沙富能公益机构的创始人之一,2019年7月22日被长沙市国家安全局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为由刑事拘留,至今未被允许会见律师。 我不是“颠覆犯”了 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经过持续不断地抗争,长沙国安终于解除对我的监视居住!长沙国安明知道我跟案件无关,对我监视居住的目的就是让我不要发声,...
“新公民运动”倡导者 许志永 的女友 李翘楚 在 推特 上发表文章,详述在新年前夕警方没有合法手续对许志永的住所和她本人的住所进行搜查、抄家,并以“寻衅滋事”为由将她传唤24小时的经过。她被戴手铐致手腕红肿疼痛,在24小时内被讯问3次共约6小时,被贬低人格,被威胁关看守所让她崩溃,被强迫保证与许志永疏远关系,被迫忍着经期疼痛在冰凉的监室石板上睡觉,其按医嘱服药的要求被拒绝。传唤结束后至今,她每日出行都被国保跟踪监视。 2019年12月26日开始,中国警方在多地拘留和传讯了十几名律师和维权人士,许志永被迫逃亡,丁家喜、张忠顺、戴振亚等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李翘楚呼吁更多人关注“12∙26公民案...
12月5日,在中华全国律师协会将于12月9-10日在广州举办“世界律师大会”之际, 中国人权律师团律师 特对此次会议发表声明,指出:一、会议的中文名称“世界律师大会”与英文名称“Global Lawyers Forum”不相称,抢走本属于“World Bar Conference”的中译名称,有鱼目混珠、掠人之美乃至欺世盗名之嫌;二、在国际上业已存在多个律师界的会议之情形下,另起炉灶兴办这样一个会议,毫无必要;三、中国的律协有着鲜明的官方、半官方性质,兴办这样一个会议难免名不正言不顺之嫌;四、会议主题设置为无关痛痒的微观和技术层次上的“科技进步与法律服务”避重就轻,回避中国宪政、...
据上海维权人士马亚莲的文章:2019年10月1日,葛开英、刘小玉、韦开珍、周静珠、王永风等数名上海访民在北京磁器口在人群中观看阅兵飞机时,被一群不明身份、自称是上海市公安处的陌生人包围,被强制押到右外东庄90号接济站(上海政府设立在京城关押维权者的临时黑监狱),之后被押回上海、送往各所在地派出所审讯,随后全部被刑事拘留。其间,家住黄浦区的访民在火车到达上海站后即被戴上手铐,到派出所后被铐在凳子上,而家住普陀区的几人,家属持法律抗议下,公安仍拒不出示刑事拘留通知书;手臂骨折打石膏的刘小玉,在派出所被扣押整晚后,也同样被送往看守所,其丈夫向上海各有关部门投诉并索要刑事拘留通知书,均未被理睬。...
被捕公益人士程渊的妻子施明磊就《谈谈我认识的程渊》一文发表 声明 ,指该文严重不实,无视富能机构在公益事业的贡献,试图利用资金来源抹黑程渊和富能,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恶意将程渊被捕和香港反送中事件进行联系、嫁接和影射,严重侵害了程渊的名誉权。声明说,此文所有网帖均匿名并在同一时间段于众多境外网站发表,有理由相信这是同一黑手背后操纵的令人不齿的网络抹黑行为,目的很明显是试图利用舆论对程渊和其他当事人进行未审先判的网络抹黑和审判。施明磊敦促这位自称为程渊友人的发帖者自行删除所有网帖,停止侵权行为,并对程渊道歉。 程渊是长沙富能公益机构的创始人之一,2019年7月22日被长沙市国家安全局以“...
公益人士程渊的妻子施明磊被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实施监视居住已50天,当局至今没有给出任何其所犯“罪行”的罪证,但却冻结其银行账户,扣押其各种证件、手机、电脑等物品,致其无法正常生活、无法还房贷、无法为孩子交学费。8月3日施明磊寄出三封控告信,分别寄往长沙市检察院、湖南省检察院、湖南省国安厅,但37天过去至今未收到书面答复。9月10日,施明磊致电长沙市检察院侦查一处邓检察官,邓检察官称施明磊的信8月22日才转到他那里,从收到信到回复是三个月期限,他会在期限内回复。施明磊对检察官说,长沙国安承诺会尽快解除对她的强制措施,解冻银行卡,归还物品,但一拖再拖,明显是在滥用侦查权;检察官说,...
2019年9月2日 程渊的姐姐程晓娟 在推特上贴出程渊哥哥程浩写的 《第二次传唤记》 ,讲述他因程渊一案再次被南京中华门派出所传唤的经过。8月29日晚警察拿着空白传唤证传唤程浩,经程浩质问后,警察在“被传唤人”栏填上程浩的名字,但传唤事由仍然空缺。如同 第一次传唤 ,警方讯问内容依然集中在程浩在推特上发帖为程渊呼吁一事。程浩一再要求警方告知传唤事由和依据,但警方拒绝告知。程浩在派出所拒绝进食一天,双方僵持超过20小时,最后程浩被警察抬出讯问室。9月2日程浩到派出所索要传唤证,被警察拒绝。 程渊 是长沙富能公益机构的创始人之一, 2019年7月22日...
重庆市民营企业家 李怀庆 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一案将于8月22日上午开庭审理,其妻包艳在三缄其口一年零八个月之后,第一次公开撰文向有关部门强烈呼吁:不要坐视个别为官不正、居心叵测之人假借“扫黑除恶”的名义挟私报复,不要让薄王时代公然践踏法治的恶行再次重演! 据文章,所谓的李怀庆“涉黑”,源于一位想赖账的债务人的举报——指控李怀庆用非法手段让其写下了欠条。对此,李怀庆列举出一系列证人证据反驳了“强迫签写欠条”一说。事后,李怀庆向有关部门反映了有关警务人员不当介入民营经济纠纷的问题。 据起诉书,李怀庆被指控从2017年10月至2018年1月先后7次利用微信实施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8月12日,程渊的哥哥程浩在推特上发帖,讲述他8月8日被南京中华门派出所警察传唤的经过。传唤理由为涉嫌寻衅滋事,讯问内容为程浩在网上发帖的原因、内容及真实性,并问他为什么不通过投诉、诉讼等其他渠道表达诉求。警官还问他是否考虑过其文章和接受的采访被断章取义歪曲使用的问题,为此,程浩在帖文中发声明进行澄清。 公益人士程渊2019年7月22日被长沙市国家安全局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的罪名抓捕后,程浩一直发文为弟弟呼吁。 程浩的推特: https://twitter.com/cIVabK22KsntzpX 程浩:关于我弟弟程渊被失踪的说明 程渊哥哥程浩关于自称警察者来电的疑惑 程渊哥哥的声明 大家好,...
被长沙市国家安全局抓捕的公益人士程渊的妻子施明磊,向长沙市检察院、湖南省检察院、湖南省国家安全厅提出控告,要求检察机关:依法监督长沙市国家安全局终止对控告人的刑事侦查并撤销刑事立案;依法监督长沙市国家安全局撤销对控告人的刑事强制措施;立即归还控告人被扣押的证件、驾照、银行卡、手机、电脑等物品;依法追究长沙市国家安全局工作人员采用粗暴对待、威胁的方式讯问、连续长时间审讯控告人的法律责任。 2019年7月22日上午,家住深圳的程渊被长沙市国家安全局以颠覆国家政权的罪名抓捕,施明磊被戴黑头套、手铐,被强制带到街道办事处一直审讯到次日凌晨3时左右。其间,国安威胁施明磊,如果不配合,...
7月17日,成都秋雨圣约教会牧师王怡的代理律师张培鸿前往成都市看守所申请会见未果,但从检察院得知,王怡案已于7月15日送检,除原被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之外,又被加控一项“非法经营罪”;王怡目前瘦了不少,但是精神状态不错。 2018年12月9日晚,成都警方大规模抓捕秋雨圣约教会基督徒,教会创办人王怡牧师夫妇、长老、同工等逾百人被警方带走,其中半数很快获释,但许多人仍被关押几天到几个月的不等时间,王怡和妻子蒋蓉都被当局指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蒋蓉于2019年6月11日获保释后被监视居住,但王怡和教会其他4位成员仍被当局秘密监禁,不被允许会见律师。 王怡案信息更新 张培鸿律师 今天(...
人权律师江天勇的妻子金变玲发推说,近几日,河南省信阳市罗山县公安局国保对江天勇一家的监控骚扰突然升级了。4月3日上午,江天勇和母亲赶集回村路上,受到国保骚扰,一名国保当众威胁说:“你晚上出来时我们一棍子打死你!”之前一天(4月2日),江天勇的父亲去扫墓时,国保的车突然冲到其电动三轮车前面,致使73岁的江父连车带人摔倒在路边的田坎子里。 江天勇律师因代理过许多人权案件而遭当局打压,并于2016年11月被逮捕,2017年11月21日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2年,2019年2月28日出狱;在监狱门口即被国保带走失踪,江天勇绝食抗争,3月2日下午被送到父母家中,但遭严密监控、限制人身自由。...
四川异议人士符海陆被控“寻衅滋事罪”案开庭前一天,其妻刘天艳发表文章说,符海陆被捕已1037天,这一千多天的日日夜夜,妻子见不到丈夫,孩子见不到父亲,母亲见不到儿子。20多公里的距离,他们总是抱着希望去,带着失望归。他们和律师一次次地向法院、检察院、监察委员会投诉、抗议,等来的却是他们聘请的律师“被解聘”。 符海陆是四川成都疫苗受害者家长之一。2016年5月29日,符海陆因在网上公开自制海报“永不忘记,永不放弃,铭记八酒六四——27年记忆陈酿酒非卖品”,以纪念1989年六四镇压事件27周年,被当局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刑事拘留,后被以涉嫌相同罪名逮捕、起诉。...
据国内消息,中国“两会”开会以来,四川维权人士、六四天网创办人 黄琦 86岁的母亲 蒲文清 一直被警方监控,不准离开小区,也不被允许探访。3月11日,蒲文清在准备去四川省公安厅反映黄琦被超期羁押及在看守所不能得到应有的治疗问题时,在地铁站与几名公安人员发生冲突,老人家被按在地上,身上多处受伤。下午,公安人员到其家中宣布现在暂时不允许她到绵阳去探望黄琦(实际上蒲文清从未被允许过探视黄琦),也不允许她离开其小区。据监控人员透露,对蒲的监控至少要一直持续到“两会”结束。 黄琦是在2016年12月16日被正式逮捕的。2019年1月14日,当局以其涉嫌“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故意泄露国家秘密罪...
四川维权人士 谭作人 与妻子在春节期间探望了系狱维权人士 黄琦 的母亲 蒲文清 、六四遇难学生 吴国锋 的父母以及即将出狱的维权人士 陈云飞 的母亲(陈云飞因与其他维权人士一起去为1989年六四镇压中的死难学生扫墓,而被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判刑4年),并报告了他们的情况。去年12月7日,85岁的蒲文清在北京上访过程中被截访人员带回户籍所在地内江,与外界失联,其间,她发生心衰、高血压、糖尿病等严重病情,经急救治疗后,病情稍有缓解,治疗费高达4万余元(约5,900美元);45天后,于1月22日回到成都家中。目前,老人仍在药物治疗与吸氧治疗中。谭作人说,吴国锋的母亲体弱多病,每周需去医院治疗,...
2018年12月10日,刘正清律师到绵阳市看守所会见四川维权人士黄琦,得知:两名驻所检察官于2018年11月30日和12月3日三次见黄琦,要求他放弃幻想,主动认罪,否则判他10多年。12月4日、5日,绵阳中院法官和审判长先后到看守所与黄琦见面,要求他查阅案卷材料,被黄琦拒绝。黄琦说:“我只在法庭上、两位律师在场的时候充分的举证、质证、认证。”审判长告诉黄琦,他的保外就医申请未获批准。12月7日绵阳中院给他送达庭前会议《传票》。黄琦说他一定会抗争到底,并希望大家多关注因他的案件而遭迫害的各地朋友及目前失踪的他的母亲蒲文清。 黄琦于2016年11月28日被拘留,同年12月16日被正式逮捕,...
2018年11月12日下午,被关押在绵阳市看守所的四川维权人士黄琦在会见律师时告知,当日上午绵阳市中心医院的三位医生到看守所给他会诊,测出其血压至危:170/100,而之前医生给他开的药看守所并没有给他吃,这是他的病情恶化到今天的根本原因。 黄琦于2016年11月28日被拘留,后被以“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起诉,案件至今仍未开庭审理。欲了解更多,请访问 中国人权 网站 黄琦 专页 。 会见笔录 时间:2018年11月12日下午 地点:绵阳市看守所 会见人:刘正清律师 被会见人:黄琦 问:请你将最近的情况说一下。 答:2018年10月25日绵阳市中心医院王松等三人对我进行了检查:肌酐205...
据文章,1993年,作者刘小涛的妻子在贵州省黄果树风景区游玩时被突然袭来的大水冲走遇难,作者调查得知,此次大水是黄果树风景区管理处为接待中共最高层直接安排的来自香港和澳门的“减灾扶贫考察团”,为使瀑布更壮观、突然开闸放水而为;该事故至少造成八人遇难(四人姓名被公开)。虽然当地政府有关部门认定该事件是“一起重大安全责任事故”,并承诺要查清和处理责任者,但有关责任者不仅没有被追究责任,反而很快都升了官,责任单位、责任人及有关部门至今隐瞒真实情况与死亡人数。国内媒体对该事件的报道只偏重民事赔偿方面,对其刑事追责的诉求则进行淡化。25年来,为了爱妻的在天之灵得到安息、为了不再有人遭遇相同的厄运,...
被关押在绵阳市看守所的四川维权人士 黄琦 的母亲 蒲文清 从刚刚会见黄琦的律师处得知,黄琦血压升高,病情加重,进入尿毒症,看守所本来决定在看守所医院给黄琦腾出一间房让黄琦入院治疗,并安排多名在押人员看护黄琦,但该方案被办案单位以不讲政治为由予以否决。蒲文清指办案单位是惨无人道一步步地把黄琦推往死亡的罪魁祸首,要求中央敦促四川当局急送黄琦住院治疗,并追究阻止黄琦入院治疗的责任人。 黄琦于2016年11月28日被拘留,后被以“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起诉,案件至今仍未开庭审理。欲了解更多,请访问 中国人权 网站 黄琦 专页 。
被关押在绵阳市看守所的四川维权人士黄琦,在会见律师时告知,其血压值高压在210以上,低压在120以上,其病情恶化到今天这个地步,完全是法西斯迫害的结果。他告诉大家黄琦会誓死抗争到底。 黄琦于2016年11月28日被拘留,后被以“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起诉,案件至今仍未开庭审理。欲了解更多,请访问 中国人权 网站 黄琦 专页 。 会见笔录 时间:2018年10月23日下午 地点:绵阳市看守所18会见室 会见人:刘正清律师 被会见人:黄琦 问:请你将最近的情况说一下。 答:2018年10月19日上午9:03,我从正在测量高血压的三名同监室病人手中拿过电子测血压仪,测我的血压,...
四川维权人士 黄琦 的母亲 蒲文清 再次谴责当局对黄琦的陷害,呼吁国际社会关注,以敦促当局从人道出发,送罹患多种重症的黄琦住院治病。 欲了解更多,请访问 中国人权 网站 黄琦 专页 。 八旬老母为儿鸣冤 我是黄琦母亲蒲文清,今年85岁。 2016年12月16日,绵阳市检察院以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逮捕黄琦入狱,已一年零11个月多,超期羁押。 黄琦所谓泄露文件是《中共绵阳市游仙区委政法委员会关于访民陈天茂信访诉求办理情况和相关问题的报告》,该《报告》是游仙区街道办事处主任黄兵拿给陈天茂看并要访民陈天茂拍照的。现在黄兵主任没涉及到此案,仍在原单位上班做官。黄兵主任是泄密的源头呀!怎么黄兵无罪,...
2018年10月8日,李静林律师会见了被关押在绵阳市看守所的四川维权人士黄琦,黄琦通过律师发表声明,称他是因当局打击他和“天网义工”的犯罪计划遭曝光而被构陷、被指控为所谓的“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黄琦声明他绝不变更委托的李静林、刘正清两名律师,如果没有他们两人出庭,他将拒绝出庭。 黄琦于2016年11月28日被拘留,后被以“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起诉,案件至今未开庭审理。 更多关于黄琦案的信息,请见: 中国人权 黄琦 专页 。 声明 因打击黄琦等“天网义工”犯罪计划遭曝光后,而被构陷之所谓“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诉讼中,黄琦绝不变更委托律师。如没有李静林、刘正清两名律师出庭,...
被关押在绵阳市看守所的四川维权人士 黄琦 的母亲 蒲文清 强烈要求绵阳市公安局局长把完整的抽血化验检查资料交给黄琦,并每月给黄琦定期做肾功能全套检查。蒲文清在致绵阳市公安局局长的信中说,她从刚刚会见黄琦的律师处得知,黄琦血压升高,病情加重,肾功能衰竭进入尿毒症;而8月份所外医生先后抽血三次化验的结果至今没告诉黄琦,黄琦多次催问,看守所医生说检查结果在绵阳市公安局长那里。蒲文清说扣压黄琦的检查资料,致使黄琦病情得不到恰当有效的治疗,绵阳市公安局长对黄琦病情加重负有主要责任。 黄琦于2016年11月28日被拘留,后被以“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起诉,案件至今仍未开庭审理。欲了解更多,请访问...
2018年9月26日,湖北省高级法院对武汉资深政治异议人士秦永敏颠覆国家政权上诉案作出终审裁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秦永敏因涉嫌犯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于2015年3月30日被刑事拘留,同年5月7日被逮捕,被指控“撰写了大量具有煽动性的文章,提出‘全民和解,人权至上,良性互动,和平转型’的目标,确定了颠覆国家政权的方针和目标、策略和方法。另一方面组织、策划、实施了一系列旨在颠覆国家政权的活动”,2018年7月10日被武汉中级法院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三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 秦永敏从诉讼程序、事实和证据、定性三方面提出上诉理由,认为一审法院审判程序违法,对其定罪不当,...
隋牧青律师9月20日发布消息说,他的妻子孙世华作为访民周建彬的辩护律师,当日下午三点多钟前往广州荔湾区华林派出所欲与主办警官沟通此案时,遭派出所警察殴打并被非法扣押。他打110报警,要求派员到派出所取证,但110先是不肯出警,后转告他如果拨打110超过一定次数,将以扰乱警方工作秩序论处。在隋律师的不断要求下,110才终于派员到场为孙世华律师做笔录,但截至发稿为止,孙世华律师仍未获释。 隋牧青律师因代理多起维权案件于今年初被吊销律师执照。 访民案代理律师孙世华遭警察殴打并被非法拘禁 隋牧青律师 2018年9月20日 我太太孙世华作为访民周建彬的辩护律师,...
涉嫌“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遭逮捕的四川维权人士黄琦,被起诉已7个多月,其案至今不审不判,其85岁老母呼吁法院依法公平、公正、公开审理黄琦一案,从人道出发,早日释放无罪及患多种严重疾病的黄琦出来治病。 黄琦于2016年11月28日被带走,其涉嫌泄露的国家秘密是《中共绵阳市游仙区委政法委员会关于陈天茂信访要求办理情况及相关问题的报告》。黄琦的母亲说,该《报告》是绵阳市游仙区街道办事处主任黄兵拿给陈天茂看并要求访民陈天茂拍照的。现在黄兵主任仍在原单位上班做官,黄兵主任“泄露”出该《报告》,黄兵都无罪,黄琦应该也无罪。 欲了解更多,请访问 中国人权 网站 黄琦专页 。 黄琦八旬老母为儿鸣冤...
深圳市佳士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工人要求建立工会以维护自己的权利,但他们的行动受到报复和打压,7月27日,30名要求建立工会的工人及其声援者遭到深圳坪山警方的关押,至今未获释放,警方称将以寻衅滋事罪对他们刑拘。继7月29日北京大学学生发起联署声援活动后,其它大学学生也相继发表声援书,支持佳士工人建立工会的要求,呼吁释放被捕人士。从以下链接可以查看13所高校学生的声援书。
深圳市佳士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要求建立工会的工人及其支持者30人7月27日被警方拘留,此事受到海内外的广泛关注,北京大学学生、海内外学者相继发起联署签名,声援被捕者,8月1日,来自全国各地的支持佳士工人组建工会的声援团发出致被捕人士家人的公开信,表示他们将齐聚深圳坪山,与家属们一起共同声援被捕人士,使被捕工人和学生早日重见天日。
深圳市佳士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工人要求建立工会以维护自己的权利,但他们的行动受到报复和打压,7月27日,有30名要求建会的工人及其声援者遭到关押,警方称将以寻衅滋事罪对他们进行刑拘。7月29日,北京大学学生发起联署声援活动,声援书得到全国各地各界人士的签名支持;8月1日,海内外百余名学者、教授等联名发起致深圳市政府、深圳市总工会信的公开信,要求:
7月29日,北京大学学生发起联署声援深圳市佳士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工人要求建立工会的活动,声援书得到全国各地各界人士的签名支持,截至7月30日晚10时,已有1621人联名。声援书发出不到三小时就被删除,但人们通过各种方式进行传播。
深圳市佳士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工友发出消息说,7月27日下午,要求建立工会的7名工人正常上班时,被厂方唆使的保安及管理人员暴力驱逐,非法限制人身自由,报警后,警方非但没有保护他们的人身安全,反而将7人与现场声援的工人重重包围,强制扣押;当晚,前往派出所问询的被捕工人的亲属也被一并扣押。被羁押的维权工友和声援者超过72小时仍未获释,警方声称将以寻衅滋事罪起诉;佳士工友吁请全国人民和网友继续给予声援。 相关报道见: 派出所门口响起《咱们工人有力量》——庆祝深圳佳士工友的初步胜利 。 佳士建会工人及支持者 30人被拘留(附名单) 重磅!最新消息!7.27佳士被抓人员名单(30人) 7.27下午,...
7月27日,深圳市佳士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要求建立工会的工人及其支持者30人被警方拘留,29日,北京大学外国语学院2018届本科毕业生岳昕发起联署声援活动,该活动得到该校各院系本届毕业生和在校本科生的响应。他们在声援书中呼吁有志青年勇敢地站在劳动者立场,要求深圳警方立即释放被捕工人,呼吁地方总工会和佳士科技依法依规切实保障工人自己建工会的权利,并要求地方政府相关部门启动事件调查程序,对全社会及时公开事件真相,对相关责任人严肃处理。 相关报道见: 派出所门口响起《咱们工人有力量》——庆祝深圳佳士工友的初步胜利 。 北大学生就「深圳 7·27维权工人被捕事件」的声援书 JS北大声援团 此刻,...
维权律师王全璋在失踪3年多之后终于会见到律师,下文是其妻子李文足就刘卫国律师转告她王全璋说自己以前受到的待遇没有“硬暴力”而写的文章。李文足在文章中说,李和平律师回家的时候,身上没有伤,他说每天被穿着白大褂的医生盯着服药,掰着嘴看药吃下去没有,那是让人感到死亡的威胁;每天被迫用一个姿势僵直站立15个小时以上,晚上睡觉也必须平躺不许翻身,如果翻身了,就被叫醒;被用工字镣铐把手脚链在一起,整整一个月;冬天被强迫站在空调的冷风口吹十几个小时;冬天在天津看守所,只给薄薄的一条被子,30天被冻得夜里都不能入睡;每餐给两个鹌鹑蛋大小的馒头饿得肚子疼,常年见不到阳光。 李文足说:“全璋说没有遭受硬暴力,...
王全璋律师在2015年7月开始的、300多名律师和维权人士遭到打压的“709”案中“被失踪”,之后,被羁押者或被判刑、或被释放,只有王全璋律师音信全无——他不被允许会见家人和律师,外界不知其关押于何处、不知其生死……在失踪3年多之后,终于有律师会见了他。本文即是刘卫国律师讲述其成为王全璋的辩护律师、会见王全璋及进行代理工作的情况。
2018年7月10日,资深政治异议人士、民主党创始人之一、“中国人权观察”创办人秦永敏被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13年。根据判决书:秦永敏被指控“撰写了大量具有煽动性的文章,提出‘全民和解,人权至上,良性互动,和平转型’的目标,确定了颠覆国家政权的方针和目标、策略和方法。另一方面组织、策划、实施了一系列旨在颠覆国家政权的活动”;秦永敏及其律师辩护称,秦永敏在文章、书籍中提出的主张、观点以及组建“中国人权观察”,是公民享有的言论、出版、结社权利,并未实施颠覆国家政权的暴力行为,不构成颠覆国家政权罪;法院认定,秦永敏的行为“其实质是以行使公民权利之名,...
文章说,深圳佳士公司的工友为抗议公司长期恶劣地对待员工,要求组建工会以维护自己的权利,但公司以开除、殴打等手段报复工人,一些工人还遭到当地派出所警察的殴打和非法关押。工人们为此前往派出所,高喊口号,要求严惩打人的警察,在全国热心网友的关注和声援下,被关押的工人获得释放,警方承诺三天出结果——如果警察错,会惩罚,并给出书面道歉。 派出所门口响起《咱们工人有力量》 ——庆祝深圳佳士工友的初步胜利 2018年7月22日,在中国发生了两件事情,一个是北京举行了庆祝抗美援朝胜利65周年暨志愿军凯旋归国60周年活动,一个是深圳佳士工友到燕子岭派出所门口维权,要求建立工会,严惩打人警察——...
本文记述了作者和各地维权人士前往武汉准备申请参加秦永敏案开庭宣判的经历。一些维权人士在当地就被拦截,而开庭前到了法院门口的则被几十个特警团团围住,被用一辆大巴车全部带到汉口信访局的大厅里,并收缴了手机和身份证。 7月11日,资深政治异议人士、民主党创始人之一、中国人权观察创办人秦永敏被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13年。 秦案申请旁听记 公民记者 2018年7月11日 10日中午,我和陈国金兄从娄底乘坐G402动车去武汉,准备申请旁听今天上午九点在武汉中院开庭的秦永敏颠覆国家政权案的宣判。由于不希望引起当局的关注,我们此去没有向外界透露任何信息。过了长沙后,列车员开始查票查身份证,...
文章记述了山东烟台退伍老兵朱吉祥就市政府让住房困难的退伍老兵购买共有产权住房的配售价格问题向市政府提起信访的经历。文章说,市信访局把朱吉祥的信访事宜转送市住建局处理,然而住建局做出不在其“职权范围”的听证结论。朱吉祥向市信访复查复核办公室(以下简称“复查办”)申请复查,复查办违规要求住建局“重新召开听证会、重新处理”……在住建局作出第二次听证结论、第三次处理意见后,朱吉祥再次向市复查办申请复查,今年5月,朱吉祥收到了复查办《撤销决定书》的“抄送件”;该决定书要求市住建局按照“建议意见类信访诉求”重新处理。文章说,将朱吉祥的“申诉求决类”信访事项改为按“建议意见类信访”重新处理,如此,...
被以涉嫌“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逮捕的四川维权人士黄琦的母亲指出,黄琦案所涉的所谓绝密文件,既不是红头文件也没有加密标志,没有落款单位名称、没有签名和日期,连公章都没有,根本算不上是绝密级的国家秘密——黄琦无罪!黄琦于2016年11月28日被带走,12月16日被逮捕,其涉嫌泄露的国家秘密是《中共绵阳市游仙区委政法委员会关于陈天茂信访诉求办理情况及相关问题的报告》,黄琦将该报告的部分内容发到了网上。 黄琦无罪 蒲文清 2018年6月4日 黄琦所涉绝密文件《中共绵阳市游仙区委政法委员会关于陈天茂信访诉求办理情况及相关问题的报告》(以下简称报告)...
国家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人社部”)依据1959年的文件取消了千千万万劳动者的“视同缴费工龄”,致其晚年因“工龄归零”而无法享受自己劳动积累的养老金与医保待遇,陷于“老无所养,病无所医”之境。他们为此联署致函人社部,要求公开其推行此政策的现行法律授权和法规依据的信息,但被以“不属于政府信息公开范围”为由拒绝;2018年2月22日,联署代表向北京第二中级法院提起诉讼,二中院违反立案时限的规定,接案后拖延不作为,致使本案无法上诉;联署代表从3月22日起通过北京诉讼热线多次向北京高级法院投诉北京第二中级法院不立案又不作出裁定的违法行为,但至今没有任何结果。为此,他们向最高人民法院、...
在四川汶川地震10周年之际,遭当局以涉嫌“非法为境外提供国家秘密罪”逮捕的“六四天网”负责人黄琦,其85岁老母亲蒲文清再次发出公开呼吁,要求中央领导敦促四川省当局从人道出发释放黄琦回家治病,依法追查制造黄琦冤案责任人的法律责任。蒲文清说,汶川地震时,黄琦身体健康、精力充沛,28天内十三次赴灾区赠送救灾物资,但因曝光豆腐渣工程致中小学生死亡真相而入狱3年,并因此罹患多种严重疾病;出狱后,黄琦拖着病体继续坚持为弱势群体发声,却再次遭当局打击报复入狱,并在狱中遭受毒打和虐待。蒲文清担心儿子会病死狱中。 五一二汶川地震十周年沉痛回忆 沉痛回忆五一二汶川地震十周年,我儿子黄琦当年身体健康,...
鉴于国家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简称“人社部”)以“不属于政府信息公开范围”为由对千人联署要求政府信息公开的申请予以拒绝,联署代表向北京第二中级法院提起诉讼,起诉人社部不履行信息公开义务,但二中院违反立案时限的程序规定,接案后两个多月至今不给出是否立案文书。值国际劳动节之际,这些因被政府非法剥夺工龄而陷于“老无所养,病无所医”、没有任何“社会保护”的劳动者,对政府剥夺劳动者养老社保权和北京二中院至今违法不立案行径发出强烈抗议。 “千人公民起诉团”五一抗议书 为此,国内外千人联名于2017年12月6日、2018年1月2日,两次向国家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寄发了《千人联署政府信息公开申请书》,...
2018年4月18日,余文生律师家属聘请的辩护律师常伯阳、谢阳到办案单位徐州市铜山区公安局要求了解余文生案件的进展情况时,办案单位向两位律师宣读了一份其称是余文生亲笔签名的解聘律师、由自己另行聘请律师的声明,并当场宣布辩护人丧失辩护资格、办案单位不再安排接待。就此,两位辩护人发表声明指出:根据《关于依法保障律师执业权利的规定》,在押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提出解除委托关系的,辩护律师可以要求会见当事人,当面向其确认解除委托关系,故办案单位宣读的《声明》不对辩护人产生法律上的约束力,辩护人将一如既往地履行辩护职责;鉴于本案的管辖权已经变更为徐州市公安局,恳请徐州市公安局依法保障律师的执业权利,...
北京维权律师余文生的妻子许艳4月20日收到徐州市公安局逮捕通知书,得知余文生于4月19日被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妨害公务罪逮捕,关押在徐州市看守所。4月24日,许艳向徐州市看守所以快递寄出《政府信息公开申请表》,要求公开余文生入所时间、体检情况、是否患病及治疗、监室情况、管理制度、提审情况、使用手铐脚镣的情况等信息。余文生律师于2018年1月19日被捕,1月20日被以涉嫌妨害公务罪刑事拘留,1月27日被以涉嫌煽动顛覆国家政权罪指定居所监视居住。余文生被捕一周左右,北京警方将其案件转移到外地。 余文生律师情况通报 ——余文生律师妻子向徐州市看守所申请政府信息公开 4月20日,...
2018年4月19日,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及“709”案家属王峭岭、刘二敏、原姗姗陪同蔺其磊律师、谢阳律师到天津市看守所要求会见王全璋,被拒绝。次日,李文足、王峭岭、刘二敏再次陪同谢阳律师到天津市二中院提交手续、要求见法官,但法官不接电话,法警也不让律师进去找法官,谢阳律师强烈表达要求:起诉到法院一年两个月了,法官周虹不敢见律师,这算什么?!2018年4月4日,“709”案被捕律师王全璋在其生死不明、与外界失联的第999天,其妻李文足在其他“709”案家属的陪同下,开始了从北京最高法院徒步行至天津二中院的“千里寻夫”之旅;4月10日她被北京警察强行送回在北京石景山区八角中里的家,...
4月13日,李文足向北京石景山区人民政府发出《行政复议申请书》,要求确认北京市公安局石景山分局对她实施“暴力限制人身自由”的行为违法。李文足在申请书中说,4月10日她在天津武清东马圈镇瑞豪宾馆的大堂退房时,北京石景山区的警察陆凯、李谷带人蜂拥而入,强行把她拽到一辆车上,送回在北京石景山区八角中里的家,随后,有30多人守在她家楼下;她晚饭后出门去买水果时在小区门口被围住并被冲撞,报警警察不出警。次日上午,几位朋友来看她,遭到四五十人的暴力拦截,同时她家门被包括警察在内的四五个人死死顶住不让她出去;下午其家阿姨带孩子出门遛弯儿也不得,遭到辱骂,并被威胁:“只要你们敢出来就弄死你们”。“709”...
4月13日,王峭岭向北京朝阳区人民政府发出《行政复议申请书》,要求确认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对她实施“暴力限制人身自由”的行为违法。王峭岭在申请书中说,4月9日她在天津武清东马圈镇瑞豪宾馆大堂退房时,被突然闯入的一群人围住,并被四五个彪形大汉暴力强行塞进一辆轿车,她强烈要求,其中一人才亮出朝阳区公安分局警察的工作证,但拒绝回答暴力限制她人身自由的法律依据,也不出示文书;她被带到其北京居所社区外的街道上释放。王峭岭得知李文足还被关押在天津武清豆张庄派出所后,立即赶到天津武清豆张庄,当晚她们仍住在东马圈镇瑞豪宾馆,次日上午退房时,王峭岭再次被那伙人以相同的方式强行带回北京。“709”...
2018年4月4日,在丈夫杳无音信999天之时,“709”被捕律师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开始了她从北京最高法院徒步行至天津二中院的“千里寻夫”之旅。2018年4月9日上午,在“寻夫之旅”第六天时,她被一群天津国保人员绑架到武清豆张庄派出所。李文足谴责国保的非法抓捕行径,并对来跟她谈话的“领导”(自称是709专案组的)提出三项要求:一、立刻让家属聘请的律师会见王全璋;二、同律师一起见主审法官;三、有罪审判,无罪放人。王全璋于2015年7月“被失踪”,2016年1月8日被天津市公安局逮捕,2017年2月被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起诉。在2015年7月开始的、300多名律师和维权人士遭到打压的“...
据国内知情人士消息,原定于3月26日开庭审理的董奇案,法院于3月23日以光盘阅卷没有准备好为由通知律师取消开庭。深圳居民董奇,因为在网上定制印有“推特”图标和“一切都是刚刚开始”的文化衫,于2017年5月24日被深圳市公安局龙岗分局抓捕,5月25日被以“寻衅滋事罪”刑拘,6月30日被以同一罪名逮捕,至今已被关押10个月。 圳龙岗董奇案原 3月26日开庭遭取消 3月23日傍晚,律师接到深圳龙岗法院通知,取消原定于3月26日下午三点在龙岗法院第六审判庭进行的董奇案的开庭审理,何时开庭,法院也没有给出时间。 23号律师前往看守所会见董奇,被以律师会见号没有了为由而遭拒绝。...

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