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背铐双手的六旬女律师——会见看守所的李昱函律师

2017年11月11日

曾任“709”案当事人辩护律师的沈阳律师李昱函,在失联1个多月后,于11月10日上午会见了律师。她告诉蔺其磊律师,沈阳市公安局和平分局约她10月9日(当日是她60岁生日)到分局谈事,分局警察打车把她接到分局接待大厅对面的公交站后,过来四五个人强行粗暴地夺走她的背包,并将她双手背铐带进一辆面包车车里,现在手臂还有淤青痕迹。带到北市派出所后,她被警察在三个房间里来回拖拽近20分钟,去洗手间也不给打开背铐,并且被几个男的看着。她患有房颤心律失常、冠心病、甲亢、弥漫性胃炎等病。当日下午,蔺其磊律师到沈阳市和平区检察院,向检察官陈述了四点“依法不应该批准逮捕李昱函律师”的法律意见,希望检察院能够依法做出“不予批准逮捕”的决定书,以维护法律的尊严。


背铐双手的六旬女律师
——会见看守所的李昱函律师

蔺其磊律师

2017年11月10日8:30,我们和昨天从苏州赶到沈阳的李昱函律师的弟弟李永生一起到了沈阳市第一看守所,看守所办事口递交了会见手续该民警片刻后说“已经有律师了”将手续递出来让等一下,稍后来了一位像是负责人的民警我讲了一下情况,后就办理了会见手续。

约半个小时我们见到了拄着拐杖慢慢走进会见室的李昱函律师大姐,一个多月的关押使她的面部明显的比以前的她苍白,精神状态尚可。她气愤又悲痛的详细地讲述了事情的经过:2017年101月8日,沈阳市公安局和平分局(以下简称“和平分局”)的人打电话约她次日14时到分局谈解决她的事情。她就退掉了次日15时去北京的火车票。次日即10月9日(她的60岁生日)13时许,和平分局的李思强打车接她到了分局接待大厅对面的公交站就下车走了,过来四五个人强行粗暴的将她一背包夺走戴上后背带进一辆面包车车里,现在手臂还有淤青痕迹。带到北市派出所后,她要求看这些人的证件被拒绝,背也不打开,去洗手间几个男的竟要求进去看着她。其中的一个人要她手机密码不成就恼怒的让人拖拽着已经浑身发颤的她来回在三个房间拖来拖去的,这个人(后来知道他叫魏琦,还有一个叫李迁的,其他人就不知道名字了)说“多折腾她几趟,你死了也有正当理由你有病啊”,她说大概拖了有近20分钟,是否中间换人拖了她有点神志迷糊就不知道了。魏让她在扣押清单上签字时她说还有四千多元钱没写上,她刚在清单上要写明这个情况时,被魏琦抓走清单撕掉了说“你是拒绝签字吧”

李昱函律师还讲到:她患有房颤心律失常、冠心病、甲亢、弥漫性胃炎等病,她包里的诊断证明都有,在派出所里她感觉这次就活不成了,直到近23点,他们让两名高大的女警架着到医院来回检查,并架进了沈阳市第一看守所的整个过程中一直是浑身颤抖着的我,被背的手腕到现在还疼痛了。

李昱函律师说:进了看守所后监管支队长和管教对她还可以,把她写的委托书给了办案单位,进看守所一周只能吃阿司匹林她要求后经看守所协调办案单位才给吃了治其他病的药物,也没让她干活,只是号房的人开始几天克扣了她的两个馒头。

李昱函律师对换了人来提讯她的警察要法律文书,“你们要告诉我以什么罪名抓的我啊”,但警察说不清楚法律文书的事情。

我们听李昱函律师的讲述,也很愤怒啊,面对一个60多岁的浑身是病的女律师,这哪里是在办案啊!

下午我们赶到沈阳市和平区检察院,经联系说让我们提交书面材料,我们要求约见当面陈述。该院侦查监督科的魏副科长和案管中心的关检察官接待了我们,听取了我们陈述的四点“依法不应该批准逮捕李昱函律师”的法律意见,并向两位检察官讲述了此前律师要求会见李昱函律师被不安排会见的情况,以及上午我们会见李昱函律师后中午直到来检察院期间收到了相关部门多次针对我们会见李昱函律师的问询电话,希望检察院能够依法做出“不予批准逮捕”的决定书,以维护法律的尊严。

我们期待李昱函律师大姐早日获得原本就属于她的自由,虽然自由是相对的。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