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党中央必须认真高度正视强制控访维稳持续引发公愤的危险性

2017年12月20日

四川省蓬安县失地农民陆大春以其所在县违法强制征地、致使失地农民生存难及上访遭打压为例,建议党中央和政府安排专门力量,到其所在县和全国各地进行“明察暗访”和“微服私访”,凡是发现党政官员贪腐横行不法的典型行为以及征地拆迁等各种久拖不决不办的大小典型新旧个访、群访等积案时,都应公开严肃处理,否则“官民对立”和社会尖锐矛盾的长期积累导致民怨总爆发时,官方强大的职能和武装力量就会失去控制。


党中央必须认真高度正视强制控访维稳持续引发公愤的危险性

陆大春
 

依法治国,党中央必须加大以上率下的法治力度,必须认真打破“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旧局面,采取过硬措施,坚决加以整改,务求取得实效;党中央必须加大从“明察暗访”和“微服私访”做起,发现施政执法中横行不法的典型问题,必须公开严肃处理,起到以点带面的社会效果作用。

党的十八大以来,从制定和执行中央八项规定六项禁令、反腐倡廉、依法治国、群众路线教育、维权是维稳的基础,维稳的实质是维权、做好信访工作,妥善处理信访突出问题,综合施策,下大气力处理好信访突出问题,把群众合理合法的利益诉求解决好,全党上下在“这些方面”都取得了重大成效,但我所在的四川省蓬安县好人主义、形式主义、情势主义、官僚主义、享乐主义、奢糜之风不但依旧存在,而且特别顽固,如:不执行四川省政府关于征地的有关批复和规定,建设用地往往多是在征地报批之前未经被征地农民知情、确认;未告知被征地农民听证权利也没有举行过听证,更未出示征地批文和征地公告,也未出示和宣传有关法律法规和政策,在征用部分良田耕地时,未经县国土资源局参加的情况下,就强征了农民的良田耕地,并强迫社员代表在政府事先拟好的“征地补偿安置协议书”上签字,不签字就不放人回家。

土地先用后征、少批多征、少征多用、以租代征;在强征强拆中,简单粗暴压制群众,征地拆迁程序不合法,补偿标准过低,补偿不到位和难到位、一些被征地拆迁农民正面临“种地无田、上班无岗、社保无份、创业无钱、合法权利得不到保障、最基本生存难、长期上访、阻拦工程、除了被强制稳控之外、就是无人理睬”的困境遭遇。

又如:在处理征地拆迁和各种新旧个访、群访等等问题时,只是反复召开县级专题会议,不下结论,不解决问题,忽悠百姓成了履职履责常态化;群众到党政各部门去,态度因人而异,但无论是“门好进、脸好看”,还是“门难进、脸难看”结果都是“事难办”;一些急功近利和贪大求洋的政绩项目工程都在上级领导“往返路线可视范围内”实施,“不怕群众不满意,就怕领导不注意”、“屏蔽媒体不能报道、不怕群众上访上告”;党政各部门办事拖沓敷衍塞责、对百姓倒打钉耙、懒政庸政怠政,把责任倒塞给群众;把精力放在“欺上瞒下”之上,搞“数字材料脱贫出政绩”;党政领导干部热衷于花巨资控访维稳,“履责”变成与民“横扯”;党政领导干部人人心知肚明、听之任之,态度漠然;为了强制控访维稳的需要,只表态、不行动、不落实、不解决问题,有的党政领导干部说一套做一套、台上台下两个样。

党政领导干部们共同一致的最大特点都是,把自己任内的和历届的各种尖锐矛盾问题,尽最大努力的做到能拖压,则拖压;只注重在自己任期内,不饿死人,不发生规模性动乱即可;但殊不知,在动用强大职能和武装力量的高压下,虽能取得一时的“良好”效果,许多人被迫“息访”了,选择了屈服,却不知物极必反,水能载舟亦能覆舟的道理。“官民对立”的和社会的尖锐矛盾的长期积累,一旦遇到地区多发性或者具有全局共震性的突发事件时就会总爆发,强大的职能和武装力量就会失去控制。试问“只许自己任意而为,不许百姓有正当权利”的县镇两级党政还有何公信力?!

在现实生活中,为了落实党中央绝不允许以言代法、以权压法、逐利违法、徇私枉法的法治精神。为此,含泪特建议党和政府必须安排“明察暗访”和“微服私访”的专门力量,到我所在的蓬安县和全国各地进行“明察暗访”和“微服私访”,凡是发现党政官员贪腐横行不法的典型行为时,和发现征地拆迁及各种久拖不决不办或者反复决而仍是严重明显不公的大小典型新旧个访、群访等积案时,都应公开严肃处理,必须起到以点带面的社会效果作用。

建议妥否,仅供参考。

建议人:陆大春
15390292672
2017年12月2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