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董广平被泰国警方抓捕,妻子呼救

2015年10月31日

河南郑州民运人士董广平不堪国内警方对他及家人的迫害和骚扰,携妻女逃亡到泰国,并获得联合国难民保护身份,但10月28日在曼谷被移民局警察抓捕。董广平的妻子撰文讲述丈夫的经历及家人的遭遇,呼吁联合国和国际社会的救援,呼吁泰国政府不要联合中共作恶遣返其夫。


董广平妻子谷书花的呼吁

董广平,中国在押政治犯(CPPC号00156),是我的丈夫,1958年出生在一个军人家庭,河南省郑州市人,曾为警察,民主公益人士,2001年曾因参与民主政治活动被当局以“煽动顛覆国家政权罪”判处有期徒刑入狱三年,2004年出狱后仍恪守民主理念,要求当局平反“六四”,走民主宪政之路;2014年2月2日,因其亲赴在赵紫阳故里河南滑县举行的“六四公祭”活动,遂于 2014年5月26日—27日在河南省洛阳市遭警方传唤、抄家,并被郑州市警方以“涉嫌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刑拘,关押在郑州第三看守所,2014年7月2日,又被郑州市警方罗织莫须有罪名,以涉嫌“寻衅滋事罪”正式逮捕,非法关押8个半月,在所有非法手段用尽以后,于2015年2月11日被迫放人,但董广平继续身背中共魔咒“取保候审”,同时我成为他的担保人。他取保以后,郑州警方多次对我家进行骚扰恐吓,威逼利诱,阻止董广平再发声,不准从事警方所谓不允许的活动。有关部门多次带话,说董广平有那么好的家庭背景,不走正道,不去多挣钱过自己的安乐日子,成天胡乱搞事情,给一家老小惹麻烦等等。

我们一家整天在这样的状态下惊恐过活,我15岁女儿董雪睿原本是一个健康开朗优秀的孩子,从小学一年级至七年级一直坚持练习打网球,冬练三九夏练三伏,在河南及全国青少年网球比赛中,多次获得单双打的冠亚军。女儿也因亲眼目睹父亲董广平被抓、我家被抄,我们未成年的女儿身心受到严重伤害,出现一系列的症状,学习成绩下降,性格变得孤僻,害怕去学校,饭吃不下,一吃就想呕吐,没有精气神,为此生了一场大病,严重时血液血红蛋白指标到75g/L,只有正常人的一半,成了中度贫血。从2014年的10月份开始到那个学期期末2/3的时间都不能到校正常学习,不得已在2015年新学期开学以后在朋友的帮助下经过艰难的争取给我女儿办理了休学手续,然后就全力给女儿治疗,前后吃了近百帖的传统中药,孩子的身体和精神状态才得到了非常好的恢复。孩子现在正处在长身体接受学习教育的阶段,在今年的九月新学期开学以后,我女儿想去学校上学,我就带她到医院复查,医师检查后给开出证明:身体状况未见异常,可恢复上学。我就到孩子的学校郑州市26中学教务处找老师,请学校能让我女儿复学,教务处老师当场拒绝,不给办理复学,因为没有休学期满1年,我就拿出《河南省义务教育条例实施细则》告诉老师,按规定我女儿完全符合复学条件,回到学校接受义务教育,因孩子身体已经恢复正常,监护人写有复学申请,还持有市级三甲以上医院的健康诊断证明,老师坚持说不行,让我去找郑州市教育局,我到了市教育局,他们又说这事去找学校,来回踢皮球不作为,我四处奔波,筋疲力尽,女儿也没能复学。女儿看到我辛苦奔走也不能要回她读书的权利,伤心落泪,极度沮丧。这样的教育体制害了多少个无辜的孩子!我们家庭长期受到中共当局的迫害,连小孩也不能幸免,在不得已的情况下董广平才被迫逃离中共魔掌,流亡到泰国曼谷。在这里正式申请政治庇护,我们得到了UN发的保护信。

董广平10月28号在曼谷被移民局警察抓捕,从朋友那里得到消息说董广平30号上午开庭,30号早上一大早我们家属赶到法院,等了一上午,扑了个空,得到消息说董广平29号已在曼谷法院开庭。我丈夫董广平语言不通,我们家属事先没有得到法庭的任何信息,无法聘请律师。我没有丈夫董文广的任何信息,包括法庭文书、拘捕原因、关押地点、审理结果等,让我不得不为我丈夫担心,是不是中共背后指使泰国移民局抓人,说我丈夫是偷渡,担心他被遣返。近期中共当局无底线的抓捕律师,维权人士,连未成年的孩子都不放过,我担心董广平包括人身方面的危险,会被失踪,被酷刑,担心害怕我和女儿再一次地陷入更困难的境地。我和女儿追随董广平来到曼谷,十月中旬在曼谷街头被抢劫,背包及包里所有证件,卡片,手机等物品被抢,董广平打电话给家里告诉姐姐,要我的户口本补一下手机卡,能挽回一些损失。姐姐说两句话就被姐夫骂,电话被中断了。董广平微信告诉姐姐不要怕,我们不是坏人,没有做坏事,是中共做了违背人伦道德的坏事,姐姐就把董广平的微信删除了,不得已我让弟媳去家里看看发生了什么,她去了以后告诉我,说我婆婆告诉她我们出来后,警察多次去董广平妈妈家警告恐吓,吓得他们不敢接电话,也不敢和我们有任何联系了。中共当局就这样割断了我们一家三口的亲情!中共对待我们的手段是何等的无耻,我要强烈谴责中共这种反人类、反普世价值的行为!我和女儿在曼谷生活很窘迫,无依无靠,内心又极其恐惧。我是董广平的担保人,如果被诛连,未成年的女儿就孤身一人了。我和女儿强烈呼吁泰国政府不要联合中共作恶,放任中共遣返董广平,中共独裁必有灭亡的一天,泰国政府的行为要经得起历史的检验。董广平是UN的难民申请人,董广平一申请政治庇护,UN应尽义务保护他不被遣返,在中国人民心中树立一个应有的形象,不希望UN和泰国政府失去公正形象,失去公信力和影响力。我和女儿呼吁恳请国际社会的关注,请求联合国和各界媒体关注我们,关注董广平,解救董广平,解救我们一家人,关注更多在曼谷中国难民的处境。感恩!

谷书花
2015年10月31号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