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骨折女危害大阅兵?沪官毒手治访民!(图)

2019年10月05日

据上海维权人士马亚莲的文章:2019年10月1日,葛开英、刘小玉、韦开珍、周静珠、王永风等数名上海访民在北京磁器口在人群中观看阅兵飞机时,被一群不明身份、自称是上海市公安处的陌生人包围,被强制押到右外东庄90号接济站(上海政府设立在京城关押维权者的临时黑监狱),之后被押回上海、送往各所在地派出所审讯,随后全部被刑事拘留。其间,家住黄浦区的访民在火车到达上海站后即被戴上手铐,到派出所后被铐在凳子上,而家住普陀区的几人,家属持法律抗议下,公安仍拒不出示刑事拘留通知书;手臂骨折打石膏的刘小玉,在派出所被扣押整晚后,也同样被送往看守所,其丈夫向上海各有关部门投诉并索要刑事拘留通知书,均未被理睬。

马亚莲说:像葛、刘等人无任何违法言行,仅因维权身份和节点期间在京逗留即被以“寻衅滋事”刑事拘留的案例在上海屡见不鲜,被关黑监狱者更是难记其数;仅此次大阅兵前后,被刑事拘留者已知的就超过50个。


骨折女危害大阅兵?沪官毒手治访民!(附葛开英拘留通知书)

马亚莲

 

2019年10月1日,国庆七十周年大阅兵,整齐划一的走步和气势庞大的队列、高科技装备,让好多“精英”们血脉喷张、情绪激昂。但“精英”们却绝想不到,有如此威武霸气的军队和政权,却仍无法安抚各级官员呈薄玻璃状的惴惴之心,他们连弓都未见着,仅就一个“访”字就让他们惊悸恐慌。于是,防访(民)甚于防恐,只要在首都逮着访民或异议者,哪怕只是在马路上行走,就可随时扣押,押回地方随时拘留,而这青出于蓝胜于蓝的扭曲和狠态,呈汹汹之火旺燃了官们的灵魂,中华大地华盖之下遍布哀鸣!

2019年10月1日,上海黄浦区访民葛开英和普陀区访民刘小玉、韦开珍、周静珠、王永风等人在北京磁器口,在人群中观看阅兵飞机时,被一群不明身份的陌生人包围,他们自称是上海市公安处的,但并未出示任何证件。强制将葛等人押到右外东庄90号接济站(毛泽东时代设立的提供全国访民临时居住点,十年前成为上海政府设立在京城关押维权者的临时黑监狱)。之后押回上海送往各辖区派出所审讯,期间不肯出示任何法律文件,随后全部被刑事拘留。其中黄浦区的在火车到达上海站后即被戴上手铐,到派出所后铐在凳子上。而普陀区的其他几人,家属持法律抗议下,公安仍拒不出示刑事拘留家属通知书。手臂骨折打石膏的刘小玉,在派出所扣押整晚后,也未能逃脱被整治的劫数,同样送往了看守所,其丈夫向上海各有关部门投诉并索要刑事拘留通知书,都未被理睬。

葛、刘等人无任何违法言行,仅因维权身份和节点期间在京逗留即被以“寻衅滋事”刑事拘留的案例,在上海屡见不鲜,人数呈几何倍增长;被关黑监狱者更是难记其数。此次大阅兵前后,被刑事拘留者目前本人已知的就超过50个(包括本人之前撰文披露的蒲美英,见文“ 大阅兵,防范和对付的是人民吗? ”),他们都只是手无寸铁的中老年者,他们能在戒备森严下破坏大阅兵?骨折的弱女刘小玉能在观看人群中杀出重围败坏官员“政绩”?若真有此能力,就不会那么容易被上海驻京截访办轻易在马路上被定点查获;就不会家和谋生的理发店被轻易强拆。

而更让人疑惑的是,有那么强大的定位仪器和抓捕能力,有那么强大的军队和高科技武器,怎没用来收取钓鱼岛、南海……等被外国侵略的国土?没用来早日光复台湾?没用来镇压要求真普选的港民?却独独用来对付大陆有冤的弱民,杀鸡焉用牛刀?拿民众高税武装的军队和警察、倾举国之力的阅兵,受震慑的却是大陆之弱民,这种弹药反转自家的阵仗和设计,唯当前的华政局弹道学专家独有。沪上谚语:铜面老虎,独吃自家人!

劳教被废除前,本人就断言刑事拘留和判刑将成为腐官整治冤民的措施和主器。果然“寻衅滋事”脱颖而出,成为官家对付任何有可能损害他们伪“政绩”的宠“罪”,而令人无比惊叹、瞠目和震惊的是,该“罪”的大规模常态化、普遍化和扩大化,监狱,够用吗?

噢,想起来了,难怪港民游行“肆无忌惮”不惧监狱,因为他们那地小监狱关不下。

大陆呢?够胆有“种”的就将全体对官员不利者全部“绳之于法”,而不要选择性地整治,效果不好!否则怎会前赴后继、此起彼伏、熊熊蔓延!当然,前提是,抓紧强拆步伐,腾地建造更多的监狱。

先进的装备武装了身体,却独独遗漏了脑袋,短板的智商必然只会糟蹋高科技,好比:绣花枕头一把草!

林语堂说“一个人的彻悟程度就是他经受痛苦的深度”,当越来越多人在痛苦中彻悟,政治监狱就必坍塌,重型武器才会用对地方而熠熠发光!

然他们狂欢中,他们酒酣中,他们却不知:举国皆寻衅,滋事必官者!处处都是狱,官者在笼中!

 

朱亚平(葛开英丈夫)手机:13816594682

蔡盛(刘小玉丈夫)手机:13311811548

马亚莲(手机:13761265924) 

20191005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