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江棋生:我看周强的政治表态——一篇迟来的政论短文(图)

2017年03月02日

周强(public domain)
周强(public domain)

对最高法院院长周强1月14日的政治表态,我其实早就有话要说。之所以一直拖到现在才发声,除了需将问题弄得更明白和通透之外,主要原因是我心存顾虑,觉得自己的看法会多少煞一下万炮轰周强的亮丽风景。

猴年岁末的中国民间舆论场中,那么多人以可贵的公民身份站出来,依凭普世价值行使表达权,蔚然而成一幅说真话、批高官、贬赵家的政治景观,实在是件很让人痛快、解气的事。尤其是,它出现在统治集团公然威胁要“亮剑”的当口,其价值和意义就更不寻常了。于是乎,我就把要说的话给憋回去了。

不过,憋得了初一,憋不过十五,该说的话早晚还得说。特别是,当自己觉得心里确有重要的话,就更该把它说出来。

在2017年1月14日的全国高级法院院长会议上,周强在传达了习近平关于政法系统2017年的首要任务是维护政权和制度安全的指示精神后,作出了下述政治表态:要坚决抵制西方“宪政民主”、“三权分立”、“司法独立”等错误思潮影响,旗帜鲜明,敢于亮剑,坚决同否定党的领导、诋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道路和司法制度的错误言行作斗争,决不能落入西方错误思想和司法独立的“陷阱”,坚定不移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道路。

我首先必须坦诚地说,我在见到周强的上述表态后,丝毫没有感到“震惊和失望”,也毫不觉得此人的话语“不可理喻”。这就如同我在听到中国军队高级将领表态绝对忠于党、并声色俱厉地反对军队国家化时,丝毫没有感到吃惊、失望和不可理喻一样。在我看来,周强的表态是赵家大法官的一次本色出演,虽带有焦虑和虚火,但绝非异常和失态;其素质、气质和形象,均属意料之中。

其次我要说,反对“宪政民主”和“三权分立”的周强,必然会反对“司法独立”。

什么叫司法独立?司法独立出自宪政原则和法治精神的本质要求,是指司法机构与立法、行政机构在权限上分立并相互制衡后,独立行使包括违宪审查在内的司法权,不受任何党派尤其是执政党、其它机构和个人的干预。显然,宪政民主、三权分立和司法独立是内在关联、不可分割的。不能设想一个赞成司法独立的人,会不赞成宪政民主和三权分立;而任何反对宪政民主和三权分立,拥戴三权合一、不受制衡之最高权力的人,则必然会反对司法独立,周强自不例外。

第三,周强反对司法独立不是违宪而是合宪。

不少人说,周强反对司法独立违反了宪法第一百二十六条。我认为,这一看法不能成立。中国宪法第一百二十六条是这么说的:人民法院依照法律规定独立行使审判权,不受行政机关、社会团体和个人的干涉。白纸黑字,一目了然:这一宪法条款对中共党委、政法委对法院的干涉刻意不加排除,不亮红灯,因而该条款中的“独立”,不过是司法姓党刚性约束下可怜的“独立”,与司法无党即司法独立中真气沛然之“独立”差得太远,二者不可同日而语。甚至不妨说,正是为了要与司法独立划清界限和保证党管司法,赵家人才字斟句酌地敲定这一条款的。而周强的反对,用一句话来说就是:司法姓党,岂能独立;司法无党,赵理不容。周强的反对,不仅没有违宪,反而正合制宪者之良苦用心。

然而,周强反对司法独立不是违宪而是合宪,决不表明他干的是好事而不是坏事。周强的反对虽然合宪,但宪法第一百二十六条是反宪政、反司法独立的;因此,周强是“在宪法和法律的范围内”干反宪政、反司法独立的坏事。顺便提一下,中国宪法第一百三十一条也是一款反宪政条例,该条款曰:人民检察院依照法律规定独立行使检察权,不受行政机关、社会团体和个人的干涉。这就是说,中共党委和政法委尽管干涉无妨,绝无违宪之虞。

第四,周强嘴里的“法治”,是法制而不是法治。

周强在自己的政治表态中,两次提到“法治”,且所谓的“法治”均戴有“社会主义”的帽子。百发百中的是,只要出现“社会主义”的帽子,它后面的东西就一定不是正宗的原装货,如“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就很不像市场经济,“社会主义民主”就不再是民主。“社会主义法治”中的“法治”,又怎么会是法治呢?那么,不是法治是什么?是法制。在极权政体时期,中共依政策治国,可简称依策治国;到了后极权时期,中共改为依法律治国,简称依法治国。这种依法治国,就叫法制。法治与法制有本质区别。法治不是依法而治,而是法律统治,只存在于宪政民主框架之中,同时也是宪政民主最有力的支柱。而在一党专政、三权合一的框架之内,则无法治的立锥之地。将“法制”说成“法治”,乃是沐猴而冠,混淆视听,而不是法治文明在中国的生根和进步。

明乎此,则可知:周强反对司法独立,正是维护中共的“依法治国”,而不是“撕下中共‘依法治国’的底裤”;更不是什么“破坏中国法治进程”和对中国“法治进程的讽刺”。因为中共执政的中国大陆上,正如《零八宪章》所断言的那样:有法律而无法治,有宪法而无宪政。

最后,周强的政治表态不是他的自选动作,不是他别出心裁地主动跳出来;他所做的,是奉习近平的旨意,重申毛泽东、邓小平的核心政治遗产。当然,在吃相上,他比最高检察长曹建明要明显难看些。
中共反对宪政民主(多党民主)、三权分立、司法独立,坚持一党专政、三权合一,从1949年至今,一向如此,从来如此。从毛泽东的阶级斗争“必须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到邓小平的“四个坚持”、吴邦国的“五不搞”、习近平的“七不讲”,一脉相承,初心不忘。因此,像周强这样深谙一党专政、司法姓党之道的“法律人”,除非步奚晓明之后尘在权斗中被中纪委拿下,否则就是赵国首席大法官的合适人选,一时半会是不会走人的。不少律师和知识界人士强烈敦促周强引咎辞职,但我料定周强会不加理睬。而罢免周强则看来更不靠谱:全国人大代表中的申纪兰式资深代表,以及占压倒多数的各级官员代表、企业老板代表和“共和国脊梁”代表,他们的第一要务是与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要他们违逆上意罢免周强,哪怕吃了豹子胆,也是不会干的。

不过,周强不走人,不等于赵家不衰败。诚如裴敏欣先生所言,中国的后极权体制已经无可挽回地进入衰落期,并且已经衰败得很严重了。明眼人都很清楚,这样子的体制,要撑下去是越来越难了。

(文章仅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立场和观点)

——转自自由亚洲电普通话(2017年2月27日)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203期,2017年2月17日—3月2日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