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人大常委決定違反人大常委決定

2016年06月02日

中共毫無「法」的觀念,《基本法》可以不算數,04年作出的人大常委決定也不算數,一切按黨的權力需要隨時任意搬龍門。「831決定」體現了絕對權力的無法無天,極權者向人民放權的真普選之路是封閉的。其後果是預示這種極權手段將君臨香港,也許吳克儉真箇是一語中的,「831決定」誠如禍國害民餓死三千萬人的「大躍進」也。


普選特首方案自去年3月喬曉陽宣旨以來,中共港共和建制派都強調政改方案必須符合「基本法和人大常委決定」。按《基本法》規定,人大常委對《基本法》只有解釋權,若要修改須依第159條的程序,並規定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才有修改權,人大常委沒有修改權。2004年突然冒出個「人大常委決定」,這決定並非對《基本法》解釋,而是等同修改。《基本法》規定修改特首和立法會議員產生辦法需要三個步驟,即所謂「三部曲」,但人大常委的決定改為「五部曲」。人大常委等於擅自修改了《基本法》。對此,香港人似乎已經「硬食」了。那麼,是不是就應該以人大常委決定而不是以《基本法》作準呢?但8月31日人大常委作出關於香港政改的決定(下稱「831決定」),就既不是依照《基本法》,甚至也違反了2004年人大常委的決定(下稱「04決定」)。

周一,本報刊登了自由撰稿人施路的文章:〈揭開人大常委會決定的面紗〉。在香港幾乎所有政治人物和評論界都認定「831決定」是無法逆轉的法律規定的情況下,文章提出清晰的法律觀點,挑戰「831決定」的合法性。文章很長,論述細緻,雖是一篇好文,但社會關注度不高,除了李柱銘有回應之外,社會輿論包括民主派都似乎未見有迴響。筆者覺得可惜了,因而在此略述施路文章的某些要點。並附網址,希望讀友可以讀全文。(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40908/18859322

所謂普選方案須依從「人大常委決定」,所指的是04年作出的香港政改五部曲的決定。所增加的兩步,一是特首向人大常委提出要修改選舉辦法的報告,二是人大常委對特首提出的報告作出「是否需要修改」的「確定」。人大常委在行使這第二步的權力時,一是只限於特首報告的內容,二是只就「是否修改」作「確定」,並沒有可以超越特首報告內容而定出「如何修改」框架的權力;這部份的權力,應屬於第三步,即特區政府向立法會提出具體框架的範疇。因此,「831決定」,已違反了「04年決定」所規定的權限。

其次,即使人大常委要定出「如何修改」的框架,立法程序也需要有提案人和法律委員會的審查意見。但「831決定」無提案人也未經法律委員會審查,而只根據一些常委「認為」的意見就作出如何修改,這也違反中國自定的立法原則。

其三,港澳辦副主任馮巍表示,「831決定」是「一份法律文件,具有確定的法律效力,對後面要進行的三部曲都有法律約束力」。但這文件的第三條又表明,框架原則要經過香港立法會三分二通過並完成最後兩步,才有法律約束力。究竟「831決定」現在已有法律約束力呢,還是要低一層級的香港立法會通過才有約束力?人大常委似乎無人搞清楚,反正大家做投票機器一致通過就是了。

施路的文章還點出中共其他思維的混亂。例如,一方面表示設定框架的目的是要防止與中央對抗的人成為候選人,另方面又說提委會不排除任何不同政見者;多次表明只要與中央對抗的人成為候選人就有可能當選,這說法也否定了他們一向聲稱大多數港人「愛國愛港」;中共拒絕不同政見者參選的主要理由是危及國家安全,但只有在沒有真普選的情況下,才會誘發大型社會運動,並讓所謂「反華勢力」有介入機會,以致危及國家安全,即使與中央對抗的人被選上,中央還可以不任命,因此根本不存在危及國家安全的基礎。

施路的分析很確當。筆者有保留的,是他認為中共違反自定法律和政策,是基於思維混亂,只要揭開面紗,據理力爭,真普選之路是敞開的。事實上,中共不依《基本法》並非首次,1999年不依《基本法》所定須由終審法院提出人大常委才會釋法,而是特首提出就釋法,其後更是無香港機構提出就動輒釋法,和逕自作出在《基本法》中無地位的「人大常委決定」;《基本法》沒有規定治港者須愛國,更無規定法官要愛國,中共都自作規定;《基本法》22條規定中央所屬各部門、各省等均不得干預香港特區內部事務,更是早被中共拋到九霄雲外了。不過,像這次人大常委決定違反人大常委決定的事,就太荒唐了。這說明,中共毫無「法」的觀念,《基本法》可以不算數,04年作出的人大常委決定也不算數,一切按黨的權力需要隨時任意搬龍門。「831決定」體現了絕對權力的無法無天,極權者向人民放權的真普選之路是封閉的。其後果是預示這種極權手段將君臨香港,也許吳克儉真箇是一語中的,「831決定」誠如禍國害民餓死三千萬人的「大躍進」也。立會否決,罷課,抗爭,不是因為我們相信有效,而是要表示我們對極權主義的不服從。

——转自港文集,2014-09-13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139期    2014年9月5日—9月18日)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