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Total results: 1492.
体制成本不但决定中国经济的过去,也将决定中国经济的未来。渐进改革留下了不少硬骨头,不少半拉子改革工程,同时高速增长又不断引发新问题,加到一起,体制成本先降后升。竞争格局决定了中国经济突围的两个方向。
我和老于算是很熟的,近年来我们一起并肩战斗于维权之路上,我们是同道、同志。同志受难,我心痛矣。老于是近年来济南乃至整个山东最活跃的维权人士之一,堪称志士!他是山东维权的一面旗帜!
自从1972年尼克松访华以来,美中关系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糟糕。如果届时双方未能达成某种协议,未来数年甚至会更糟。现在贸易战的硝烟中,已经清晰可见。如果修昔底德本人在观战,他可能发现,双方都在按照各自剧本加速推进,而引发的碰撞将会带来意想不到的灾难。“历史的钟摆”将会出现何种状况?这是一个天大的问号。
涉嫌“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遭逮捕的四川维权人士黄琦,被起诉已7个多月,其案至今不审不判,其85岁老母呼吁法院依法公平、公正、公开审理黄琦一案,从人道出发,早日释放无罪及患多种严重疾病的黄琦出来治病。 黄琦于2016年11月28日被带走,其涉嫌泄露的国家秘密是《中共绵阳市游仙区委政法委员会关于陈天茂信访要求办理情况及相关问题的报告》。黄琦的母亲说,该《报告》是绵阳市游仙区街道办事处主任黄兵拿给陈天茂看并要求访民陈天茂拍照的。现在黄兵主任仍在原单位上班做官,黄兵主任“泄露”出该《报告》,黄兵都无罪,黄琦应该也无罪。 欲了解更多,请访问 中国人权 网站 黄琦专页 。 黄琦八旬老母为儿鸣冤...
外交是内政的延续。在“大国梦”掩护之下,这个“新土耳其”,对内是反世俗反民主,塑造一个重新伊斯兰化的准威权政权,对外则是在所谓“大国梦”驱动下,与西方对峙。土耳其会不会成为一个毁于“大国梦”和“特色论”的样板,就看它能不能意识到这些教训。
在2018年7月这个微妙而关键的转折点,社会预期开始发生变化,预期其实就是人心,人心的变化比宫廷政治更值得我们关注。权力者在故作镇静,越来越多的民众却开始看透棋局。虽然民间社会对很多问题的认知存在差异,但对习近平个人崇拜的反感,对习近平形象、能力的否定,正在成为一种广泛的共识。
中国根本没有什么“人口危机”,所谓“老龄化”的问题,是中国政府不愿意为中国人养老付钱,当年批判“养儿防老”,如今又反其道而行。倘若全中国有一亿贫困老人,每年政府补助两万元,总计亦不过两万亿元(合三千万亿美元),这之于人民币动辄“放水”数万亿,“一带一路”浪费无算万亿,实在是中国政府对不起中国人民。
中国人口的长期预测,其实具有非常紧迫和现实的政治意义。现实的政治意义之一,就是习近平很可能已经没有时间,因而没有机会实行缓解中国人口危机所必要的重大改革。这意味着不仅不存在所谓「红色江山永不变色」的可能,而且红二代很可能无法逃脱一场革命对他们父辈和自己的历史罪责的全面清算。
“文革是中国当代史上最黑暗的一页”,它虽然已经终结四十多年了,但怎样认识和评价“文革”的斗争还鲜明而尖锐地存在着。“千万不要患文革健忘症”,我们如果不正视这场斗争,并取得这场斗争的胜利,“文革浩劫”还可能重演。为了国家和民族的利益,我们任何人都千万不可忽视和轻视!
在“鸟笼政治”中,在世界各地的民主运动中,重点不是修改宪法,台湾、印度和南韩都不是,宪法只是结果,不是手段,希望在体制外建立一个新的体制,来抗衡专制的统治。所以需要先写一个宪章,游戏规则不能跟随别人的,基本法是保障共产党的利益多于港人的利益,如果说要根据基本法来实现香港的民主,是不可能的,会输定。

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