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Total results: 1488.
以习近平为首的中共新一代领导人,正在反历史潮流的道路上越走越远。他们公然取消上世纪八十年代以来改革开放的成果,企图把已经前行了五十年的历史车轮拉回到长夜未央的毛泽东时代去。另一方面,他们更加大掩盖历史真相的力度,动用国家机器的力量,重新制造出种种光怪陆离的革命神话来。
反送中运动持续近3个月,在前线奔走提供被捕示威者法律协助的义务律师,全港将近200人。他们之中,有执业10多年的大律师,其他则是入行不久的年轻事务律师,也有法律系学生参与其中,彼此相互合作,组成义务律师团。
“如果6月12日我们不用暴力的方式,送中条例就过啦。所以这个政府就是告诉我们,暴力是有用的。如果不使用暴力,我们可能永远争取不到民主。”“共产党是个拿着刀子的政权,你不可能跟拿着刀的人讲道理,你要嘛自保,要嘛把他干掉,所以你跟他讲道理没用。渐渐地,我就变成勇武派。我们也不想死掉啊,但真的是走投无路了。”
“万岁”在中国就是皇帝的代名词。毛泽东掌握了党政军大权,取得了世俗政治领袖和宗教教主的地位,其权威超过历朝历代的“开国皇帝”。毛死的时候,习近平就在那种极度个人崇拜的环境中长大,如毛泽东那样被人膜拜就是根植在他内心的魔咒。
爱国家和爱祖国,这是两种不同的爱国主义。爱国家是政治爱国主义,爱祖国是文化爱国主义。文化爱国主义和政治爱国主义不一样。因为文化爱国主义深深扎根在自己对一片土地、人民、传统、文化的深厚情感基础上。
想看看老人怎么活着、活得尊严,是我近来的一种愿望,我知道即便在美国,老年人生也不易。垂老相守,黄昏最后一里路,是何等的金贵,就像巫宁坤李怡楷二老,往昔的苦难早已是绵绵的生命力。
我从未见过高智晟先生,但他却是我敬佩、敬重的人之一。他出狱不久,通过别人辗转寄来8000元人民币。那是爱心人士让他去看牙的钱,他却无私给了我们母子。每每想起此事,我内心都非常温暖、感动、感激。一件小事,折射出了一个人宽广、博大的胸怀。
寄希望于中共不会出兵香港,是侥幸心理;寄希望于单靠街头抗争轻易取胜,是投机倾向。让全体香港人民了解中共出兵镇压的预案,能破除侥幸心理,能纠正投机倾向,能促使抗争艺术多样化,能让香港人众志成城地迎接一场持久战,并且在条件允许时尽力促成(但平时不寄希望于)它转化为速决战。
从中国的角度看,美中对抗似进入非理性阶段。但从美国强硬派的角度看,这种非理性就是一种理性,狙击中国的快速崛起,已经成为美方不择手段的手段了。这个世界从此进入多事之秋。
致: 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项目协调委员会中华人民共和国代表团 专员李明柱先生(北京) 副主任李娟(音)女士(日内瓦) 副总干事夏刚(音)先生(北京) 性病艾滋病中心副主任胡翼云先生(北京) 主任石英女士(北京) 参赞齐大海先生(北京) 二等秘书杨晓晨(音)先生(北京) 抄送: 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执行主任Gunilla Carlsson女士 联合国妇女署执行主任Phumzile Mlambo-Ngcuka女士 联合国妇女署性别平等、艾滋病和健康高级政策顾问Nazneen Damji女士 联合国开发计划署艾滋病、健康与发展小组主任Mandeep Dhaliwal女士, 全球艾滋病病毒感染者网络(...

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