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Total results: 1495.
致: 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项目协调委员会中华人民共和国代表团 专员李明柱先生(北京) 副主任李娟(音)女士(日内瓦) 副总干事夏刚(音)先生(北京) 性病艾滋病中心副主任胡翼云先生(北京) 主任石英女士(北京) 参赞齐大海先生(北京) 二等秘书杨晓晨(音)先生(北京) 抄送: 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执行主任Gunilla Carlsson女士 联合国妇女署执行主任Phumzile Mlambo-Ngcuka女士 联合国妇女署性别平等、艾滋病和健康高级政策顾问Nazneen Damji女士 联合国开发计划署艾滋病、健康与发展小组主任Mandeep Dhaliwal女士, 全球艾滋病病毒感染者网络(...
寄希望于中共不会出兵香港,是侥幸心理;寄希望于单靠街头抗争轻易取胜,是投机倾向。让全体香港人民了解中共出兵镇压的预案,能破除侥幸心理,能纠正投机倾向,能促使抗争艺术多样化,能让香港人众志成城地迎接一场持久战,并且在条件允许时尽力促成(但平时不寄希望于)它转化为速决战。
毛泽东无论在如何处理与其三任妻子关系的私德方面,还是在如何处理与其治下人民关系的公德方面,都奉行一种“我只对我自己负责”的人生信条,或说是一种“极端个人主义”的人生信条,并因此而成为一个极端不讲德行的人,一个极端不讲私德的夫君和一个极端不讲公德的统治者。
岁月匆匆,自1978年与明湖在崇文机修分手后再也没有见过他,也不知道他的信息。没想到多年后再听到他的消息时,他已经于25年前在天安门前的长安街上洒下了鲜血并永远地离开了这个世界。他为正义而献身,他走的如此匆忙,他又走的如此坚强。
修例的失败充分表明了北京在香港所面临的核心困境。北京希望对香港保持全部控制权,不允许在这片半自治的领土上实行全面的民主。由于没有民主,接连几届香港政府都因低估或忽视公众的担忧而陷入政治危机,年轻人可能会产生这样一种印象:暴力抗议是阻止不受欢迎的政策举措的唯一途径。
人权律师江天勇的妻子金变玲发推说,近几日,河南省信阳市罗山县公安局国保对江天勇一家的监控骚扰突然升级了。4月3日上午,江天勇和母亲赶集回村路上,受到国保骚扰,一名国保当众威胁说:“你晚上出来时我们一棍子打死你!”之前一天(4月2日),江天勇的父亲去扫墓时,国保的车突然冲到其电动三轮车前面,致使73岁的江父连车带人摔倒在路边的田坎子里。 江天勇律师因代理过许多人权案件而遭当局打压,并于2016年11月被逮捕,2017年11月21日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2年,2019年2月28日出狱;在监狱门口即被国保带走失踪,江天勇绝食抗争,3月2日下午被送到父母家中,但遭严密监控、限制人身自由。...
自香港回归以后,在一国两制的框架下,港人不仅争取民主寸功未竟,就连原来享有的出版自由与言论自由也渐渐失去。台湾情况不同,是一个独立政治实体,有自己的外交、军事体系,只要中共不使用武力犯台,台湾人民有各种方式保护台湾的民主制度。

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