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Total results: 1465.
王怡与我相识快20年,我们都是异议诗人和作家,都做过独立中文笔会理事,也曾一块出版过四本被查禁的地下黑皮书。我为诗人、作家和牧师王怡夫妇呼吁。我期望所有的西方政治家和诗人、作家、学者、人权活动家、以及普通公民都关注这场对抗洗脑,对抗劫持中国人灵魂的战争。
20世纪80年代末在中央统战部工作时,我曾干了一件自以为是的事儿。我一厢情愿地想将一些异见人士从“圈外”拉到“圈内”来,其中花心思最多的是方励之。桀骜不驯的方励之却并不领会我们对他的好意,在改旗易帜的路上越走越远,很快中国政局风云突变,方励之终于走上了不归路。
笔者不赞成“中国模式”的说法,但是如果把以强势政府主导经济发展定义为“中国模式”,我认为这种模式确实是存在的。在运行多年以后,这种模式已经走到了尽头,必须痛下决心,对过去的发展模式进行根本改造。如果心存侥幸,继续敷衍,问题叠加,前景不堪设想。
被关押在绵阳市看守所的四川维权人士 黄琦 的母亲 蒲文清 从刚刚会见黄琦的律师处得知,黄琦血压升高,病情加重,进入尿毒症,看守所本来决定在看守所医院给黄琦腾出一间房让黄琦入院治疗,并安排多名在押人员看护黄琦,但该方案被办案单位以不讲政治为由予以否决。蒲文清指办案单位是惨无人道一步步地把黄琦推往死亡的罪魁祸首,要求中央敦促四川当局急送黄琦住院治疗,并追究阻止黄琦入院治疗的责任人。 黄琦于2016年11月28日被拘留,后被以“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起诉,案件至今仍未开庭审理。欲了解更多,请访问 中国人权 网站 黄琦 专页 。
“只有在天足够黑的时候,你才能看到星星。”香港许多人还在为民主奋斗,并以非暴力的方式抵制北京日趋严厉的镇压行动。我们可能无法阻止威权主义的前进。但我们必须竭尽所能,至少减慢它的速度。
自美中贸易战开打,中国当权者就希望特朗普在中期选举中不那么顺风顺水,民主党若夺回众议院,特朗普就有可能在今后的两年中成为跛脚鸭,无暇顾及中国的贸易及其他难题。然而民主党即使夺回众院甚至参院及弹劾特朗普,在抑制中国扩张方面,也不会改变这个两党共识。那时,只怕习近平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2018年12月10日,刘正清律师到绵阳市看守所会见四川维权人士黄琦,得知:两名驻所检察官于2018年11月30日和12月3日三次见黄琦,要求他放弃幻想,主动认罪,否则判他10多年。12月4日、5日,绵阳中院法官和审判长先后到看守所与黄琦见面,要求他查阅案卷材料,被黄琦拒绝。黄琦说:“我只在法庭上、两位律师在场的时候充分的举证、质证、认证。”审判长告诉黄琦,他的保外就医申请未获批准。12月7日绵阳中院给他送达庭前会议《传票》。黄琦说他一定会抗争到底,并希望大家多关注因他的案件而遭迫害的各地朋友及目前失踪的他的母亲蒲文清。 黄琦于2016年11月28日被拘留,同年12月16日被正式逮捕,...
习需要懂特朗普的做法,这是特朗普一贯的做法,他先会创造一个危机,后来会宣布危机解决了,但没有实质的变化。习如果聪明的话,没有必要过分地注意特朗普今天说什么话、明天说什么话、表现得友好还是表现得敌对,这些都是特朗普在他自己的脑袋里面玩的戏剧,对外面没有什么影响,你就安静地观察。
11月6日,中国将在日内瓦接受联合国对其人权状况进行的 普遍定期审议 。这次审议是在这样一个时刻进行的: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维吾尔族穆斯林被大规模拘禁的报道不断增加;中国官方加强了对人权的普世性和对人的尊严的尊重这一国际人权体系核心原则的攻击。 中国当局于2016年开始了一项针对维吾尔族穆斯林的运动,自2017年以来一直不断升级。新疆自治区政府发布了一个“反极端主义”的条例,将“非正常”蓄须、穿戴蒙面罩袍,不仅把在食品而且在其他方面也保持清真的行为都归入到“极端化的主要表现”(《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去极端化条例》第9条)。据报道,中国当局在新疆以打击极端主义的名义下拘留了至少100万维吾尔族穆斯林,...
2018年10月8日,李静林律师会见了被关押在绵阳市看守所的四川维权人士黄琦,黄琦通过律师发表声明,称他是因当局打击他和“天网义工”的犯罪计划遭曝光而被构陷、被指控为所谓的“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黄琦声明他绝不变更委托的李静林、刘正清两名律师,如果没有他们两人出庭,他将拒绝出庭。 黄琦于2016年11月28日被拘留,后被以“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起诉,案件至今未开庭审理。 更多关于黄琦案的信息,请见: 中国人权 黄琦 专页 。 声明 因打击黄琦等“天网义工”犯罪计划遭曝光后,而被构陷之所谓“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诉讼中,黄琦绝不变更委托律师。如没有李静林、刘正清两名律师出庭,...

页面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