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Total results: 1465.
以下内容节选摘抄自刘正清律师2018年9月7日会见被拘押四川维权人士黄琦时对黄琦所述做的笔录。笔录影印件来自自由亚洲电台2018年9月8日报道黄琦文章中的插图(吴亦桐提供; https://www.rfa.org/cantonese/news/huang-09082018120924.html )。黄琦于2016年11月28日被拘留,后被以“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起诉,案件至今仍未开庭审理。欲了解更多,请访问 中国人权 网站 黄琦专页 。 刘正清律师会见黄琦笔录(节选摘抄) 时间:2018年9月7日上午 地点:绵阳市看守所第16会见室 2018.8.6抽血检查的结果肌酐214尿酸519。...
中美关系会继续变糟,而这也并不必然和特朗普入主白宫有关系,因为目前在美国和欧洲,商界出现了一个真正的转变,那就是对于中国的态度变得敌对了。要知道在与中国的关系这个层面,他们曾经是最期待友好的对华关系的,但是现在,这一切都改变了。
在《零八宪章》发布十周年之际,本刊重新刊登《零八宪章》全文,以纪念刘晓波等先行者毕生的追求和奋斗,并吁请所有负有责任感和使命感的中国公民,积极投身到推动中国社会的变革中来,早日建成一个自由、民主、宪政的国家。
2018年11月12日下午,被关押在绵阳市看守所的四川维权人士黄琦在会见律师时告知,当日上午绵阳市中心医院的三位医生到看守所给他会诊,测出其血压至危:170/100,而之前医生给他开的药看守所并没有给他吃,这是他的病情恶化到今天的根本原因。 黄琦于2016年11月28日被拘留,后被以“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起诉,案件至今仍未开庭审理。欲了解更多,请访问 中国人权 网站 黄琦 专页 。 会见笔录 时间:2018年11月12日下午 地点:绵阳市看守所 会见人:刘正清律师 被会见人:黄琦 问:请你将最近的情况说一下。 答:2018年10月25日绵阳市中心医院王松等三人对我进行了检查:肌酐205...
新疆从2016年8月开始构建“一体化联合作战平台”,整个新疆已经成了一座更大的监狱。所有关注中国人权、关心中国未来的人,现在都应该为被关押的维族人大声呼吁,他们的处境就是每个中国人的处境,他们的命运就是每个中国人的命运,他们的未来就是每个中国人的未来,他们的自由就是每个中国人的自由。
四川维权人士 黄琦 的母亲 蒲文清 再次谴责当局对黄琦的陷害,呼吁国际社会关注,以敦促当局从人道出发,送罹患多种重症的黄琦住院治病。 欲了解更多,请访问 中国人权 网站 黄琦 专页 。 八旬老母为儿鸣冤 我是黄琦母亲蒲文清,今年85岁。 2016年12月16日,绵阳市检察院以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逮捕黄琦入狱,已一年零11个月多,超期羁押。 黄琦所谓泄露文件是《中共绵阳市游仙区委政法委员会关于访民陈天茂信访诉求办理情况和相关问题的报告》,该《报告》是游仙区街道办事处主任黄兵拿给陈天茂看并要访民陈天茂拍照的。现在黄兵主任没涉及到此案,仍在原单位上班做官。黄兵主任是泄密的源头呀!怎么黄兵无罪,...
中共本来要在11月召开的中央委员会四中全会一再推迟,习在无力招架华盛顿的连环拳攻势的情况下决定进一步抛离邓小平的市场改革路线而重拾毛泽东的「自力更新」的老路。反习势力或明或暗地在积累并发酵,反习的全国大联盟已悄悄成形,大大假如续逆民意、逆世界潮流地走回头路的话,要付出的可能是亡党亡国的代价!
涉嫌“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遭逮捕的四川维权人士黄琦,被起诉已7个多月,其案至今不审不判,其85岁老母呼吁法院依法公平、公正、公开审理黄琦一案,从人道出发,早日释放无罪及患多种严重疾病的黄琦出来治病。 黄琦于2016年11月28日被带走,其涉嫌泄露的国家秘密是《中共绵阳市游仙区委政法委员会关于陈天茂信访要求办理情况及相关问题的报告》。黄琦的母亲说,该《报告》是绵阳市游仙区街道办事处主任黄兵拿给陈天茂看并要求访民陈天茂拍照的。现在黄兵主任仍在原单位上班做官,黄兵主任“泄露”出该《报告》,黄兵都无罪,黄琦应该也无罪。 欲了解更多,请访问 中国人权 网站 黄琦专页 。 黄琦八旬老母为儿鸣冤...
《“美国梦”焕发在中国》一文,无视中美两国社会政治制度及开放程度的极大差别,将中国昙花一现的二十余年向上流动,与美国长期向上流动过程中短暂出现的流动性下降比较,这种取其一点——少数人致富速度的比较,既失之于偏颇,得出的结论也近于谬误,无异于痴人解梦。
不少港人,尤其是30岁以上的,到了此时此刻仍有一种错觉,以为香港还是与以前没太大的分别,虽不是民主体制,仍有着高水平的法治及基本人权和自由。事实是在过去一、两年间,中共已全面在港推行专制威权。即使还未恶劣至内地那样,但当下的香港肯定已与不少港人残留的印象有很大差距,只是不少人还不自知。 香港的确从没有全面实行民主,只是在上世纪80年代开始才很慢地在立法机关引入选举,至现在为止,地区直选的议席也只是占一半,行政长官更只是由小圈子的选委会产生。但起码在这一代人的记忆中,香港也不能算是专制统治,因自二战之后,尤其是在70年代开始,港英殖民政府在香港逐步引入法治,由能维持社会秩序,...

页面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