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Total results: 1493.
在服满两年刑期后,著名维权律师 江天勇 本应于今天获释,但在国际社会的密切关注下,他却再次失踪,前去接他的父亲和妹妹也同时失踪。前往位于新乡市的河南省第二监狱迎接他的支持者被告知: 江天勇被接走了 。 据江天勇妻子金变玲发的推文说,江天勇的父亲和妹妹在2月27日下午由三名国保人员“陪同”从河南信阳老家出发前往新乡,下午5点20分家人与他们通过话之后,再没有他们的消息,两人的手机一直关机。 中国人权 执行主任谭竞嫦说:“国际社会万万不可接受中国正在施行的极权主义计划,不能只把它看作是另一个镇压阶段。只有在一个持续践踏人权和人类尊严的无法无天的政权中,才会有人因合法行使权利而受到监禁,...
用六个字来概述改革开放的实质:卖地、举债、印钱。这是从根本上抛弃了马克思主义,否定了打土豪分田地的正当性。卖地、举债、印钱,造就了中国的经济的虚假繁荣。中国经济的致命问题是经济效益的低下,许多国有企业的经济效益甚至为负。最终的结果是:寅吃卯粮,债留中国,钱去他乡。
四川维权人士 谭作人 与妻子在春节期间探望了系狱维权人士 黄琦 的母亲 蒲文清 、六四遇难学生 吴国锋 的父母以及即将出狱的维权人士 陈云飞 的母亲(陈云飞因与其他维权人士一起去为1989年六四镇压中的死难学生扫墓,而被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判刑4年),并报告了他们的情况。去年12月7日,85岁的蒲文清在北京上访过程中被截访人员带回户籍所在地内江,与外界失联,其间,她发生心衰、高血压、糖尿病等严重病情,经急救治疗后,病情稍有缓解,治疗费高达4万余元(约5,900美元);45天后,于1月22日回到成都家中。目前,老人仍在药物治疗与吸氧治疗中。谭作人说,吴国锋的母亲体弱多病,每周需去医院治疗,...
在又一个新春到来的时候,我还想强调人性这个问题。无论遇到什么,尤其是在我们一时难以判断是非的时候,记住我前面的那句话:基于最基本的人性,分清是非对错;基于最基本的人性,明辨世界和文明的走势。这样才不会迷失。
王怡与我相识快20年,我们都是异议诗人和作家,都做过独立中文笔会理事,也曾一块出版过四本被查禁的地下黑皮书。我为诗人、作家和牧师王怡夫妇呼吁。我期望所有的西方政治家和诗人、作家、学者、人权活动家、以及普通公民都关注这场对抗洗脑,对抗劫持中国人灵魂的战争。
刘飞跃是一个典型人权捍卫者,完全担当现代公民的社会责任而践行宪法赋予的公民权利,为促进中国的人权民主与法治而不懈努力。当局对刘飞跃的重判,严重违反中国《宪法》“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民生观察对此表示强烈抗议与严正谴责!
20世纪80年代末在中央统战部工作时,我曾干了一件自以为是的事儿。我一厢情愿地想将一些异见人士从“圈外”拉到“圈内”来,其中花心思最多的是方励之。桀骜不驯的方励之却并不领会我们对他的好意,在改旗易帜的路上越走越远,很快中国政局风云突变,方励之终于走上了不归路。
笔者不赞成“中国模式”的说法,但是如果把以强势政府主导经济发展定义为“中国模式”,我认为这种模式确实是存在的。在运行多年以后,这种模式已经走到了尽头,必须痛下决心,对过去的发展模式进行根本改造。如果心存侥幸,继续敷衍,问题叠加,前景不堪设想。
应对中国经济的“灰犀牛”,需要做根本性改革,但这是不可能的,习近平在纪念改革开放四十周年的讲话中透露了“坚决不改”的决心。接下来的,“灰犀牛”已经在路上,并在加速到来,其规模如海啸一般,将淹没每一个人。
中国人权 综合网络消息:四川维权人士、 六四天网 创办人 黄琦 被控“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故意泄露国家秘密”一案于1月14日在绵阳市中级法院秘密开庭。黄琦在庭审中表示不承认法院合法性,并为了辩护律师的安全,当庭解除代理,致庭审中断。黄琦目前无代理律师,其母亲蒲文清已被软禁一个月,与外界失联。 黄琦的辩护律师刘正清因不久前遭当局吊销律师执照而无法出席庭审;另一名辩护律师李静林在庭审后接受媒体询问时三缄其口,表示什么都是秘密,不能说,连休庭时间都要保密。 据报道,庭审前一天,当局就出动大批警力在绵阳火车站和一些去往绵阳中院的道路上设置了大量警车。...

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