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Did you mean
旅长 八十 1989
Total results: 368.
陈家坪(原名陈勇),诗人、纪录片导演。因为拍摄有关许志永的纪录片,于2020年3月2日在北京被捕,并被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为由指定居所监视居住,一直未获许会见律师和家人。陈家坪的妻子救夫心切,不得不配合北京海淀公安的要求保持沉默,并写信劝说丈夫进行妥协,但当局却一直未兑现其承诺。2020年4月12日陈家坪50岁生日当天,陈家坪的妻子打破沉默,以公开信的形式告知外界陈家坪被捕的情况。 主要经历: 1997年参与编辑出版民刊《知识分子》。 1998年参与采访出版《沉沦的圣殿》。 2000年在北大在线新青年网站学术频道,主编中国学术城。 2003年创办犀锐新文化网站;拍摄纪录片《外来人口...
——有一批人始终怀揣八九信念,31年来痴痴以求,竟致大部分时间陷身牢狱。这批人是八九精神的守望者,是八九民主运动传承在这片土地的灵魂,也是六四英烈忠实的守墓人,他们是当之无愧的八九守灵人。谨向陈西、刘贤斌等八九守灵人致以崇高敬礼!
——维权律师和法律界在司法独立、宪政转型和依法治国过程中的作用至关重要而不可或缺。司法不独立仍然是中国的症结性问题。实现司法独立必须从政体改革开始,中国的社会转型还有很长的路要走,甚至可以说还未真正起步。
——我们曾经以为中国已经非常黑暗,现在才知道习氏中国更堕落、更黑暗。如今的习氏中国,透支几代人的生存资源,有了几个钱,以为自己可以自绝于西方文明另立规则。在这种狂妄自大中,武汉肺炎的疫情应付及愚蠢狂妄的战狼外交,让世界看清:有了中国因素,全球化难逃黑化命运。
( 十一 )( 十二 )( 十四 ) 1989年6月5日中午,我躺在床上,先是几位校医突然进屋来给我注射针剂,几乎是同时,来人把我丈夫蒋叫了出去。见此情景,我心里已明白了八九分。过了一会儿,蒋回屋来对我说:“我们的儿子已经不在了。” 听到丈夫亲口告诉这个噩耗,连日来那不祥的预感得到了证实,我所有的期盼和幻想霎时间化为乌有。此时此刻的我反倒十分镇静,也未昏厥,只是头脑里一片空白,丧失了思维能力——似乎时间停止了,空气也凝固了。我说不出任何话语,只是呆呆地望着周围的人们。“丁子霖,你哭啊,哭啊,哭出来吧!”同事大声喊道。在众人的推拉和呼喊下,我终于哭出了声音;但由于大夫事先给我注射了镇静剂,...
敬爱的一尊同志,你曾抗200斤麦子走10里山路不换肩,你前几天在昆明还神采奕奕红光满面,团拜会上你还精神抖擞出口成章,这说明你身体健康毫无疾患。那么你为什么就不能屈尊前往武汉去体察一下疫区老百姓的苦难?你心里究竟有没有“人民”二字?
柏林墙被拆除30年后,人类早已进入信息互联互通的数字时代,但在专制世界与自由世界之间,还有一座柏林墙需要被拆除,那就是中国的互联网防火长城。深受信息柏林墙之苦的中国人,当然希望、也永远感佩国际社会推墙的努力;但如果不能帮忙推墙,请你们不要帮着加固这堵墙好吗?
长期从事中国民运和人权活动的异议人士秦永敏因“颠覆国家政权罪”服刑12年后於今天从湖北省汉阳监狱刑满获释。1998年12月,在组建被当局禁止的独立政党中国民主党并试图登记该党湖北省党部之后,秦永敏被定罪。获释后,秦永敏仍将被剥夺政治权利3年。 秦永敏说,在他获释离开监狱时,狱警禁止他将其文稿、与家人的通信和1998年判刑时的判决书带走。秦永敏说:“我不答应,跟他们据理力争,他们拚命把东西从我手中抢走。我被他们几个人强行塞进警车,然后带到派出所。”
在目前的世界格局中,中共始终把国际法规视为无物,而建立在民主和法治的体制框架基础之上的国际法规对中共的作为则似乎难以有效约束。大多数发达国家对中共都采取首鼠两端的立场,心中有不满,但不敢得罪,生怕失去商机。如果所有发达国家都如此,那中共就几乎可以为所欲为了。
天水是一位博学多才,很有个人修养,具有人格高尚品德的人。他为人谦虚,处理事情雷厉风行,爱憎分明,有情有义。在天水逝世两周年之际,我们永远不要忘记,那些为中国运动而英勇献身,作出过重要贡献的先驱们,我们的心永远与他们紧紧在一起,他们将在我们的心中永恒!

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