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Total results: 1481.
根据军地和罗玉瑛三方的材料显示,汪小燚在95964部队于2001年6月28日因请三日丧假未获批准,发牢骚挨了几个耳光后,欲向上级反映部队黑暗情况,进而被打致残、被除名遣返回原籍……
一群专为冤案昭雪的人权律师,本当是民族的功臣,但却荒谬地成了囚徒,这是整个民族的耻辱!每个希望能够实现自由平等、法治正义的中国人,都应该关注“709”律师和公民,应该呐喊,支持他们!
广西大屠杀确是太悲惨了,十多万生灵死于非命,那些许许多多的杀人惨况用语言是难于表达的。当年的凶手们随意抓人、打人、杀人是极为普遍的,杀人手段更是五花八门,残忍无比,人世间罕见。有用木棍打死,石头砸死,用刀捅死,五花大绑丢下河溺死,生埋活人,生割活人,挖心肝、吃人肉,五马分尸,有对妇女先强奸后杀死,有全家被杀绝、家产被抢光的等等,至今为止仍然叫人无法相信,但却是血淋淋的真实存在。
王楠,1970 年 4 月 3 日出生,遇难时 19 岁;生前为北京市月坛中学高中二.二班学生;6 月 4 日凌晨三时半遇难於天安门西侧南长街南口,子弹从左上额射入,左耳后穿出;现骨灰存放於北京西郊万安公墓骨灰堂。 1989 年 6 月 3 日晚 11 时 20 分左右,王楠携带照相机,头戴摩托用头盔,骑自行车前往天安门广场。11 时左右,他曾给同学打过电话,说他要去拍摄历史的镜头。6 月 4 日凌晨一点多钟,在人大会堂北门对面、南长街口被戒严部队开枪击中左上额,子弹从左上额射入,从左耳后穿出,头盔后面留有弹痕。后来被赶来的医学院学生抢救无效,於三点半钟死亡。 王楠中弹后,...
在目前的世界格局中,中共始终把国际法规视为无物,而建立在民主和法治的体制框架基础之上的国际法规对中共的作为则似乎难以有效约束。大多数发达国家对中共都采取首鼠两端的立场,心中有不满,但不敢得罪,生怕失去商机。如果所有发达国家都如此,那中共就几乎可以为所欲为了。
New!
丁家喜 ,律师,人权活动家。毕业于北京航空航天大学,获工学学士学位和硕士学位。 1989年跟成千上万学生在天安门广场抗议,要求民主,要求改革。毕业后从事工程师职业,1996年转行成为专职律师, 2003年参与设立北京市德鸿律师事务所并任高级合伙人,2011年获得北京市十佳知识产权律师称号。 丁家喜和许志永、赵常青等人是北京“新公民运动”的主要组织者和协调人。在全国各地号召每月一次的公民聚餐论政活动、个体维权案件、参与公共事件的围观、作为独立候选人参加人民代表竞选等活动。 2012年12月9日,丁家喜和 许志永 、孙含会、王永红等人发表致习近平等中共高层领导人公开信,...
New!
基督教教友蒋湛春被以“涉嫌寻衅滋事、扰乱国家机关工作秩序”刑事拘留,关押在镇江市看守所。北京基督教圣爱团契家庭教会的长老徐永海为该教会因信仰、维权等原因而被抓、被关、被判刑的众多教友呼吁,希望得到社会的关注。 我们教会一些肢体在苦难中望给予关注为此祷告 (北京基督教圣爱团契家庭教会) 徐永海 2020年3月5日 1、 2020年2月27日,马玉珍姊妹通过微信给我发来了,她的丈夫蒋湛春的《拘留通知书》。蒋湛春弟兄以“涉嫌寻衅滋事、扰乱国家机关工作秩序罪”刑事拘留,被关押在镇江市看守所。 在去年的2019年9月26日,蒋湛春弟兄在北京被抓,押回到户籍所在地的江苏镇江,以“涉嫌寻衅滋事”...
终极意义上,毋宁说人们担心的是,生物技术会让人类丧失人性——正是这种根本的特质不因世事斗转星移,支撑我们成为我们、决定我们未来走向何处。更糟糕的是,生物技术改变了人性,但我们却丝毫没有意识到我们失去了多么有价值的东西。
《新京报》2020年1月16日报道了 河南三名农民因上访被判罪、上诉后二审维持原判 的消息,维权人士陆大春就案例所述当事人被以敲诈勒索罪为由逮捕、到中央巡视组驻地上访被指控为非正常上访提出质疑,要求党中央就此案成立专案组,就其涉及的当地村官腐败,其中一名上访人在看守所死亡,当地官员官官相护、对上访者强加罪名等问题进行调查,呼吁严惩损害被征地拆迁农民最基本生存权利的官员。 强烈呼吁党中央必须为河南四被征地上访农民成立专案组 陆大春 据新京报报道,河南四名失地农民因上访于2018年8月被刑拘,其中一人在看守所身亡,三人被控敲诈勒索罪,后被追诉寻衅滋事罪。2019年10月21日,...
那些握有权力的人有种好消息综合症,就是无论如何,不管真实与否,只听好消息,没有也要编一个。你要说那不是真的,他能跟你拼命。给各位每天努力发帖传播疫病知识和亲身经验的朋友们拜年,传播信息是一种权利,也是辛勤的劳作和奉献,但大家一起努力,就有真相浮现。

页面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