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Total results: 763.
New!
中国人权编者按:本文为旅居美国的人权律师陈建刚所作的他与身居湖南的维权人士谢文飞的越洋长谈记录。谢文飞从2013年至2014年,在全国8个省20多个城市参与了各种旨在推动中国的民主进程、捍卫人权的活动,也因此,他数次被刑事拘留,其中第三次刑事拘留后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4年半。他第四次被刑事拘留是今年4月30日,至今仍未获释;本文记录的长谈是在4月初。在谈话中,谢文飞讲述了自己如何从一个热爱共产党,甚至写过获奖长诗《党啊,你是我心中永恒的太阳》的被洗脑青年,在通过网络接触到真相后不断进行认真思考,从而转变成为追求言论自由、致力于为实现民主宪政的中国而抗争的人权捍卫者的经历。
张忠顺,独立思想者,人权捍卫者,山东省烟台大学前教师。参加过1989年学生爱国民主运动,一直关注中国大陆的民主化进程。2001年毕业于复旦大学-香港大学IMBA。2001年开始任教于烟台大学经济与工商管理学院,次年被聘为讲师。 2007年上半年,他在给烟台大学文经学院04、05级学生上《公共伦理学》的课堂上利用教室多媒体设备登陆境外网站,引用“重庆钉子户”事件的海外报道和1989年六四事件的视频作为教学材料,试图对中国大陆当下的伦理现状给出合理解释和深度探讨。 2007年暑假,他的学生将讲课内容告诉家长,家长告知山东省有关部门,有关部门责成烟台当地公安机关查处。2007年8月24日,...
丁家喜 ,律师,人权活动家。毕业于北京航空航天大学,获工学学士学位和硕士学位。 1989年跟成千上万学生在天安门广场抗议,要求民主,要求改革。毕业后从事工程师职业,1996年转行成为专职律师, 2003年参与设立北京市德鸿律师事务所并任高级合伙人,2011年获得北京市十佳知识产权律师称号。 丁家喜和许志永、赵常青等人是北京“新公民运动”的主要组织者和协调人。在全国各地号召每月一次的公民聚餐论政活动、个体维权案件、参与公共事件的围观、作为独立候选人参加人民代表竞选等活动。 2012年12月9日,丁家喜和 许志永 、孙含会、王永红等人发表致习近平等中共高层领导人公开信,...
基督教教友蒋湛春被以“涉嫌寻衅滋事、扰乱国家机关工作秩序”刑事拘留,关押在镇江市看守所。北京基督教圣爱团契家庭教会的长老徐永海为该教会因信仰、维权等原因而被抓、被关、被判刑的众多教友呼吁,希望得到社会的关注。 我们教会一些肢体在苦难中望给予关注为此祷告 (北京基督教圣爱团契家庭教会) 徐永海 2020年3月5日 1、 2020年2月27日,马玉珍姊妹通过微信给我发来了,她的丈夫蒋湛春的《拘留通知书》。蒋湛春弟兄以“涉嫌寻衅滋事、扰乱国家机关工作秩序罪”刑事拘留,被关押在镇江市看守所。 在去年的2019年9月26日,蒋湛春弟兄在北京被抓,押回到户籍所在地的江苏镇江,以“涉嫌寻衅滋事”...
2019年又有三位“六四”难属和一位伤残者因病去世,迄今为止共有59位难属和伤残者离世。看着这些被无辜打死的年轻生命,看着这几位为寻求正义和为亲人讨回公道而坚守三十年,耗尽生命、抱憾离世的老人们,敢问中国执政党和中国政府,对于1989年在首都北京发生的“六四”惨案还要沉默多久?!这一以政府行为,动用军队,蔑视生命,滥杀无辜,严重践踏人权的罪行什么时候才能依法昭示于天下?!
2019年12月28日,“天安门母亲群体”在京部分难属提前举行了2020年新春聚会活动。难属们回顾了2019年纪念“六四”惨案三十周年的活动情况,还特别提到尤维洁自提供家庭地址后几年来唯一一次收到香港市民给难属寄来圣诞卡之事。难属们表示,虽然随着岁月流逝,他们正在逐渐老去,但是信念不会改变,将继续坚守“真相、赔偿、问责”三项诉求,不会退缩。

“六四”是指1989年6月3日晚至4日凌晨,中国政府为结束当年春夏之交在北京和其它城市举行的大规模和平抗议而进行的军事镇压。尽管中国民众坚持要求当局公布血腥镇压的真相,并追究责任,但当局一直坚持对事件的定性,是“反革命暴乱”(后改称“政治风波”),被“党和国家采取果断措施平息”。

2019年是多事之秋,最牵动世人心弦的大事,当是港人为自由而战。这场波澜壮阔的民众抗争,成功地挫败了香港政府和北京当局的镇压而持续了半年,时下仍然如火如荼、方兴未艾。无论是港人所展现的理性和悟性,还是他们所展现的血性和韧性,都深深地感动了整个世界。
中共处理内乱问题,事事都要归咎于“国外敌对势力”。香港2019年长达半年的英勇抗争,从反送中到反中共,从和平示威到暴力对抗,其激烈程度,在共产党统治底下的记录,只有1956年匈牙利起义可比。香港不屈的雨伞革命显示人民已经准备好,单等纳吉这类从堡垒中突破的人物出现。
请七位常委带头公示财产。打铁先要自身硬。带头公示财产是自证清白和垂范官场的好方式。中国财产申报的立法动议提出30余年了。是社会与正直的官员倒逼高层的时候了。愿意的人历史领着走,不愿意的人历史牵着走。

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