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Total results: 535.
New!
——无论采用何种程序,无论法律内容如何,即将推行的香港《国家安全法》之合法性都遭到严重怀疑。制定此法律显然违反一九八四年《中英联合声明》与为了执行协议由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在一九九〇年通过的《香港基本法》。这部即将颁布的法律主要法外特征是在香港公开设立中国秘密警察办公室,而比起立法制度与司法制度的变化,这可能对香港社会造成更大的胁迫影响。
New!
——黄之锋今天声明,退出众志,坚守香港。我想到的,是广东人的一个近现代特征:盛产革命家。今日中国的政治已走进死胡同,“改良与革命”激辩不已,“换人还是换制”挣扎不定,北京迫不及待要灭掉香港,已经彻底失去安全感了。前景无从预测,但是香港不会无声无息!
New!
——闯祸不认错,哪怕闯下弥天大祸也坚决不认错,是中共的传统。中共何尝承认过错误?对国际社会如此,对本国人民何尝不然!要求一个对本国人民不负责任的党,改掉对国际社会不负责任的传统,不是不可能,但是难,很难。
New!
——自中共在上月宣布以后,我必须避险,不再各种国际连结工作;但我想活在白色恐怖之下,继续日常反抗,继续国际线,就是自己实践的抉择。在香港危急存亡之际,即使绝非易事,也要尝试肩担得起这个重任,在国安法正式来袭香港前的倒数日子,把握每个得来不易的机会,力挽狂澜。
New!
——美国爆发大规模暴动,中国主流媒体如获至宝,党媒、网评员和大小外宣们对美国街头骚乱喜形于色,也不忘把香港去年的运动拿来模拟。林郑亦步亦趋,指美国对于涉及国家安全的国内骚动,与对待同样的香港暴乱,明显采取双重标准。
——国际社会因新冠疫情对中国索赔尽管具有法律上的可能性,但实际操作难度很大,成功的可能性较低。但这并不意味着没有办法对中国追责、索赔。国际索赔与中国的应对策略和国际社会对病毒源头以及对世界卫生组织的履职调查相关联。
随着习近平独裁政权的兴起,“一国两制”正在走向死亡。这是一场对我们都珍惜的普世价值的全球抗争,香港处于这场抗争的前沿。尽管有越来越多的无情镇压,年轻一代已经承担起保护我们家园的角色,勇敢地站在腐败的体制前。
——我们国家的现行“宪法”就是一部伪宪法。宪法应是不直接进行治理的全体国民政治意志的体现,而不是某个君主或某个政党意志的体现。现行“宪法”不是一部真正的宪法。它不是中国人民用来创设和规范政府权力的根本法,而只是执政党用来组建和运行自身政权的操作手册。
在我发言时,香港正处于关键时刻。各种风险愈来愈高。数十年后,当历史学家回顾过去时,我确信2019年相比2014年更是一个分水岭。我也希望历史学家能够庆贺美国国会选择站在香港人及其代表的人权和民主的一边。

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