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Article

【冯正虎】上海著名护宪维权人士冯正虎2011年6月14日再次被抄家后被因涉嫌“以其他方式故意扰乱社会秩序”传唤。本次被扣押的电脑已经是冯正虎被扣押的第十一台电脑。
一本为争回自己的家园和财产而艰辛上访十余年的回忆录。
6月3日,广东南海人民法院再次开庭审理佛山南海区三山岛农民状告政府不作为案。该案三山岛农民的代理人、中国公民维权联盟法援义工天理,在庭审中再次要求被告公开1992年当时的南海县国土局与一些乡、村领导签定的预征土地协议。这份协议使三山百姓失去赖以生存的土地,造成土地大量丢荒,农民需要买菜吃。庭审时,作为被告的政府方默不作声。法庭宣布择日宣判。
【茉莉花活动镇压】2011年2月以来,多名维权人士被骚扰、任意羁押、被失踪、被“监视居住”。其中一些已经释放但多被禁声,维权人士刘沙沙针对他们的遭遇,写下此诗。
【福清纪委爆炸案】出庭旁听此案的心尘在此文中详述开庭情况和案件历史。2001年6月24日,福建省福清市纪委机关发生一起爆炸案,纪委司机吴章雄接到领导传呼赶到单位被炸死,吴昌龙、陈科云、杜捷生、谈敏华、王小刚和谢清等六人被作为犯罪嫌疑人逮捕。2004年12月,陈科云、吴昌龙因爆炸罪被福州中院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杜捷生、谈敏华因非法买卖爆炸物品罪被判处有期徒刑9年,谢清因伪证罪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但被指控为爆炸提供电雷管的王小刚被无罪释放。2005年12月福建省高院裁定“原判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撤销福州中院判决,发回重审”。2006年10月,福州中院重审再次判决陈科云、吴昌龙死缓,改判杜捷生、...
毛恒凤作为一名三个女儿的母亲,被警察非法带走后至今下落不明,毫无音讯,又由于她在劳教所受尽折磨与摧残,导致浑身伤病严重,为此在母亲节之际向爱好和平与正义的人们呼吁,请求关注! 2011年2月24日,几十个安徽和上海警察用盖有安徽省劳教管理局黑公章的终止所外就医通知的传真复印件,把已经被它们折磨得还只剩一口气、回到家才两天的毛恒凤非法从家中带走后,至今已两个多月了,没有仼何相关部门用口头或书面的方式通知毛恒凤的家属有关她的确切下落,更谈不上安排会见了。她的丈夫在2011年2月28日寄挂号信给安徽省女劳教所,收信人为毛恒凤,信的内容是希望她收信后能简短回信,可让家人知道她的下落,...
2011年4月28号上午10点,派出所户籍周光建再次敲开秦永敏家门,和武汉市青山区国宝张队长一起将秦永敏带到新沟桥派出所,再次由刑侦组王辉对秦永敏进行所谓的传唤,并立即开出所谓的“检查证”,要去钥匙,让其他人对秦永敏的住所进行了抄查 询问过程中,王辉的暴烈程度比十余天前有所缓和,但仍然是没完没了的谩骂威胁,指责秦永敏卑鄙龌龊、造谣生事、一辈子专门干坏事、没有文化、下流无耻。 秦永敏告诉他,自己一辈子就是在看书写书,四十几年来几十次横遭抓捕,没有哪一次不是以文章言论作证据,而我的文章言论从来都理性平和,有理有据,没有简单地说什么推翻打倒,或者和哪一个个人过不去,当然我要求和平转型,...
我经历的北京警方一次野蛮的“询问” 4月7日下午16点13分,我的手机接到号码64362624打来的电话,自称是朝阳分局警察,要我到南皋派出所(艾未未工作室所在地的派出所)瞭解情况。我问是哪方面情况,他说在电话里不方便说,也不说姓名。自从4月3日艾未未被失踪、抄家以来,工作室人员、志愿者被带至南皋派出所协作调查的已有十多人了,终于到我了。 17点45分我到派出所门口。一名自称朝阳分局的男便衣把我带入派出所的一间办公室。一会,一男一女穿着便衣进来,大概30岁左右。笔录前,女警查看了我的包和衣服,要求我把手机拿出,关机放桌子,说他们不会拿走的,我照办了。我要求出示证件,男的出示了警证:张京京,...
上海公安机关在2010年2月25日以毛恒凤在2009年12月25日在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西大门口“扰乱公共秩序” 为由,对毛恒凤作出行政拘留十天的处罚决定( 附件1 ),紧接着上海市劳教委在2010年3月4日又以毛恒凤在2009年12月25日在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西大门口“扰乱社会秩序” 的莫须有罪名为由,对毛恒凤作出一年六个月劳教决定后( 附件2 ),公安机关在次日(3月5日)撤销其在2月25日对毛恒凤作出的行政拘留十天的决定( 附件3 ),并把已执行的拘留期折抵劳教期(企图规避“一案两罚” 的指责),2010年4月27日毛恒凤从拘留所被转送到远离上海的安徽省女劳教所羁押( 附件4...
国外朋友们:感谢你们对中国民主人权事业的大力支持!我作为中国民主党人,中国人权观察主席,向你们表示崇高的敬意和衷心的感谢。本人从1970年开始为中国的民主人权事业奋斗,在这一年的三月第一次被捕,由此开始,40馀年来22次被捕,三次判刑,坐牢二十馀年,之所以能够长期坚持终生奋斗,就是因为我相信,专制、邪恶、贪婪只能使人孤立,使人成为禽兽,只有博爱、正义、奉献才能把人类连成一个整体,只有这种整体的人类才是我们应当具有的归属。我不信神,我不信宗教,但我相信让一切人得其所应得——正义——其实也是一种神性,准确地说是神圣性。当我们为正义的事业,为人类的共同利益和精神家园而奉献时,我们就会有无穷的力量,...

页面

订阅 Article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