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HRIC Biweekly

中共与香港的代理人一直在阻挠香港的民主进程,让和理非无路可走。香港抗争主流一直是和理非的,勇武派本是和理非,他们不是主动出击挑衅,而是遭受暴力镇压被迫作出的反抗。
中共从来没有在民意面前退却过,反送中事件也是如此,内斗因为都要斗倒对方而不容向“颜色革命”妥协,又不敢出动军队或武警进行武力镇压而引发国际制裁,因此除了暴力恐吓以外就是用拖延战术期待变局。
熊猫派的新版本有一个前提,似乎美中对抗是美国的责任,而中国反倒是受害者。现在大家越来越明白一个事实,就是中共政权多年来制造的不公平贸易,是导致这场贸易战的根本原因。美国再不反击,就会继续衰落下去。
我认为特朗普政府需要避免正在犯的错误,暗示如果北京与华盛顿达成贸易协议,美国将对香港事件保持沉默并默认中国的行为。未来的声明应该客观地描述使用香港以外的武力的后果——不是威胁,而是客观描述。中国在香港问题上使用武力不仅使贸易谈判受挫,还会危及香港在美国法律的特殊地位。
中共抓捕“新余三君子”之时,正是当局在全国范围内开始大规模打压“新公民运动”、剿杀公民社会之际。此后,中共一步步将中国大陆的各种反抗力量消灭于无形,公民社会的生存空间被压缩到几近窒息。然而,谁又能否认,即使在最严酷的寒冬,仍会有顽强的生命在孕育和成长!
铁的事实说明,在中共极权统治下,一切的所谓产权都是假话,都是没有意义没有权利的虚设,是可以肆意为权力剥夺践踏的对象。结束中共极权,让中国真正步入法治民主的社会,只有那天,公民产权才能得到真正保护,类似香堂村问题才能得到合理解决。
从表面看,习近平集中了更多的权力,但实际上,因为处理美中贸易战和香港危机不当,习近平的权威受到自上任以来最深重的质疑和挑战。中共一反常态,在世界互联网大会上连三天也不开放网络了,这说明中共或习近平面临的局面,只能靠进一步封闭来维持,他们连三天的自信心都没有了。
地下党是共产党在国民党统治区进行颠覆活动的称呼。中共统治香港后,共党仍然从事地下活动,显示把香港人当作需要被颠覆的敌人。香港示威者蒙面,是防止被极权政权迫害;中共地下党蒙面,是方便趁对手没有防备时出招:或者拉人入伙,或者给予打击。这才是可怕的地方
伊力哈木不仅是维吾尔人的良心,也是促进民族和平的重要使者。在我和伊力哈木的多次交谈中,他早有预感,他的维吾尔同胞将遭受更大的磨难。不过可能连他也无法想象,这21世纪最大的人权灾难竟落在他的同胞身上,如此之快,如此之惨烈。
美国人民为了中国人民希望中国更好。但是为了追寻这一目标,我们必须认清真实的中国。人们有时会问特朗普政府是否寻求与中国“脱钩”。对此的响亮回答是“不”。美国寻求与中国接触以及中国与外部世界的接触,但是接触的方式要符合公平、相互尊重和国际商务规则。

页面

订阅 HRIC Biweek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