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HRIC Biweekly

在目前的世界格局中,中共始终把国际法规视为无物,而建立在民主和法治的体制框架基础之上的国际法规对中共的作为则似乎难以有效约束。大多数发达国家对中共都采取首鼠两端的立场,心中有不满,但不敢得罪,生怕失去商机。如果所有发达国家都如此,那中共就几乎可以为所欲为了。
39条生命逝去了,我能想到他们会遭到自己同胞怎样的辱骂,因为他们损害了一个国家“虚幻的形象”。人的一生,可以改变命运的机会只有几次。每一个踏上偷渡苦旅的中国人都背负着振兴一个家族的使命。青春和体能是他们仅有的本钱,三分赌七分拼。
政治强人最大的性格和认知弱点,就是缺乏自省力,缺乏同理心和责任感,好大喜功,不惜拿整个民族和人类的命运去赌个人输赢。现在,习近平和特朗普都遭遇着诸事不顺的局面,而且不可能迅速克服这种困境,这就大大减少了两人做出具有巨大灾难性决定的可能。
现实版的蝴蝶效应就是香港的反送中运动。香港发送中运动的影响逐步扩张到全世界。一个普通刑事案件的“蝴蝶”,让香港再也回不到过去。“光复香港,时代革命”正在开启香港新的未来,开启中国新的未来。
香港反送中抗争无疑极大地影响了台湾政情,在某种程度上决定了2020台湾大选。这是中共非常痛恨却无可奈何之事。只要台湾人明白自己的位势,严防红色渗透,台湾就不会成为香港。
中共对网络的管控,在全世界范围内是最严厉、最全面的,监控技术精准而且高效。极具讽刺意味的是,这种“举世瞩目”的会议,由网络自由度排名倒数第一的国家——中国主办,造成的客观效果只能是中共一心要禁止的“高级黑”。
香港问题的实质上是专制与民主之间的对立。要想官民和解、良性互动,北京需以民主方式对待香港人民。在任何社会,当官民出现冲突时,民众走上街头的前提,大都是因为解决冲突的体制内途径失效。在香港,体制内的参与水平的迅速下降和参与权利的急遽萎缩,必然导致体制外抗争的渐次增加和日益高涨。
赵紫阳晚年的转变使他完成了思想与精神的升华,却不枉一生。而国内和国外、活着和死去的人,凡曾经跟随赵紫阳为中国的改革大业奋斗者,凡支持八九民运反对六四屠杀者,而后又因赵紫阳而经受迫害打击,以致流亡海外、与中共决裂者,也和赵紫阳一样,不枉一生。
香港的法治已经遭到严重破坏,而破坏法治的始作俑者就是政府,他们将自己置于法律之上。那个以严明法治而闻名于世的香港似乎已经成为昨天的回忆,现在的香港社会正充斥着混乱和暴力,恢复法治将是一个漫长和艰难的过程。
您们是百年前苏俄十月革命的同龄人,这是人类自有文字历史以来最残酷、最惊心动魄的百年。您们生长在这个时代,并深深地卷入其中。和同代人一样,有过激情、有过欢欣、有过绝望、有过苦难。现在,一切的过去,都已烟消云散。您们为百姓耗尽了一生,请放下这为之奋斗一生的事业,休息吧!

页面

订阅 HRIC Biweek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