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HRIC Biweekly

中国有12万名律师,勇于承接人权案件的比例并不大,高智晟律师是一颗照耀黎明前黑暗的最耀眼的晨星,他对民间疾苦“感到异常的沉重及悲哀”,设下“三分之一案件要为穷人弱势免费打官司”的原则,先后为当局最敏感的案件辩护……为了他人的安全和利益,他因此遭受共产专制的残酷迫害。
別人的青春岁月有酸甜苦辣、更有活力奔放,而耿格从13岁起的岁月,是以无止尽的羞辱和难堪开展的。
我一看,来的是西城法院导诉台的那个男法官,还有一个年轻的。导诉台的这个男法官最坏了,他在导诉台,要最先审查起诉材料,他对每一个来起诉的人都会千方百计地挑毛病,为难当事人。
一个管理文化事业的国家机关——文化部,其下属的一个事业单位——艺术研究院,居然可以不经双方协商,用非法的行政命令手段,单方面撕毁它此前不久同另一个社会文化组织——《炎黄春秋》杂志社订立的《协议》……上演一场文革式的夺权政变。
另外还有一点更根本的,就是中国共产党的党性不能容忍他的人性。打从《共产党宣言》问世,这个党就崇拜极端,崇尚暴力,它要建立无产阶级专政,强制消灭一切阶级,实际上是消灭一切异己,把人们赶进“天堂”。在这个意义上,“左”是它的本质,尤其在中国这种专制主义传统很深的国家。
世界上最伤天害理的事莫过于断人后路,无法安生。在我中华民族这个立于现代文明之林的国度,如今却偏在“依法治国”名义下推行如此违宪非法,伤天害理,断人后路的“工龄归零”处罚。
本文辑录了近两星期中国发生的主要维权事件。
本文辑录了近两星期国际上发生的与中国有关的重要人权事件。
历史上,各种正确的原则、正义的事业,很少是单靠自身的说服力而自动获胜的。它们必须要有“人证”,需要有人倾心相与,必要时甚至甘愿为之献身。我们承认自我保存为正当。在残暴的高压下,有人放弃,有人退却,甚至有人屈服,我们可以理解,可以同情,或是可以原谅。但是我们不能不承认自我牺牲是伟大,对于那些在高压下的不屈不挠,我们必须致以最高的敬意。
经济形势严峻导致政治收紧,不只是强化舆论控制,还包括约束官僚的贪腐行为,这种统治模式的变化,其主要特征是,用“低成本统治模式”代替繁荣时期的“高成本统治模式”。

页面

订阅 HRIC Biweek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