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HRIC Biweekly

历史已证明,没有军队的国家化,就没有国家与军队的正常化;党化的军队是国家安全、人权灾难最大的隐患。军队腐败,只是谋财,而军队党化与家丁化,则会引发剧烈灾难。因此强化军队的党化,比经济腐败的危害更加深远。
跟西方科技叫板,最省力也最便捷的就是祭起东方神秘主义的法宝,不过这东西满足自己和同胞们的虚荣心还可以,真的交上手了顶不顶事可就是“神鬼之事难言之”了,不信,历史上有先例在,鸦片战争时清军大将杨芳在广州城上排列的马桶不济事,义和团鼓起肚子的刀枪不入也不管事,当年的活剧尽管愚昧,但基本还算是悲剧,因为多少还含有文化反抗中挣扎的虔诚,而今天再演,却只能是笑剧,让人笑不出来的笑剧,我看咱们还是歇歇吧。
他究竟是个“卧底”,还是个地道的反革命,已经不重要,但可以确定,他是那个惨无人道的年代的产物。那时,在对毛泽东的个人绝对崇拜统治下,人们都成为党的驯服工具,因此都争先恐后地献身革命。即使像董麻子,也活在一张假面孔下,成为暴政的附庸。而且,五十年来,无论是统治者还是臣民都没有质的变化。
1968年,这里与广西其它地方一样,却发生了一场反人类的大屠杀,一个面积不大(1540平方千米)的小县,当年的人口仅十多万人,据官方在1980年代“文革处遗”时的统计,就有近三百人惨遭杀害,且杀人手段极端残忍,枪杀、棒杀、石头砸死、用刀捅死——等等无奇不有,更有把被害者人头割下挂在电线杆上示众,令人惨不忍睹。
仲裁庭依据海洋法公约否定了中国的九段线主张。中方能说这个海洋法不符合公平正义吗?不错,并不是唯有把经济专属区规定为200海里而不是100海里或300海里才算公平正义,你可以对这样的规定不接受,但你一旦接受了就应该遵循。更何况中国正是经济专属区定为200海里的主要推手,所以中方可以选择退出海洋法公约,但是没有理由批评海洋法的这些条款不符合公平正义。
歹托邦(dystopia)是乌托邦的反义词,希腊语的字面意思是“不好的地方”。与理想中那种完美的境域完全相反,歹托邦乃指极端恶劣的社会形态。毛泽东发动文革至今已五十年之久,他本人的劣迹举世有目共睹,所推行的暴政为害至今,但还是有不少人习惯用“乌托邦”或“理想”这类字眼强调毛泽东发动文革的动机。从历史来看,毛泽东所发动的历次政治运动更是“歹托邦”动机,如中共八大往后所有的政治行动——共产党整风、大跃进和社会主义教育运动、文化大革命——全是为了推翻八大所制定的总路线而做出的出击。直到1969年第九次全国大会时毛的思想成为全国指导纲领,毛的报复才算落幕。
为了坚持他们特权利益,他们称杀几十万换来稳定,却难稳,还杀出一个贫富悬殊的官僚资本特权阶级,这阶级只占人口0,1%,却拥有全国70%的财富,并成为中国维护他们特权抗拒公平公正公开原则的阻力,使分配不公,达到鲜有的极端,并且,埋伏着经济、政治等矛盾与危机,若今上回头借助老毛集权与暴力解危,可能是黔驴技穷的铤而走险,和一次豪赌了。
1979年到1981年间三次推动中国改革的大好时机,都被胡乔木破坏了。当然,他之所以能够如愿以逞,深层的原因还是党内反改革力量的强大,特别是“一言堂”体制的决定性作用。
王宇被关起来了,整整一年了,听不到声音,看不到容颜,很多人会问王宇是谁,王宇是个什么样的人,王宇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其实不是计较,是警察这个职业有一个通病,就是欺负人。如果我第一次被她们欺负住了,以后会继续被欺负的。另外,我还有一个目的,就是让关押在9号的朱秀玲听见我的声音。她是第一次被拘留,紧张、害怕、恐惧、焦虑是不可避免的,在里边听到我这个大姐的声音,她心里会踏实一些的,对克服恐惧一定有帮助的。

页面

订阅 HRIC Biweekly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