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HRIC Biweekly

11日晚,老婆在下班途中突然给我打电话,说房东给她打电话称,派出所要找我。我一听顿时感到愤怒:他们干的简直是兽行!他们本来有我的电话,但有事竟不直接找我,非要通过房东找我老婆,故意给我制造压力。当天晚上,分局国保通知我被上岗。这次上岗连续62天,把老婆气坏了。
一个学富五车、温文尔雅的价值哲学家,最终变为简单粗暴地撕裂国人共同价值的教育部长——其间的故事,殊值玩味!
“工龄归零”的政策,将受害者当做永远被惩罚、歧视对象,排除于社会保障体系之外,岂不是在制造出更多的社会反抗因素吗?这是极其荒唐的,其涉及面极其广泛,后果极其严重。其迫使所有被断后路的“‘工龄归零’受害群体”,特别是因政治迫害被断后路的异见人士,不得不以老迈之躯,挺身护法维权,誓为生存权利起而抗争、奋斗到底。
本文辑录了近两星期国际上发生的与中国有关的重要人权事件。
本文辑录了近两星期中国发生的主要维权事件。
本文主要就两个国内读者不甚了解的话题作一些深度分析。这两个话题是,第一,对中国来说,海牙的国际常设仲裁法院是否有正当性;第二,中国地图上标示的“九段线”是中国的海上边界线吗?了解了这两个问题之后,读者就可以依据国际海洋法的相关知识,独立地做出自己的判断了。
现在的审批制,政府权力都会用法律形式固定下来,这非常糟糕,但“冠冕堂皇”,说这就是“法治”。政府制定的法律本身,并不能为政府的审批权提供正当性,这是我们必须记住的一点。现在说我们是“法治国家”,说的人没有一个人脸红,这很奇怪。我们好意思说我们是法治国家?
南海仲裁是根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规定所启动的强制性争端解决程序。菲中两国皆为该条约的缔约国,有法律义务执行仲裁裁决。不执行裁决结果,当然违反了国际法。强制仲裁是《公约》的一个创举,允许争端一方单方面起诉另一方。中国目前的做法实际上是破坏了海洋法争端解决机制,或将导致整个海洋法律体系的崩溃。
任律师的事情很简单,所有的证据不过是他的微博和微信信息。你们稍微用点心对照法律条文寻衅滋事罪,就很容易发现完全不能构成此罪。但你们还是死硬地非要如此治罪。实际上,这件事情,不是任全牛律师犯罪,相反,是你们在犯罪。
如果说,文化大革命是人的劣根性的大暴露、大检阅,那么在文化大革命之前的漫长岁月里,我们的社会环境和体制缺陷不是在天天培育和滋生着这种劣根性吗?国民素质的高低受许多因素影响,其中社会环境和体制是重要因素,所以,只有进一步全面深化政治体制、经济体制、社会体制改革,在我国建成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的社会主义,才能提高全民素质,也才能从根本上避免旧体制的复归和文化大革命悲剧的重演。

页面

订阅 HRIC Biweek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