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HRIC Biweekly

各种对林荣基的人格谋杀亦难以改变香港人对事件的观感。就算林荣基是再世陈世美、就算他不是为了正义而是为了自保才“爆料”,都不表示他与铜锣湾书店其他人的遭遇是可以接受的。
实行私有化,使政府领导指挥控制社会的工作,转变为维护社会秩序和提供公共服务的工作,是现阶段比之民主更紧要之事,也是实行真正民主的前提。
一直以来,组建反对党践行宪法赋予公民的结社权利,都是中共专制集团视为江山不保的最大隐忧,以反对党的形象公开活动,无疑挑战了中共集团执政的合法性,因此,毫不留情地镇压是中共的必然选择。
90后律师助理赵威被侮辱消息传出后,在网上发起声援赵威的声浪一波又一波,一直没有停息过,但当局及天津司法部门置若罔闻,我们国内的同仁百般无奈。为此,海外留学生于6月17日在白宫网站发起声援赵威的30天(6.17-7.17)征集10万人签名活动,敦促中国政府停止非法关押中国青年人权活动家赵威。
攻击目标人物的人品,而不提他们所抱怨的政府行为。在完全控制了媒体的情况下,正如发生在中国大陆内部的案例,这尤其有效。
此次引起广泛关注的林祖銮事件,实则就是当局用污名化的罪名对其政治上的“敌人”进行政治迫害的一个典型案例而已。
五年乌坎故事,是村民誓死抗争、当局被迫接受的一个新的试验。今天,试验的结果昭然若揭:民主与专制势同水火,“一国”岂容“两制”?
赵素利,应是一位普通的中年妇女。赵素利,嫁给秦永敏就注定了不再普通,因为,她成了GD专制推动民主人权进步的领袖的妻子。只因为是秦永敏的妻子,赵素利被绑架、失踪……
法国人维克多先生是多个难民家庭的默默救助者,其中包括我的家庭。他也是记者无疆界组织的记者,负责东南亚的事务。他是我早想下笔铭记的人,但之前一直顾忌会给老先生进出中国平添麻烦;闻知其近况,我感到再不写他,将会成为心头永远之痛。
然后就开始脱衣服检查了——脱衣服要脱到裸体。这个女警察特别仔细,我的一条秋裤松紧带坏了一点儿,她就把手伸进坏的那个小口,一直往里边儿掏。我跟她说:我明白你找什么了,你怀疑这里边藏毒品啊!她说:我不是怀疑,我必须认真检查,防止意外。

页面

订阅 HRIC Biweek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