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HRIC Biweekly

中国的资本主义经济制度与红色政权“结婚”了,因此产生了人类历史上独一无二的独特政治经济制度结构,既非社会主义,亦非民主资本主义,而是共产党资本主义;笔者首次提出的共产党资本主义这个概念,指的是共产党领导下的资本主义经济体制,它用资本主义制度来巩固共产党的专制政权,这就是中国模式的真谛。
兰蒄想通过与何韵诗“私了”,即支付其出场费的方式,来平息事态,却被何韵诗拒绝。何韵诗如是说:“自由、公义、平等,一直是香港人所追求的,而假如现在我们因为这些坚持而要受到莫名其妙的惩罚,那么,这早已不是我个人层面上的事情,而是整个世界价值观的严重扭曲。”
作为受害者的李波当然值得同情;但作为斯德哥尔摩综合症患者的李波必须予以批评。正如德国文豪歌德在《浮士德》中所说:你把灵魂抵押给了魔鬼,你用什么才能赎回?脸书上也有人如此宣告:“我们尊敬烈士,亦同情羔羊,但鄙视起初大声求救、最后乖乖受死的乌龟!”
树庆,你被判了十年/十年啊,多么漫长的囚禁/想一想,年过半百的你/须发半白的你/沧桑瘦弱的你/还能否挨过这十年?
我们尝试过找媒体,但没有记者愿意触碰这个事件。我也尝试过法律途径,并多次到新会区人民法院起诉,但法院拒不立案……有天巧遇到维权律师唐荆陵先生,他详细询问并了解我们的遭遇后,表示愿意作为法律顾问帮助我们准备诉讼……2014年6月 21日,唐律师被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正式拘捕,2016年1月29日被广州中院判处五年有期徒刑。
日子在不断的重複中麻木/时间在一片苍白中虚无/此刻,肉体仅仅是肉体/绝不是一颗绿色的树/此刻,灵魂就是灵魂/一只小鸟从我的胸中飞出
我们不愿做奴隶,将以生命捍卫法律,保卫立案登记制,追责到底,实现在上海每一件“既不立案又不作出裁定”等违法违纪的案例都得以纠正而不再发生,建设一个美好的法治上海。
只要真相还被掩盖一天,只要中共还在因纪念六四而关押一人,中国社会纪念“六四”的民间抗争就不会停息,而中共当局自己,也不会从“六四”的恐惧中挣脱出来,就永远面临着历史的拷问和审判。
那时代,成百上千万的地主及其子孙,有的一夜之间便成了冤魂,而活下来的也因此生不如死,成了永远的阶级敌人,永世不得翻身。我想,苦难者和失败者必须言说,有言说才可能进入历史,让后人不至重蹈覆辙——这是一个写作者对暴政的反抗和对自由的基本渴望。
刘远东因为积极参与南方街头运动,并在其中起着中坚推动作用,在2013年初声援《南方周末》事件后不久,被广州公安以抽逃资金罪名抓捕。其后,落实下来的罪名,不出外界所料,是“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

页面

订阅 HRIC Biweek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