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HRIC Biweekly

东门是警方重点把守的“关卡”,说是军警林立也不为过。计有:外边闪着警灯面包车三辆,里面的警车超过10辆。人员有:荷枪实弹的武警游动哨,神色严峻的警员,外松内紧的便衣宝宝。其中,宝宝不停地向我们拍照。
朋友转来网上的一篇报导:新上任的北京驻​​香港官员、中联办法律部长王振民首次就香港书商李波失踪案表态。朋友问这是不是等于中共间接承认他们绑架了李波,请我做个解读。
苏昌兰说:我深深地爱着我的祖国,更爱生长在这片土地上的每一个公民。今天因为同情生长在这片土地上受到非人道打压的人们,可是国家机器却把我推上敌对审判席,使我望到法庭上金光闪闪的国徽渐渐地离我遥远。
突然,枪响了,不是一声,而是一片。顿时大家都趴在地上。我震惊了!“这是我们的军队?”“对着手无寸铁的老百姓?”“对着几万名唱着国际歌的人群开枪?”“真的是疯了!”全世界也不可能有这样的事啊?我真的不敢相信,也不愿相信。
清算过去并不必然就是要报复或害人,它的目的是要还原历史事件的真相,并给它正确的历史定位,让当代人透过这样的真相厘清过程得到和解,也让后世子孙能记取教训,不要让悲剧历史重演。
一颗野草也能点燃整片草原,一粒种子也能长成参天大树,一个小个头也能迸发出大力量。在极权专制的中国,个体的每一次抗争都要付出你所不能承受的代价,但每一次抗争也都能为后世收获一滴净水、一捧净土、一口新鲜空气和一个微笑。
民运、维权人士刘少明“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一案将于2016年4月15日上午9时在广州中院第十三法庭开庭。为表达对他的声援和支持,我们现转发他在被捕前一个月撰写的回忆参加八九民运的文章(本刊重新做了编辑)。刘少明于2015年5月29日被广州警方带走,次日被以涉嫌“寻衅滋事”刑事拘留, 7月14日,被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批捕。
从去年7月胡老师失踪到今年4月,长达9个月的时间里一直都杳无音信,律师也仍未见到胡老师本人,该案也尚未开庭审理。如今已是胡老师第二度入狱,并面临再次被判刑的境遇。
王岐山在一个多小时连续讲话中,出现频率最高的人物就是“毛主席”和“习近平”,并多次谈及毛泽东的“中国人民站起来了”和习近平的“复兴中国梦”。这对我们全面认识王岐山的立场、思维给出一个全新的窗口。
习近平上台以后,中国外交政策发生重大的变化,其基本特点,就是一改邓小平制定的“韬光养晦”的战略,转而走上扩张之路……为了完成这样的扩张主义的外交政策,习近平没有别的办法,唯一的一招,就是大搞金钱外交,到处撒钱。

页面

订阅 HRIC Biweek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