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Open Letter

瑞典诺贝尔文学奖评审委员会 各位女士们、先生们: 作为一个流亡不久的中国作家,我明白,我个人内心的创痛不能代替诺贝尔文学奖的标准。但是我依然要说,2012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莫言的人与文,都有非常大的问题。 你们都是学富五车的老先生,恐怕没有经历过独裁,对于共产党造了多少孽,缺乏感同身受。所以你们把在共产党体制内混成作家协会副主席的莫言,推举成本年度文学奖得主。你们不知不觉,已经和中共帝国高度一致了。请听听中共政治局常委李长春的高调表态——莫言的获奖,“既是中国文学繁荣进步的体现,也是我国综合国力和国际影响力不断提升的体现”(见附录1)。 共产党在1949、1952、1955、1957、...
[山东省金乡县土地强拆案] 山东省金乡县鱼山开发区政府为实施建设“新农村”计划,要求当地农民腾出耕地和宅地“上高楼”居住。由于开发商建造的高楼商品房质量不过关,再加上农民失地后只能靠打工和做小生意维持生活等原因,农民拒绝签订协议及搬迁。2月28日凌晨6时许,当地政府出动1000余名警察和工作人员包围高庄村魏菜园自然村,实施强行征地,与村民发生冲突。
艾未未妻子 路青 致函全国人大法制工作委员会,以其艺术家丈夫艾未未失踪长达81天的切身经历,要求全国人大审议《刑事诉讼法修正案(草案)》时对其中的一些有关监视居住和拘留逮捕可以不通知家属的特殊排除条款不予通过。她认为《刑事诉讼法修正案》应限制公安机关执法的任意性,使公民在公权力面前得到法律的保护,真正实现宪法中所体现的基本人权。
上海维权人士冯正虎致函人大代表和法律界人士,要求他们支持他于2010年8月3日发起的“我要立案”行动。冯正虎在信中重申了2011年1月上海召开第十三届上海市人大四次会议期间189名上海市民向上海市人大提出建议书的内容,包括归还公民诉权、保障法官独立审判权、罢免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院长等。他呼吁上海市人大常委会履行法律实施的监督责任,彻底消除上海司法不作为的恶习,树立法律权威,保障公民诉权,维护法官尊严。
2011年4月28日,当清华大学全校师生仍沉浸在百年校庆的喜悦中时,一桩悲剧在清华大学工字厅发生了:一位为清华工作了大半辈子的退休老员工在清华工作人员冲撞下导致心脏破裂猝死! 我们怀着异常悲痛的心情,向校方如实陈述事情的经过:4月28日上午10时许,清华大学退休员工谌贵达同志与老伴易女士到清华大学工字厅,找人事处负责人提交一些证明退休前干部身份的证据材料,被当时值班的两名保安无理阻拦,他们对老人语言相激并对谌贵达同志进行推搡、撕扯和冲撞,当时的监控录像真实地记录了这一幕。谌贵达感到胸口疼痛,在工字厅西门的走廊长凳上坐了大约十分钟。十二时许,谌贵达的疼痛不但没有消除,反而越加严重。下午一点五十...
国际文学节主席拉什迪给 著名异议作家廖亦武 的回复函.
拉什迪曾因为写作《撒旦的诗篇》,被伊朗的霍梅尼追杀,他的头值500万美元。 在1980年代,我还是个青年诗人,第一次知道他的名字,就被深深震撼。 能够得到如此勇敢的作家的第二次邀请,我感到极大荣耀,虽然我不能远赴重洋去纽约。虽然国家牢笼禁止了我,虽然我的朋友冉云飞、刘晓波和艾未未正在受难。 为我呼吁的纽约文学节的作家们,我们不能见面,但我们的心永远在一起。 2010年在挪威的某个会场,曾经有我的老朋友刘晓波先生的空椅子。 但愿我的写作,我对中国历史和现状的见证,能够配得上你们在开幕式上为我而设的那把空椅子。 谢谢你们。 中国作家:廖亦武 2011年4月27日, 萨尔曼•拉什迪给廖亦武一封回信...
订阅 Open Le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