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公众知情权

中国人权律师团律师就武汉爆发“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并迅速蔓延至全国、全球发表声明,其中包括要求在防控疫情中不得侵犯公民的基本人权;要求立即由全国人大成立应包括独立的专业人士和机构的特别调查委员会,彻底查清“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发生、爆发与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即p4实验室是否有关联;查清是谁指挥并下令隐瞒疫情、下令调查并处罚了所谓的八位“造谣者”,同时向八位被传唤公民公开道歉;释放公民陈秋实、方斌等所有被非法限制人身自由者;要求依法严厉追究各级官员渎职的刑事及行政责任,且中央最高层应有人对此负责,以告慰逝者等。 2020年1月,中国武汉爆发“新型冠状病毒”疫情,...
陈秋实/被强制隔离了/但隔离的原因/决不是冠状肺炎/而是他/说惹权贵讨厌的话/看被权贵掩藏的脏/曝让权贵恐慌的事/守被权贵不屑的德/行被权贵践踏的法/施被权贵丢失的仁/清被权贵封堵的道
2019年12月30日下午,武汉市中心医院眼科医生李文亮在同学群里提到,“华南水果海鲜市场确诊了7例SARS”“最新消息是冠状病毒感染确定了,正在进行病毒分型”。 2020年1月1日,武汉警方发布 通报 称,“一些网民在不经核实的情况下,在网上发布、转发不实信息,造成不良社会影响。公安机关经调查核实,传唤8名违法人员,并依法进行了处理。” 两天后,李文亮收到警方的训诫书,警方认定“华南水果海鲜市场确诊了7例SARS”的言论,不属实。 1月12日,李文亮因发烧、咳嗽在武汉中心医院呼吸与重症医学科监护室接受隔离治疗。2020年2月1日,李文亮被确诊患新型冠状病毒肺炎,2020年2月7日,...
柏林墙被拆除30年后,人类早已进入信息互联互通的数字时代,但在专制世界与自由世界之间,还有一座柏林墙需要被拆除,那就是中国的互联网防火长城。深受信息柏林墙之苦的中国人,当然希望、也永远感佩国际社会推墙的努力;但如果不能帮忙推墙,请你们不要帮着加固这堵墙好吗?
宣判到现在81天了,我们多次到天津法院,竟然查不到王全璋的上诉案件!王全璋是“拒不认罪”的,不认罪就一定不服判决,就一定会上诉!王全璋如果没有上诉,说明他没有能力上诉了,他还活着吗?
各国宪法中全都有言论自由出版自由条款,中国也不例外。但是中国与西方民主国家还有很大差异,主要就表现的审查制度上。鉴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中有“自由”一项,鉴于宪法中写入了言论自由和出版自由条款,现在是彻底检讨目前社会生活中存在的审查制度的时候了,就在此时此刻。
在今天的国会听证会上,面对美国众议院司法委员会多名成员提出的关于谷歌备受争议的“蜻蜓”项目一事——旨在满足中国政府的审查要求而开发的搜索引擎项目,谷歌首席执行官桑达尔·皮查伊再三声明:“目前还没有在中国启动搜索引擎的计划”,但承认有100多名谷歌工程师一直在研究测试版。 当议员大卫·希西林恩追问谷歌是否会“在你担任谷歌首席执行官期间在中国启动审查或监视工具”时,皮查伊说:“我们认为我们有责任探索让用户获取信息的可能性……我们将非常深思熟虑,并将在取得进展的过程中让各方广泛参与。” 换句话说,皮查伊并不排除谷歌在未来某个时候在中国启动审查版的搜索引擎。但是,将引入这样的搜索引擎定义为让用户“...
究竟谁最有资格权衡债务减免的成本效益?宪法文本的正确答案显然是全国人大。任何一个关心民生的国家都应有的民主程序机制,因为任何预算方案都有机会成本,而具体的开支结构则取决于特定国家的人民在特定时期的需要。
本周,国际媒体报道了令人不安的关于谷歌正在为中国移动用户建立一个搜索引擎版本的 消息 。这一版本旨在通过过滤包括人权、民主、宗教和和平抗议在内的搜索词来限制信息的自由流动。遗憾的是,谷歌这一决定与不少公司曾经做过的一样只是从生意上考虑。美国信息技术领域的公司,包括微软、苹果、思科、IBM和英特尔,已经多次与中国当局在技术标准制定、硬件和软件开发以及研究等广泛领域进行了合作。 想在中国做生意,就必然要遵守中国当局的审查要求。谷歌并不是唯一一个为了更大程度地进入庞大的中国市场而愿意拿原则和价值观做交易的公司。为此,许多公司向中国当局不光彩地“道歉”就是证据,...
国家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人社部”)依据1959年的文件取消了千千万万劳动者的“视同缴费工龄”,致其晚年因“工龄归零”而无法享受自己劳动积累的养老金与医保待遇,陷于“老无所养,病无所医”之境。他们为此联署致函人社部,要求公开其推行此政策的现行法律授权和法规依据的信息,但被以“不属于政府信息公开范围”为由拒绝;2018年2月22日,联署代表向北京第二中级法院提起诉讼,二中院违反立案时限的规定,接案后拖延不作为,致使本案无法上诉;联署代表从3月22日起通过北京诉讼热线多次向北京高级法院投诉北京第二中级法院不立案又不作出裁定的违法行为,但至今没有任何结果。为此,他们向最高人民法院、...

页面

订阅 公众知情权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