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公众知情权

国家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人社部”)依据1959年的文件取消了千千万万劳动者的“视同缴费工龄”,致其晚年因“工龄归零”而无法享受自己劳动积累的养老金与医保待遇,陷于“老无所养,病无所医”之境。他们为此联署致函人社部,要求公开其推行此政策的现行法律授权和法规依据的信息,但被以“不属于政府信息公开范围”为由拒绝;2018年2月22日,联署代表向北京第二中级法院提起诉讼,二中院违反立案时限的规定,接案后拖延不作为,致使本案无法上诉;联署代表从3月22日起通过北京诉讼热线多次向北京高级法院投诉北京第二中级法院不立案又不作出裁定的违法行为,但至今没有任何结果。为此,他们向最高人民法院、...
鉴于国家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简称“人社部”)以“不属于政府信息公开范围”为由对千人联署要求政府信息公开的申请予以拒绝,联署代表向北京第二中级法院提起诉讼,起诉人社部不履行信息公开义务,但二中院违反立案时限的程序规定,接案后两个多月至今不给出是否立案文书。值国际劳动节之际,这些因被政府非法剥夺工龄而陷于“老无所养,病无所医”、没有任何“社会保护”的劳动者,对政府剥夺劳动者养老社保权和北京二中院至今违法不立案行径发出强烈抗议。 “千人公民起诉团”五一抗议书 为此,国内外千人联名于2017年12月6日、2018年1月2日,两次向国家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寄发了《千人联署政府信息公开申请书》,...
中国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人社部)依据过时的部门规范性文件,非法剥夺有几十年工龄的劳动者的权益(将他们的工龄归零),致使众多退休者陷于“老无所养,病无所医”的绝境。因政府不依法律、不遵程序,在用尽所有办法申诉无果后,国内“工龄归零受害群体”参与由海外各国华人退休权益协会主导的向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投诉政府侵权行为的全球华人联署签名。该投诉主旨表达了:中国社会保障部门用一个《复函》即“信件”就剥夺一个人工作几十年的工龄,剥夺一个人的退休权利,这在任何国家都是地地道道的践踏人权行为!这是违反了联合国《世界人权宣言》及《经济、社会及文化权利国际公约》的。随后,他们还将再次向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投诉政府侵权...
我们必须借助身体力行之公民精神,以永不放弃之抗争脚步,踏遍公权领域的每个角落,来揭示和丈量当今中国“依法治国”真相。
湖南桃江县第四中学今年8月发现肺结核疫情,近日政府通报有“90例确诊,10例疑似”。受部分患病学生的家长邀请,八名广东律师自发组成“桃江四中肺结核事件律师服务团队”,依法代理维权。律师团在公告中说,该次疫情在国家卫计委高调介入后,似未得到有效控制,确诊病例还在增加;部分患病学生的医治处境并未得到明显改善,其中不乏因家境贫困无法住院治疗者;事件发生四个月之后,仍未见有关部门进行分级定性,究果查因并问责。律师团将根据查明的事实,依照现行的法律,及时向相关层级政府直至国务院提出代理意见和处理建议;将为患病学生提起行政诉讼、申请国家赔偿和提出刑事控告;亦会适时向国际红十字会和世界卫生组织等国际机构,...
最近一段时间,针对网络连接的战争愈演愈烈,双方都在尝试不同的策略。以至于对于新人来说,很难理解哪些已经发生过,哪些还在尝试中。于是写篇文章来简单介绍一下整个故事的来龙去脉。
刘晓波身罹重病。坐牢8年多,才被通知已到肝癌晚期。这到底是评价中国当前医疗水平的可靠根据,还是有关当局有意草菅人命的实际结果?我只知道人命关天。救命更急于救火,一天,甚至一个小时,也耽误不得!这才是当务之急!
上海维权人士冯正虎于2015年10月5日在浦东机场被限制出境,边检警察称因其“出境后可能危害国家安全”,据说是与709律师案有关。今年2月20日冯正虎再次获得日本签证,准备去日本探亲旅游,购买了3月3日赴日的往返飞机票。这次,他事先通知上海市公安局国保警察,但他们也不清楚冯正虎是否能出国,因2015年10月5日被限制出境的禁令来自北京;他们提议冯正虎改期,避免在敏感日子(两会期间)发生限制出境的尴尬事件,冯正虎接受建议,将赴日日期改为5月15日。在时隔一年半后,不知限制其出境的禁令是否已撤销,特此,冯正虎于4月16日向中国公安部提出政府信息公开的申请,要求公开其被限制出境的期限(...
在川震九周年之际,我们点起蜡烛,为死者默哀,为生者祈祷!不要忘却,我们要关怀,要铭记,要永久地祭奠!
北京维权律师江天勇自11月21日失联后,其家人及家人委托的律师始终未收到任何关于江天勇的书面通知,而官方媒体却大肆对江天勇进行抹黑,进行舆论误导,两位律师就此发表声明,强烈谴责公安部门和媒体的非法行为,并将采取法律行动追究有关责任人的法律责任。 覃臣寿、陈进学关于江天勇案的律师声明 一、江天勇家属及其委托的律师广东律成定邦律师事务所律师陈进学、广西百举鸣律师事务所律师覃臣寿,在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二十一日江天勇失联至今,没有获得任何关于江天勇的书面通知。 二、至今没有任何官方机构依法告知家属及律师有关江天勇涉嫌的罪名、关押地点、侦办机构及办案人员姓名和联系方式、其人身是否安全、是否遭受酷刑等,...

页面

订阅 公众知情权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