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公众知情权

北京八旬老人王秀英于今年2月向国家审计署提出“公开财政部长楼继伟担任中国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和中央汇金投资有限公司原法人代表的离职审计报告”的申请,但被审计署以“申请公开内容涉及国家秘密”为由予以拒绝。因国家保密局出具的答复证实没有关于审计报告的保密文号,故王秀英向国家审计署提出申请复议,但复议结果是维持原答复。为此王秀英向北京市第一中级法院提出诉讼,状告国家审计署此行为违反了政府信息公开的有关法律。该案将于2016年10月21日上午9时30分在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第二审判区开庭进行不公开审理。 王秀英老人是北京为举办2008年奥运进行拆迁的受害人,因维权被判劳教1年,...
郭飞雄的姐姐杨茂平写道: 6月13日上午11点我先后乘火车、汽车历经二十多小时赶到阳春监狱,拿着杨茂东妻子的信件,要求会见杨茂东劝说其停止进行了三十多天的绝食行动。监狱信访接待室、阳春监狱狱政科科长、办公室主任接待了我。拒绝我会见杨茂东,理由是我每次会见都引发国际国内舆论的极大关注、聚焦。我不明白,即使我有本领操控舆论,这能成为狱方拒绝我会见的合法理由吗?经过和多方面沟通,我在阳春监狱大门外等待了3个小时,仍然被拒绝见杨茂东,并拒绝接受我送去的书籍。经过8小时露天静坐抗议、言辞交涉,6月15日狱方才勉强同意我写封短信,由他们转交杨茂东。杨茂东看信后写一封信给我。杨茂东的回信不允许我带走,...
中国人权 从知情人士处获悉,正在狱中绝食的维权人士 郭飞雄 (本名 杨茂东 ),其姐 杨茂平 今天到阳春监狱,要求会见郭飞雄,并转交其妻张青要求他停止已危及其生命的绝食的 信 ,但监狱当局故意阻挠,拒绝杨茂平的会见要求。郭飞雄先前曾对姐姐说,只有当他见到姐姐时才会停止绝食抗议。 目前,郭飞雄的妻子张青带着两个孩子住在美国。张青日前写信给郭飞雄,用电邮传给杨茂平转交,要他停止绝食。杨茂平通过快递公司把这封信送到监狱。狱方告诉杨茂平他们已经把信给了郭飞雄。但据知情人士说,郭飞雄家的一位北京朋友于6月14日下午打电话到监狱,狱方说他们“正在研究”是否要把这封信交给郭飞雄。...
杨茂东,你好! 见字如面! 我对你的情况有大致的了解。我非常理解在这种极端的处境下你的绝食抗争,同时我也非常担心你的身体,担心你的生命安危,因此我和孩子们出外为你做了一些呼吁,见了不同的人。 有很多老师们、朋友们让我转达他们对你的问候,大家都很关心你的身体状况,对你的绝食抗议表达理解。你的要求也很合理,因为发生在你身上的人权问题,其根源还是政治制度问题。在这种制度下,政治犯的待遇最差。改善关押的所有的政治犯的待遇,这一点当局是能够做得到的事。这已经是很低的要求。 如果当局对的处境有改善,你认为最基本的必须的关押条件有改善,请你综合各种情况,考虑停止绝食,以后再根据实际情况再作其他讨论。...
“郑州十君子”之首于世文的妻子陈卫,得知丈夫为抗议法院对他的超期羁押而展开无限期绝食后,想告诉丈夫:“任重而道远,请保重身体,珍惜生命!” 背景资料: 于世文因组织“六四”公祭活动于2014年7月被以涉嫌“寻衅滋事罪 ” 正式逮捕 。2015年4月22日于世文接到起诉书,次日于世文 发表狱中感言 ,说因为为六四实质性做出了一点努力而遭到起诉感到很荣幸。 于世文在1989年的民主运动中,是广州支持天安门民运活动的发起人和组织者之一,“六四”镇压后,于世文被监禁一年零六个月。2014年2月,于世文和妻子陈卫及其他30多人在赵紫阳老家附近举行公祭赵紫阳、胡耀邦和“六四”死难者的活动,同年5月,...
异议人士 于世文 的代理律师马连顺5月1日到看守所会见于世文时得知:为抗议郑州市管城区法院在其案件起诉到法院近15个月中,不问不审不判,却违背法定条件到最高法办理延期三次,于世文已从4月27日开始绝食,目前已很难写字。于世文身患血压高、血质稠、心脏病、抑郁症等疾病,到看守所后又发生过第二次中风,在这种情况下绝食,律师深感担忧。 背景资料: 于世文因组织“六四”公祭活动于2014年7月被以涉嫌“寻衅滋事罪 ” 正式逮捕 。2015年4月22日于世文接到起诉书,次日于世文 发表狱中感言 ,说因为为六四实质性做出了一点努力而遭到起诉感到很荣幸。 于世文在1989年的民主运动中,...
言论自由的程度或者边界,要从宪法保护言论自由的目的出发,通过衡量言论的社会价值及其可能产生的危险或者造成的侵害,得出妥当结论。值得宪法保护的言论,不成立犯罪;宪法不保护的言论并不直接构成犯罪,只要同时符合刑法规定的构成要件,且具有违法性与有责性时,才成立犯罪。
法学界对寻衅滋事构成一个“口袋罪”已经是共识,一些国家工作人员可以用这个口袋罪来剥夺公民的基本人身自由,它的后果是导致公权尤其是地方公权的严重滥用。
如果把国家比作一个人的话,那么思想和言论就是他的脑子,警察权是他的胳膊大腿;胳膊大腿虽然粗壮有力,却不能代替脑子思考,更不可能判断思想和言论的对错。如果说一个胳膊指挥脑袋的人很危险,如此治国岂不是更危险?
通常来说,信息以公开为原则,以保密为例外。国家秘密只能成为免予信息公开的例外情形。因为信息一旦冠以“国家秘密”,可以阻却公众的知情权,也让“不当”获取或传播者,陷入被法律否定评价的危险。在阴影里形成的不当的“国家秘密”,让人担忧,它们会在晦暗的角落里限制公众权利,提出钳制思想的举措。更让那些愤而反抗的民众,陷入因泄“密”被追诉刑责的境地。

页面

订阅 公众知情权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