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司法公正

“709”大抓捕已经过去5年,但对律师和其他人权捍卫者的镇压仍在持续进行中,不断有新的律师被抓捕,已经被释放的律师仍无人身自由,被严格监控禁止出境,从“小监狱”走向“大监狱”。然而,无论中共如何打压迫害,都无法挫败这群勇敢者的坚韧和达观,在高压控制和持续恐吓威胁的环境下,人权律师仍持续发声并代理着中国最敏感的人权案件,即使面临着被吊销律师证失去生活来源甚至再次入狱被酷刑的风险,他们也要为同道为公民为其他人权捍卫者呐喊。以下是《中国人权律师团律师关于“709”大抓捕的五周年声明》,向这群勇敢者致敬! 风 ⾬ 如晦,逆风起飞 — 中国 ⼈ 权律师团律师关于 “709” ⼤ 抓捕的五周年声明 ⾃怨...
为纪念“709大抓捕”五周年,陈建刚律师首次披露2016至2017年办理谢阳律师一案的流水日志,日志记录了司法局和国保如何一步步威胁和控制办案律师,如何协迫当事人违心“认罪”,及如何迫使辩护律师退出辩护,揭露了中共当局用尽方法构陷入罪并阻碍律师辩护权的卑鄙手法。 陈建刚律师就谢阳案之工作日志 【《办案日志》内容提示:①我在709人权律师大抓捕中办理谢阳案的流水日程;②709五周年马上到了,这份日志是709当时的记录之一;③司法局、国保是如何控制、威胁一位办案律师,如何干扰律师办案;④谢阳案收场的真正原因,谢阳为什么会否认自己遭受的酷刑。】 工作日志 (我和刘正清律师搭档为谢阳律师辩护,...
2015年7月9日中共当局展开对律师的全面镇压,被称为709事件,其行动和影响持续至今。中国人权律师团发表声明,声援在押的许志永、丁家喜、张展、余文生、郝劲松、戈觉平等人,赞赏他们作为律师和公民为了人权事业所作出的努力和贡献,谴责中共政府剥夺当事人通信和会见权利等违法行为。 中国人权律师团律师 关于许志永、丁家喜、张展、余文生等人案件的声明 许志永、丁家喜是中国公民运动的倡导者,中国公民运动以推动中国公民社会建立为宗旨,长期不懈为改善中国人权状况而努力,主要有推动农民工受教育平权等。 据此前公开的信息以及相关当事人的介绍,我们得知2019年12月初许志永、...
中国人权编者按:武汉市民张海通过起诉等法律手段将政府置于法律框架之下解决问题,代表着普通民众法律意识的觉醒;武汉市中级法院能否遵照“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原则受理该案,将是测量中国是否法治国家的试金石,让我们拭目以待。
2018年1月19日,余文生律师发表《修宪公民建议书》,提出删除“宪法序言”等政治改革建议,次日即被以涉嫌“妨害公务罪”刑事拘留,后被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失去自由两年多,不被允许会见律师及家人。他的妻子许艳为丈夫维权,频遭骚扰和虐待。下文为许艳总结的第八份维权清单。 余文生律师案:妻子许艳的第八份维权清单 2020年2月11日,许艳向徐州市检察院,针对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和刘明伟法官,超期羁押、久拖不判问题,进行了投诉控告。要求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立即停止违法与不人道的超期羁押、久拖不判行为,无罪释放余文生律师。 2020年2月22日,许艳去邮局给余文生律师汇钱,但是没有汇成。...
(天安门母亲群体授权中国人权发表此文。) 2020年是1989年发生在中国首都北京的“六四”惨案31周年。我们不会忘记31年前的惨案。和平时期,中国政府出动标榜为“人民子弟兵”的国家军事力量,动用坦克、装甲车在十里长安街上,在通往天安门广场的路上,军队无视站在马路边上的人群随意开枪,甚至当学生撤出天安门广场在西单六部口,军队先喷射含有抑制人神经作用的毒瓦斯让人们失去意识并出动坦克碾压人群。这样惨无人道的血腥场面举世罕见,绝无仅有! 1989年的学生运动从四月胡耀邦去世起到六月四日血腥镇压,学生们始终保持着和平、理性的方式要求与政府对话。除了在京的各大院校的学生外,...
2018年1月失去自由的维权律师余文生至今不被允许会见律师和家人,其妻许艳在下文中再度为丈夫发出呼吁。文章说,余文生律师曾在2018年“两会”前提岀修改宪法的建议,现在第三个“两会”都召开了,他却仍然被非法羁押中,2019年5月9日被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秘密开庭,至今没有判决,家人一直无法得知余文生被关在哪里、有没有遭到酷刑、身体状况怎样。文章还介绍了余文生的家庭和成长环境,及他如何成为维权律师,如何因代理敏感案件被解聘、被吊销执照的经历。许艳也讲述了自己为丈夫维权而遭迫害的经历。她呼吁国际社会关注余文生案,呼吁中国当局依法办案,立即无罪释放余文生。...
2018年1月19日,余文生律师在中共十九届二中全会期间发表《修宪公民建议书》,提出删除“宪法序言”等政治改革建议,次日即被以涉嫌“妨害公务罪”刑事拘留,后被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余文生律师是北京人,却被关押在七八百公里以外的徐州,不被允许会见律师及家人。两年多来,他的妻子许艳为丈夫维权,频遭骚扰和虐待,甚至被北京警方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罪名传唤审讯三次。2020年5月,“两会”召开前夕,许艳家再次被警察在其楼下平房上岗。下文为许艳于今年“两会”开始日(5月21日)发出的被骚扰请求关注的信息。 余文生律师妻子许艳被维稳上岗 余文生律师2.5年生死未卜、久拖不判;...
——审判案件的法官,他们在过程中明目张胆地去违法,这样的作法实在让人无法接受。这样的情形不只发生在我的案件上。既然中国在讲全面依法治国,那首先他们就不能滥用权力。他们不应该一方面扩大权力,一方面又公开宣称限制公权力。这是很可笑的事情。
中共四川当局以疫情为由阻止黄琦与垂危之中的母亲见最后一面,这完全是丧尽天良,违背法制与人权。疫病只是个借口,而阻止黄琦与母亲见最后一面,才是目的。当局这种完全不顾人伦道德的行径,是公然背离人类文明,挑战人道底线。

页面

订阅 司法公正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