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司法公正

昨晚收到儿子的短信:妈妈,何时来呢?我答应去接他,因为春富律师出事,就又被耽搁了。我的眼泪不争气的流出来。我一时还不能回这个短信,因为我解释过太多次了。如果这个孩子的父亲真的杀了人,贩了毒,放了火,我可以坦然对儿子讲,父亲做错了事,我们因为爱,和他一起站立。无论他怎样,我们接纳他。 现在的问题是,他的父亲要求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赋予的律师阅卷权,他的父亲要求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赋予人的在刑事侦查阶段的不受刑讯逼供的权利,而被公安机关带走,现在连涉嫌罪名都未告知的情况下,家人备受煎熬的情况下,我告诉儿子的却是,不要以恶报恶,要以善胜恶。 难道不是吗?和平终究会出来,不是吗?春富终究也会出来,不是吗...
2015年7月31日—8月4日 7月31日,一些律师、被害律师亲属及其他公民在网上发出致中央纪检委、最高检察院的控告信并征集签名,要求依法追究公安部数百警察对全国200多位律师和公民涉嫌严重滥用职权、玩忽职守、诽谤、徇私枉法罪的刑事责任。截至8月4日9时,该控告信获得200人联署,并于当日16时前以特快专递寄送中央纪检委书记王岐山、最高检察院检察长曹建明、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全国人大委员长张德江、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次日查询该信已送达。 请求依法追究公安部数百警察对全国 200 多位律师和公民 涉嫌严重滥用职权、玩忽职守、诽谤、徇私枉法罪刑事责任 控告人 中国部分律师、被害律师亲属、公民,...
( 博讯首发 ) 余文生律师致函最高检察院,请求依法追究公安部及其所属下级厅局和相关人员大规模抓捕恐吓律师、公民,“未审先判”等违法乱政及反人类行为。控告函说,自2015年7月9日王宇律师被警方抓捕失踪开始,当局数日内对百余名律师、数百名公民采取约谈、传唤、恐吓、警告、抓捕等行动,并不通知被关押人的家属,还在官方媒体上大肆攻击被捕律师及公民,让他们“自证其罪”,在全国制造恐怖气氛。 致最高检察院控告函 控告人:余文生,男,1967年11月11日出生,律师,北京市人,电话 13910033651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政达路2号CRD银座712室。 被控告人:公安部 法定代表人:郭声琨 控告请求...
维权律师李和平7月10日被几名不明身份人员强制押走,妻子王峭岭四处找寻其下落,至今无音讯,但7月18日,“新华网”首发《北京锋锐律所案追踪》一文,称周世锋、王宇、李和平、谢燕益等人为涉嫌重大犯罪团伙,被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该文被众多媒体转载。为此王峭岭对新华社、新华网、人民日报等九家机构提起诉讼,指被告作为新闻媒体单位,严重丧失新闻报道的独立性、客观性和严谨性,干扰了后续的检察院的审查,情节十分恶劣;要求被告删除其报道中与李和平有关的部分,并进行书面道歉。 民事起诉书 原告:王峭岭,女,43岁,汉族,河南省郑州市人,住大兴区亦庄开发区悦廷茗苑2号楼2单元301室,电话:1391104...
我的寻找丈夫的过程,以春富被带走,带到一个想不到的角度。而我,在连着两天被北京市公安局打电话告知要跟我谈谈,要谈谈网络上的文章,被我拒绝后 今天上演了惊心动魄的一幕。 首先,我很怕,自从上次和平被警方带走没有消息后,我不相信警方的话。所以当今天片警来敲门时,说是带了合法手续,我没办法相信。我的门下面没有缝,塞不进来,我要求门外面的人从阳台把东西吊上来,我签字,就跟他们走。但是门外的人拒绝。就这样僵持了两个钟头,我说多简单的事,你让我看到我签字我才敢开门,对方就死活说你到阳台看一眼。我说三楼我看个毛啊。给你个筐子吊上来。不给。无奈,我一直打电话,打110,打110投诉,打110报警,...
“我不做,大家都不做,需要帮助的人怎么办?我是依法维护当事人权利。如若有事,勇敢面对。”—全章语录 作为人权律师的妻子,我无时无刻不在担心着你的安全。每当看到你日夜奔波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家时,我是看在眼里疼在心里。你还得常常面临跟踪、恐吓、暴打、甚至是拘留。所以我劝过你,希望你能换个职业,或者是只做经济案子,可你总是很坦然,“我不做,大家都不做,需要帮助的人怎么办?我是依法维护当事人权利,如若有事,勇敢面对,这也是你常常鼓励我的话。”可现在看来,我真的做的不太好,我每天都会难以控制的担心、害怕。担心不到三岁的孩子天天要爸爸又长期见不到爸爸,幼小的心灵会受到什么样的创伤;...
2015 年 8月5日 国家主席习近平先生 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中央办公厅 北京市西城区府右街中南海西门 中华人民共和国 邮编:100017 孟建柱先生 中央政法委员会书记 北京市东城区北池子街14号 邮编:100814 副本: 郭声琨部长 杨焕宁副部长 公安部 北京市东城区东长安街14号 邮编:100741 传真:+86 10 66262550 北京市第一看守所 北京市朝阳区豆各庄501号 邮编:100121 主旨:关切狱中记者高瑜的健康状况 尊敬的国家主席习近平先生: 我们数家组织长年致力于监测并促进中国及其他各国的人权与新闻自由。 我们谨以此函表达对狱中记者高瑜健康状况的严重关切,...
其实李家兄弟最励志的版本不是李和平,而是李春富。和平老家可以用赤贫来形容。我跟和平当年在老家办婚礼时,婚床上没有褥子,是稻草上铺了粗布床单。在那更早的时候,和平考上大学的那一年,春富要升初三了。但是家里供不起两个人同时上学。学习成绩不错的春富就是要牺牲的那个。我记得我婆婆说,春富在床上躺了几天,终于接受了现实,决定去南方打工,可以资助家里和哥哥和平。春富的打工经历历尽坎坷。他睡过坟场,饿过肚子,被人捅过一刀在腹部,被克扣拖欠工钱也经历过。他说在工厂时当厂里的技术员示范时,他目不转睛,总想我也要会这个。于是,他当上了技术小组长。终于攒了一万块钱,那时是1998年。他想回老家盖房子,...
本文为燕薪律师在法庭上为唐荆陵被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所作的辩护词。燕薪律师从非暴力不合作理念和行动不可能构成煽颠罪、唐荆陵的所有言行均未越出《宪法》规定的各项自由和权利的范畴、言论自由与危害国家安全的关系等方面论证了唐荆陵无罪,指出他被指控有罪,只是因他和所有的良心犯一样,有一颗追求爱与真理的心。 唐荆陵于2014年5月16日被以涉嫌“寻衅滋事”刑事拘留,同年6月20日被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逮捕;该案于2015年7月24日审结,未作宣判。 公民有权不合作 ——唐荆陵案辩护词 燕薪律师 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 在发表我的辩护词之前,请允许我先向唐荆陵先生致敬,...
最没有想到的是,在寻找李和平律师的过程里,李和平的亲弟弟,同为律师的李春富律师在8月1号晚上,被天津市公安局河西分局带走。同时家也被抄,电脑,卷宗,书籍等被带走。我得知这个消息后非常震惊,想不明白跟和平所办案子并无交集的李春富律师,为何在这个时期被带走?或者就因为他是和平的弟弟?春富律师所办的案子民事较多,实在想不通为什么也会被带走。他的五岁儿子,我常常以“小雪球”这个昵称代替他乳名的那个小人儿,煞有介事的说:“爸爸是被手铐拷走的”。小雪球的妈妈在惊恐中不忘哄儿子说“那是玩具。”小雪球以肯定的语气反驳他的妈妈“那不是玩具”。那真的不是玩具。还好,雪球的哥哥并不在场。现在,...

页面

订阅 司法公正